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新家的钥匙
    在看到新房之后,苏楠知道自己那个离工作地点太远的理由是不成立了。

    方静秋为了她这个弟媳妇也是操碎心,新房选址离清源小区不远,离她工作的地方甚至还要近许多。

    小区分为小高层和高层,而他们的房子是却坐落于一片复式花园洋房中间,于闹市中取静,上下两层外带一个阁楼,一个小小的花园。

    “这是外公在a市的房产,对了,当初他住在清源小区的房子也是他的房产,不过现在都是我的了。”方锦程轻车熟路的开门,引着苏楠进去。

    这套房子显然重新整修过,比之同时期的房屋新了不少。

    进去之后里面也是别有洞天,装修风格偏向于现代欧美简约风,奢华不失低调,符合她的审美。

    楼下之前有四间房,重新装修后改成两房一厨,另外一间和客厅的空间打通,视野也开阔一些。

    方锦程一边往里面走一边介绍道:“后面是个小花园,等秋天的时候再移植一些花草吧,现在天气太热,花草不容易成活。”

    常年蜗居在她那个小小的公寓里,乍然要搬进这么个大房子里住说不激动那是假的,不过难免心中有愧。

    “你东西都在这儿,我姐说没给你动,让你有空自己整理整理,有缺少的再回去搬。”

    “真的要住在这?”

    大男孩回头看她,嘴角有一丝揶揄:“你不会真的要反悔吧?”

    “你们家人对我这么好,我有点不安。”

    “别介,这有什么不安,你情我愿的事儿,再说了,就当是感谢你陪我演这出戏吧,辛苦费,劳务费?”

    方锦程说着在她肩膀上拍了拍,径直向楼上走去:“楼上一间主卧,一间书房,两间次窝,对了,还有一间开阔的玻璃花房。要这么个玻璃花房虽然挺有情调的,不过你这种欧巴桑懂什么啊。”

    苏楠将拳头捏的咯吱咯吱响:“对,只有你这种娘娘腔懂。”

    男人重她挑动眉梢:“要不要我用下半身证明自己?”

    “无聊。”

    因为马上要结婚了,主卧的装修风格非常喜庆,大红色的床上四件套让苏楠看的面红耳赤。

    方锦程道:“就冲这颜色,我得住楼下。”

    后者一愣:“楼下?”

    “对,楼下有一客卧,以后我住楼下,你住楼上。”

    “嗯……”

    苏楠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用手摩挲着床上用品,都是上好的布料,方静秋亲手张罗的肯定也不会差。

    曾经不是没幻想过自己的婚礼,也想过会嫁给一个什么样的人。

    早上醒来可以看到那人的睡容,被那人强健的臂膀拥入怀中,只需要一个早安吻,她也愿意起床为那人洗手作羹汤。

    但凡有个能为她遮风挡雨的男人,哪个女人愿意做女强人?

    如是一想不觉有些苦涩,就这么把自己交代出去了,今后的路还得她一个人挺直了背脊跋涉向前。

    “嘿!”方锦程在背后猛然抱住了她,冲击力让她一个不稳险些趴在了床上。

    “想什么呢?”

    “松开。”她面无表情的对身后的人下命令:“不要逼我动粗。”

    “你现在要是不想分居还来得及。”男人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说话,音色略有些沙哑的磁性,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耳边,挠的她心尖儿发痒。

    将人推开,苏楠径直下楼道:“我先不住在这儿了,明天几点去民政局。”

    方锦程略有些失落的揉揉头发:“你几点方便?”

    “你来之前打我电话,看看我在不在所里,省的你白跑一趟。”

    “成。”

    “送我回去吧。”

    方锦程乐了:“行啊,想当初求你上我的车还得挨你的拳头。”

    苏楠没好气道:“走不走?”

    “走走走。”

    将人送回派出所,苏楠要下车之前被方锦程拉了一把,手上塞了一串钥匙。

    “新家的钥匙。”

    苏楠看着那串钥匙有些恍惚,正犹豫要不要收下的时候方锦程已经有些不耐烦道:“下吧,还愣着干嘛。”

    她下车,目送那辆红色的法拉利绝尘而去,手心里的钥匙冰凉沉重,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婚前恐惧症。

    “婚前恐惧症?”林孝先一记球杆捣出去,红球进洞。

    王向中撩了一把水泼他:“你,你丫是不是吃,激素了!”

    后者没好气道:“干嘛干嘛呢,一会儿球桌该湿了!”

    林孝先家的后院有一个巨大的游泳池,游泳池中间的水上平台被摆上了两张台球桌,连带一个小型吧台,十几个男男女女正泡水里开聚会呢。

    墨镜长腿比基尼,搁在阳光底下那叫一个耀眼。

    方锦程穿了一条泳裤,暴露在阳光下的皮肤闪着水光,他擦了擦球杆,脚下踩着水,手上挥杆出去,没有进。

    “呦,这婚前恐惧症还真有点严重,有失水准啊!”林孝先嘚瑟上了:“可别说你故意让我。”

    “小爷故意让你!”

    林孝先冷哼一声打出第二杆,照样进洞。

    王向中乐了:“嘿嘿,锦,锦程不行了,被,被女人榨,榨干了!”

    “滚你丫的大王八!小爷一夜七次也榨不干!”

    “低俗!你俩就低俗吧!”林孝先看好戏。

    “我俩低俗,你也高尚不到哪里去。”

    “哈哈哈!知我者,锦程也!”

    方锦程把手上的球杆扔给大王八,直接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溅起的水花惊的周围美女欢笑一片。

    他潜在水中看到那些白花花的大长腿只觉得眼花缭乱,又猛的钻了出来往岸边游去。

    不远处左拥右抱的小帅哥冲着他招呼:“锦程!来来来,给你们介绍,咱们方少!方大帅哥!”

    言罢就拖着一群美女往他身边凑:“你们看我帅还是方少帅?”

    “当然军哥比较帅。”

    吴军刚哈哈大笑两声,就听另外一个美女说道:“咱方少比较英俊!”

    “好啊,你俩嘴巴倒是谁都不得罪!”言罢在其中一位美女的屁股上捏了一把,满是宠溺。

    方锦程靠在泳池边上接过身着女仆装的美女送上的毛巾擦了把脸,一脸茫然的看着吴军道:“你要干嘛?”

    “给你介绍两个好妹妹。”

    他继续装傻:“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吴叔老挺厉害啊。”

    吴军用胳膊肘撞了他一下:“调皮!我还不是瞅你兴致不高,来给你解解闷,这是苏珊,这是琳达!”

    “方少幸会。”两个美女倒是大方得体的冲他伸出手。

    “幸会。”回应了两个字,也懒的握手。

    “军子!”林孝先不知什么时候也游了过来,挤到他和方锦程的中间,一手一个揽住肩膀道:“嘛呢?人家方少是要结婚的人了,还搁这儿给人家介绍美女啊!小心他回去跪遥控器!跪两个消失还不准换台那种!”

    “一边去!”方锦程直接将人一把按水里了。

    林孝先挣扎着出来往他身上泼水:“不是吗?你家那只,嘿!暴力女警!”

    “真结啊?”吴军还有点搞不清状况:“我这消息都不灵通了,不是,你要不要这么迫不及待?这大学都还没毕业呢。”

    提起这件事方锦程心里就堵的慌,他懒的解释:“结了又不是不能离。”

    “对,等他外公闭眼了就离。”

    方锦程直接一拳打在了林孝先的身上,后者连忙告饶:“不闭眼,不闭眼!你外公长命百岁!寿比南山!我闭眼了他都不闭!行不行!”

    吴军一旁看热闹:“我知道你外公的事儿,但你不喜欢,没必要非逼你结婚吧?老人家不是最疼你了吗。”

    “也不全是。”方锦程道:“我现在被咱方家老爷子管的忒严,结婚了起码有了人生自由,而且女方外公也很喜欢,他一高兴说不定病就好了。”

    后面一句话说的有点自欺欺人了,哪那么容易好啊。

    “怪不得看你今儿总是没什么精神。”吴军一脸同情道:“真够可怜的你啊,命途多舛啊。”

    “婚前恐惧症!”林孝先一脸笃定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婚前恐惧症!唉,我万万没想到啊,咱们这一帮人里头锦程竟然是第一个要结婚的!可怜的锦程啊,还是个孩子,就已经不得不提前受到婚前恐惧症的摧残了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

    吴军一本正经的点头:“等婚后还有婚后恐惧症。”

    “生娃恐惧症!”

    “产前抑郁症!”

    “产后抑郁症!”

    “你们俩够了啊!”方锦程不乐意了:“我恐惧抑郁个屁,就是有点郁闷。”

    “看看,郁闷,抑郁加烦闷!”

    “婚前恐惧症的一种!”

    “你先说说你郁闷什么,看看我们能不能帮你解决一下!”

    “我只是在郁闷,我这都要成为有妇之夫了,怎么魅力还是那么大……”

    俩人不约而同的将方锦程摁水里去了,让这小子仗着一副好皮囊在这里不知天高地厚的自恋。

    几个人嬉闹一番,方锦程才正儿八经的道出实情:“以前我不是没有想过,这样做后不厚道。”

    “你丫也会想后不厚道这事?人家警花知道你有可能随时把她给甩了吗?”

    方锦程点头:“应该知道。”

    “那不就得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是利用她,她也图你年轻多金!说不定还能利用你家的关系保自己一路高升!各取所需嘛。”

    “她不是那样的人儿。”方锦程为自家媳妇打抱不平:“没你们想的那么恶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