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你丫不能死!
    “苏楠!”

    ‘嘭’的一声,桌上的医药箱掉在了地上。

    方锦程快步冲上前去,登时就呼吸急促有些手足无措。

    苏楠坐在地上,靠着办公桌,额上冷汗涔涔而下,她蓝色的警

    服被鲜血浸染的发黑。

    “怎么回事?有人袭警?我送你去医院!”

    男人二话不说直接要将人抱起来往医院跑,后者捶打着他的胳膊道:“放开我!放开!快,快去追,去抓人!小心他有刀!”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抓人!你要是就这么死了!什么人也别抓了!”

    苏楠被这小子吼的头晕眼花,仍然不遗余力的捶打着他的胳膊道:“你,你丫先给我止血啊!”

    方锦程这才将人放下,仔细去观察她身上的伤势。

    目前看来,苏楠的身上只有两处大伤,一处是左腿大腿外侧,一处是左腹部。

    以他受过的训练判断,左腹部的伤口更容易伤到内脏而引发出血过多,一把将衣服扯开,露出一片的血肉模糊。

    苏楠咬紧牙关,痛的手脚哆嗦,她只得转移视线,不去看自己的伤口。

    她的目光落在方锦程的身上,这才发现这小子简直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不仅额上滚着汗珠,连带衣服都湿透沾在身上。

    但是他的眼神却分外沉静,手上的动作亦稳定准确。

    好在从事这一职业,苏楠总是有备无患的在办公室放着医药箱,今天终于派上了用场。

    迅速将医药箱打开,翻找里面有用的东西,将一大块毛巾盖在她的伤口上,并扯出绷带绑缚,他采用的是加压包扎止血法,每一个动作都异常利落,小心翼翼不给她造成进一步的痛苦。

    苏楠却仍然痛的眉头绞在一起,双手死死攥拳。

    “走!去医院!”

    将人抱起来,他快步向奔去。

    苏楠仍然气若游丝的说道:“你走小路,沿途注意,注意观察,袭击我的人是一对乡下来的老夫妻……他们,他们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关系到大学生失踪案,不能让,让他们跑了。”

    男人没有吱声,只是将人往车上一放系好安全带就迅速发动了车子。

    苏楠蹙眉道:“你,你丫听到了没有。”

    “我不是警察,我不在乎什么大学生失踪案,我现在只在乎你!。”

    他说话的口气沉着冷静的简直不像自己,更像是一个专业受过心里抗压训练的人,在危机时刻还能镇定自若。

    苏楠没好气道:“要是,要是错过最佳追凶时间,将来抓不到人,我,死不瞑目!”

    “你丫命大着呢,死不了,伤你的人也不会逍遥法外!”

    他一踩油门,车子恍如箭一般射了出去,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在这个时间哪条路更能畅通无阻的通往最近的急救中心。

    窗外的霓虹闪烁在他脸上,将他的五官刻画的更加立体和沉静。

    苏楠有一瞬间的错觉,觉得他不是自己平时认识的方锦程了,要真是那小子,这个时候看她笑话也说不定。

    她挣扎的转过头去看着街边一闪而过的人们,想要侥幸寻找那一对老夫妻,但是怎么可能找得到。

    骚包的红色跑车在急救中心稳稳的停下,苏楠被抱下车的时候只觉得一阵恍惚,眼前片片发黑。

    她听到方锦程在大声呼唤医生,呼唤自己的名字,这小子胆子不小,竟然,竟然不叫她姐姐了,有没有一点礼貌……

    隐约又听见急救,输血,休克等字眼,她觉得自己好像飘在船上处于漩涡中心,不停的转啊转,转啊转……

    “老姐……”

    “楠姐……”

    “老大?醒了?”

    苏楠慢慢睁开眼睛,看到眼前攒在一起的几个脑袋,一一看了一遍,又看到了医院白色的天花板和吊在半空的点滴瓶。

    她慢慢想起发生了什么事,本来在办公室跟姜波的父母争执,对方竟然下跪求她不要再继续调查姜波的失踪案。

    她当然要问个明白,甚至明确的告诉他们,这种不配合行为也属于违法犯罪。

    争执来争执去,把夫妻俩逼急了,恼羞成怒的男人竟然掏出随身带着的水果刀对着她的大腿就捅了那么一下,继而起身扑上去要来第二下,她迅速反应过来以手抵挡,那一刀扎偏,扎进了她的腹部,否则就是心口了。

    接着要扎第三下的时候,苏楠已经将人一脚踹倒,那水果刀也摔在了地上。

    看着这个浴血的女警战斗力十足,夫妻俩捡起刀一番权衡到底还是跑了。

    苏楠也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挣扎着想去给自己止血,好在方锦程来了。

    方锦程……

    她又将眼前的人看了一圈,没看到那小子。

    “老姐……”苏苏的声音有点颤抖,肿着通红的眼眶看着她道:“姐,你疼不疼?要不要喝水?”

    动了一下嘴皮子,嗓子眼里确实有点干裂:“嗯……”

    “去,给你姐倒点水。”说话的是徐子瑞,他穿着刑侦大队的制服,身形笔挺,表情肃穆。

    “来来来,这儿有水。”小林用小杯子装了点水吹凉了递过来。

    苏楠要抬手去接,小林却将她的手压了下去:“我来,我来,楠姐我来喂你。”

    大周也在一旁小心看着,一边安慰她道:“没事儿老大,咱们没事儿!”

    “怎么就没事了!都被人拿刀捅了!姐,你要是出事了,我和苏贺怎么办啊!”苏苏说着又哭了起来,似乎是怕苏楠听着伤心,赶紧跑了出去。

    迎面撞上进来的几个医生,那几个医生还挺无辜的说道:“这不是手术很成功吗,哭什么啊。”

    “医生。”小林和大周赶紧让开,让医生过来检查。

    医生点点头,翻开苏楠的眼皮看了看,又查看了一下手术伤口,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最后总结道:“问题不大,现在慢慢恢复就行了。”

    “谢谢医生。”

    “不用谢我们,你的主刀医师是a市148军区医院的郝院长,你腹部的伤口伤及脾脏,伤口已经超出了修复的可能,只能摘除脾脏,你老公听说后怎么也不肯在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大半夜的去把人家郝院长的团队给拉来了,经过双方会诊,得到的结果也是切除部分脾脏,但是真正做手术的时候,郝院长进行了脾脏修复,连部分都没切除掉,这还要多谢你老公,也让我们学到了不少的临床经验。”

    苏楠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徐子瑞,后者正忧心忡忡的看着她,似乎陪护了一晚上,眼底略有些乌青。

    小林也道:“虽然脾脏没什么用,但好歹也是身体的一个器官。”

    医生却道:“话也不能这么说,脾脏虽然对日常生活和人体寿命影响不大,但是没有脾脏人体的整体免疫力则会下降,能保当然要尽量保住,你说是不是。”

    “是是,”小林赶紧点头道:“反正能保住最好。”

    “好,让病人好好休息吧,先给病人喝点萝卜汤,通气之后可以补充一点流动食物和营养。”

    医生离开之后小林就道:“我先去食堂打点萝卜汤来。”

    “你们回去吧。”苏楠道:“一会让苏苏去好了,你和大周回所里去吧,工作一大堆呢,还有,姜波的案子……”

    “让大周回去吧,我就拖个懒,让小张受累吧,那我先去打萝卜汤了。”小林不由分说的拎着保温桶走了。

    大周只好戴上帽子道:“那我走了老大,你先好好养伤,所里的事儿不用担心,徐队,老大就拜托你了。”

    徐子瑞点点头,很快,病房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

    苏楠有点不好意思道:“我和方锦程之前领过证……”

    “我知道。”徐子瑞往床边坐了坐,这个高大威武的男人在看向苏楠的时候眼底却是一片温柔:“昨晚我听说之后吓了一跳,好在赶来看到问题不大。”

    “对不起师兄,让你担心了……”

    “干嘛要说对不起,这种事情谁也不想碰到,我已经带人勘察了现场,调取了监控录像,这夫妻俩都是外来人口,找他们很容易,你放心。”

    苏楠当然放心,有师兄出马,还能有破不了的案子?

    手术过的地方让苏楠疼的直抽抽,止疼药使用过多对身体不好,她也就只有忍着了。

    苏楠渐渐察觉病房里的空气有点尴尬,以前和徐子瑞独处的时候就没有这种感觉,可能以前是因为她对这个男人没有任何的非分之想,是单纯的朋友,师兄妹关系,就好像她和大周小林一样。

    但是自从上次电话里说了什么要相伴一生的话之后,再这么单独杵在同一个空间简直要犯尴尬症了。

    她率先说话转移注意力道:“方锦程呢?怎么没看到他?”

    说出之后又忍不住想给自己一个大耳刮子,果然,徐子瑞的眼神变了变,似乎有些不悦。

    “你手术结束之后就走了,非亲非故,他能送你来医院就尽到责任了。”

    “嗯……”苏楠应了一声又道:“晨晨呢?”

    “晨晨住在学校,你不用担心,现在你先养好伤,也好尽快投身到工作岗位。”

    “嗯,我会的。”

    苏苏和小林从食堂打了萝卜汤来,还没打开保温桶呢,就闻到了萝卜的味道。

    小林道:“楠姐饿了吧,放凉了就可以喝了。”

    苏楠道:“好,谢谢你了小林。”

    “没事儿,楠姐你跟我还客气啥,让苏苏先去睡一会吧,昨晚一夜没睡。”

    苏苏不肯睡,坐在床边拉着苏楠的手,口袋里手机却震动起来,来电人:方少。

    她接通电话轻手轻脚的走出病房道:“喂,姐夫?你在哪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