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解释就是掩饰
    “你父母的案子,我打听过了,不是不能重新立案,只是还需要他们未死亡的证据。”

    苏纳闷道:“那请问,有能证明他们已经死亡的证据吗?”

    徐子瑞略有些为难的苦笑:“这不是失踪管理条例里明文规定的吗下落不明满四年,因事故下落不明满两年的基本可以定性为死亡。”

    苏楠道:“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或者你能证明你父母死前最后一次出现在a市,也许会有重新查找的转机。”

    “那张照片不够?”

    徐子瑞摇摇头:“你不能证明照片的拍摄日期就在他们失踪的那天。”

    苏楠没有说话,只是光看表情也能看得出她的情绪非常低落。

    徐子瑞轻轻拍了拍苏楠的肩膀:“吃饼干吧,把牛奶都喝了。”

    她点头,喝光了牛奶,又吃了两块饼干。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今年你要抓住党校学习的机会,如果能尽快调到市局刑侦科,就离你父母的案子更近一步了。”

    “当初我父母失踪的时候,苏苏和苏贺也比晨晨大不了多少,他们每天都在问我爸妈去哪了,什么时候回家……”

    徐子瑞眸光黯哑,低低叹了口气:“这些年你太不容易了,这些本不该是你所承受的。”

    苏楠挤出一个微笑道:“没办法,各人有各人的命数吧。”

    “来,再吃点,晚上容易饿,听话。”

    苏楠心里暖暖的,又吃了几块饼干起身告辞道:“那我回所里去了。”

    “我送你。”

    “这么近,不用的,我走回去。”

    “我陪你散散步。”

    苏楠有些紧张道:“这不太好吧,让晨晨一个人在家?”

    “没事,门我会锁好。”

    不容拒绝的,男人拿起一件外套披在苏楠的身上,锁门跟她下楼。

    路灯下的灯光拉长了两个人的影子,梧桐树的叶子落在人行道上,马路上偶尔会有几辆车呼啸而过。

    要立秋了,入夜的空气已经开始发凉,吸进身体里有种荡涤尘埃的错觉。

    “上次在打击传销的行动中,你表现很好,我在案件报告里有提你的名字。”

    苏楠不由感激道:“谢谢师兄。”

    “谢我做什么,是你做的好。”

    “可要是没有师兄给我这些机会,我很难接触到这些市局的大案,就是……就是上次潘英酒吧的事情没做好,我一直心有愧疚。”

    “那次不该怪你,是我们低估了潘英,以后针对潘英的行动还会相继展开,等到时机成熟会将他的罪证罗列出来,最终将他送进监狱。”

    苏楠的手攥成了拳头,她对潘英现在是公仇私恨都有,恨不得早点将这个社会渣滓绳之以法,但越是这样她就越该冷静,绝对不能冲动。

    “今天辛苦你了,仅有的休息时间还陪我们父子俩逛游乐园。”

    “不辛苦,我也好久没玩了,就权当是出来散心了,而且我也很喜欢晨晨。”

    “是吗……”徐子瑞微微勾唇,露出一个浅淡的微笑。

    苏楠有些脸红道:“不,不是那种意思,就是阿姨对小朋友的喜欢!”

    “应该让晨晨跟你叫姐姐的。”

    “嗨,我哪有那么年轻啊,还是叫阿姨吧。”

    “叫阿姨好,咱俩同辈,以后要改口叫别的也方便。”

    苏楠脑袋上蹦出几个问号:“改口?”

    徐子瑞干咳一声,一本正经的说道:“看看晨晨想叫什么吧。”

    “晨晨想叫什么……”

    苏楠的脸刷的一下红了,今天是晨晨的生日,每年晨晨的生日他们一家人都会去游乐园玩,但是前年晨晨的妈妈离开人世后晨晨的生日都是苏楠陪他们去的。

    今年晨晨不知为什么突然叫了她一声妈妈,这让苏楠又囧又有些不知所措。

    徐师兄真的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符合苏楠的所有择偶标准,晨晨妈嫁给他也很幸福,这个男人既能在市局雷厉风行破大小案件,也能在家中撑起一片天地。

    她羡慕过晨晨妈,但却从未想过要和师兄怎样怎样,一是因为他已经结婚了,二是因为她苏楠始终觉得自己有点配不上人家。

    可是现在晨晨妈去世了,师兄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暗示她苏楠可以胜任徐太太这一职务?

    心中的底线不禁有些小动摇,可是有些男人非常可恶,说话总喜欢留一半,让别人去猜,也不知是他故意的,还是她苏楠想多了。

    两人抄近路回了派出所,时间已经很晚了,治安大队的办公室里还一片灯火通明,时不时传来几声哭天喊地的叫骂声,不用看也知道肯定又从哪里带来的闹事酒鬼。

    徐子瑞也往派出所里眺望了一眼,双手插在裤袋里说道:“挺热闹。”

    苏楠有点不好意思:“这里整天也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任何事都不是小事,要是没有你们,社会的基本治安也不能保证。”

    “多谢师兄夸奖。”

    “你应得的。”

    “师兄你要不要进来坐坐,算了算了,晨晨还一人在家呢。”

    “嗯,那我先回去了。”

    “师兄再见。”

    “等一下!”黑暗中传来一人的呵斥声,苏楠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从路灯阴影处走来的人不是方锦程是谁。

    苏楠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了,这小子还真是阴魂不散……

    “呦,哪去了?吃小熊饼干去了啊?好吃吗?没给你未婚夫带一块?”

    徐子瑞眉头微蹙,指着方锦程问苏楠道:“这位是?”

    苏楠赶紧介绍道:“这是方锦程,这是我师兄市局刑侦科副队徐子瑞。”

    “警花姐姐,你好偏心啊,给我介绍就五个字,给你的好师兄介绍就那么多字,是不是吃人嘴短啊?看来我也得弄点小熊小狗小猫的饼干收买收买你。”

    苏楠懒的跟他争辩:“师兄你快回去吧,晨晨一个人在家。”

    “嗯。”

    “小爷叫你等一下!着什么急!”

    徐子瑞还真就停下看他想要干嘛,这小子直接从苏楠的肩上把外衣扯了下来扔他怀里道:“拿上你的衣服消失!谢谢你送我未婚妻回来!”

    苏楠也才发现自己还披着人家的衣服,一脸抱歉的对徐子瑞道:“我都忘了,谢谢师兄。”

    “嗯,我先回去了。”

    苏楠目送徐子瑞离开,看都不看方锦程一眼径直往派出所走去。

    后者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人往墙边一推就要给她来个壁咚,苏楠反抓住他的双手,一个反钳制就将对方的身体压了下去。

    后者反倒直接用胳膊肘捣了出去,苏楠一躲手上失利,再次被他占据上风,结结实实的压了墙边。

    方锦程挑眉,在灯光下显得分外得意:“你真当小爷不思进取?你对付我的那些三脚猫功夫小爷都会学个拆招来。”

    苏楠看着这张近距离的脸,感受着他的呼吸,蹙眉反问:“你是来跟我炫耀的吗?”

    “不敢不敢,我就是顺路过来看看,哪曾想看到了不该看的一幕。”

    苏楠蹙眉:“什么叫不该看的一幕?我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

    “红杏出墙,算不算?给你老公戴绿帽子算不算?”

    苏楠弓起腿来直接对着他的胯下使了十成的力气,却不想后者反应更快,瞬间闪开。

    苏楠得以脱身,没好气的扔下两个字:“无聊。”

    “对,我是无聊,你可别忘了你的结婚协议是怎么写的。”

    “说起结婚协议,我倒是想问问方锦程你,你红杏出墙是怎么回事?给我戴绿帽子又怎么回事?”

    “你说假山后面的事儿?我这不是来跟你解释了吗。”

    苏楠摆摆手道:“谢谢,并不想听。”

    方锦程追上她道:“你不听也得听,你到底看没看过电视剧?不对,你这种欧巴桑应该也不看这么新潮的东西,你知不知道电视剧有一种剧情叫误会!”

    苏楠说:“女主角是不是通常会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方锦程道:“对啊!原来你也不是很落伍嘛!”

    苏楠冷哼一声不想回应他,径直往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里几个人正逮着人在审讯,也不知是喝醉了还是故意要扰乱执法,哭天抢地,好不热闹,一群民警也都精神抖擞完全不困了。

    “苏队!”他们朝苏楠打招呼,在看到后面跟过来的方锦程后也都不约而同露出了然的微笑。

    苏楠叹口气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前,看看手表:“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解释。”

    方锦程乐了,往办公桌上一坐,苏楠直接一脚给踹了下去:“站好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我坦白,你也得坦白。”

    “看你表现。”

    “那就是今儿才认识的,一普通朋友。没啥事,我们彼此之间清白的好像一张白纸!”

    苏楠冷冷瞥他一眼道:“说完了?”

    方锦程看着那眼神觉得心里发毛,便又多解释了一句:“你所看到的画面不是你想的那样,她就是哭花了妆,小爷天生的乐于助人,给擦擦而已。”

    “我怎么想的?”

    “亲热?关心?”

    苏楠气定神闲道:“难道不是这样?”

    方锦程急了:“好吧,好吧,那就算这样又怎么了,一普通朋友而已!”

    苏楠道:“没怎么啊,是你非要解释。”

    方锦程知道自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不过他为什么要洗,她苏楠是他的谁啊!结婚协议上不是说只要不被对方看到不就行了吗。

    干脆破罐子破摔道:“行,今儿晚上算我倒霉,泡个妞还被你撞见了,不过你也够不小心的,也被我给瞅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