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微笑服务
    “啊?”女秘书一愣,有点不知所措:“王总我做错了什么吗?还是我今天陪客人还陪的不到位?我才到您身边没多久,您总得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啊,不然我永远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更加没法进步。”

    “话多。”

    言罢径直上车,后者也赶紧跟了上去坐进驾驶室道:“那我以后少说点,还有,王总您总是不太爱搭理人,这样很容易得罪人的,您也偶尔笑笑嘛,可以保持心情愉快!就像这样一样!”

    王向阳看着后视镜中,她双手捧着脸颊做出的一个花朵般的笑容,只觉得耐心快要耗尽:“还这么啰嗦?”

    “我这不是啰嗦,我这是活跃一下气氛,王总您这么帅,笑起来一定很好看,是吧?”

    后者不耐烦道:“下车。”

    “什么?”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下车。”

    女秘书像蔫了的茄子一样嘟着嘴巴道:“我不说就是了,您也不能把我扔在这啊,我可是会难过的……”

    “下车。”

    眼见着没有缓和的余地了,女秘书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打开车门离开,本以为后者会忍不住的叫自己一声,却没想到那人直接加了油门绝尘而去,将她一个人呆呆的扔在了酒店门口。

    王向阳不喜欢啰嗦,尤其是女人的啰嗦。

    传销的案子市局全权接手,几个苏楠管辖区失踪的年轻人因为在他们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在从外省找到之后也全部送到了苏楠这里。

    大周一大早就将人交接了过来,并且联系了家属过来接人。

    问讯室里,苏楠一边看着他们的问讯报告和资料卷宗,一边打量着面前这几个人。

    只有一个中年男子,其他的都跟苏贺一般大小,有的还是在校大学生,四个男的,三个女的,低头坐在椅子上,有些局促不安。

    苏楠问道:“低着头干嘛,这里又不是劳改所,又不是监狱,一会你们家人来了办个手续你们就能走了。”

    几个人还是不肯抬头,苏楠冷哼一声道:“你们是觉得羞愧吧?好在你们现在没犯什么错误,迷途知返总是好的。”

    “你们这些警察就爱多管闲事!哪个告诉你我们是传销了?!我们违法了?还是犯罪了?没事找事!屁大点事都管!显得你们能耐是不是!”

    这个不和谐的声音来自那个中年男人,苏楠微眯着眼睛打量他道:“你不会到现在都还在梦里吧?喂喂,醒醒啊!别整天做着发大财的白日梦!”

    “什么发大财的白日梦!不懂就别说行不行!目光短浅!事在人为你懂不懂!不去做你怎么知道发不了财?你知不知道第一批参与这个项目的人现在都开上宝马在二环买房子了啊!二环!二环你知道房价多贵不?把一百个你!一万个你卖了都买不起!你个穷逼!”

    “嗨!我这暴脾气!人家给你洗个脑你就分不清好坏了?要是真能发财?那人人都去发财了,带动全民致富啊!轮得到你了?”

    “哼!就是因为有许多你这样的人!才害的我们国家经济落后!gdp负增长!”

    “哪个告诉你gdp负增长了!哎,不对,你丫连gdp都知道!那你告诉我gdp是什么!”

    中年人眼睛一瞪,哼了一声,歪头一边不说话了。

    苏楠那个郁闷啊,真是想一棒子把人给打醒了,实在不行关劳改所改造改造!这种人要是送回家去,保不齐哪天又被传销的给拐走。

    “你们,你们几个,不会也这么想的吧?”

    另外几个年轻人赶紧摇头,一个女生还低低啜泣起来。

    苏楠道:“那你们给这位叔叔说说,传销的人到底是不是骗子?”

    没人吱声,苏楠把卷宗往桌上一摔,吓的众人一跳:“说啊!”

    “传,传销就是为了骗我们的钱……”

    “骗,骗我们亲戚朋友的钱……”

    中年人不乐意了:“你们想的真美啊!什么事付出不投资就想发财啊?!你们怎么不上天啊!这点投资都不肯,那你只能永远看着别人开宝马住别墅吃西餐!”

    “你闭嘴!”苏楠道:“西餐哪有咱们中餐八大名菜好吃啊!不对!哪个老板会把投资人的手机没收!关在小黑屋天天给洗脑啊!”

    “呜呜呜……”那啜泣的女生似乎是想到伤心事,哭的不能自已。

    其他人毕竟也都年纪小,虽然曾经一心为了赚钱,但进入那个组织之后吃不得苦头赚钱的心也就打消了,只要没了盲目之心,反而也都能看得开,甚至发现这是一个骗局。

    “我们……我们当初十几个人关在一套屋里……”其中一个小男生说道:“有男有女,睡觉吃饭,上厕所都在那一套房子里。每天吃的饭都是冷馒头,白菜炖豆腐……每天除了听他们的人来上课,就是,就是看碟片上的课程……”

    苏楠道:“他们就是要用折磨和虐待来打破你们心里上的防线,让你们的彻彻底底完完全全的接受他们的思想。”

    “你们懂个屁!”

    苏楠火了:“我看你也不用回家了!给你关几天好好洗回来!”

    大周等人外头听半天了,眼看着苏楠要发飙了赶紧进去道:“那什么……老大,有人来找你!”

    “谁!什么事儿啊!”

    “好像,好像是来拥警的!”

    拥警?苏楠第一反应是方锦程,不是让这小子别来了吗,怎么还就阴魂不散了。

    “你们几个好好跟这大叔说说,让他看清现实!别整天以为自己多大能耐似的!”

    大步走了出去,看到门口围着的一群人道:“干嘛呢?”

    小林小声道:“听……听你训人呢……”

    苏楠道:“我现在已经在极力忍耐和克制了!这不得贯彻上头的微笑服务吗!尼玛!这什么鬼服务!咱们干这一行的能微笑吗!你要微笑怎么震慑别人!”

    “对对对!”大周连连点头:“对付那些违反犯罪分子咱可不得凶嘛!但上头的政策方针在那啊,我也是怕老大你再被投诉丢了党校学习的名额才进去叫你的……”

    苏楠一把将卷宗拍大周怀里:“感情没人来啊!”

    大周摇摇头:“没,没来,老大你鞭笞我吧。”

    小张一脸八卦道:“谁没来?哦哦哦,好像是很久没来了!老大你到底行不行?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吧!要不要把人叫来给你瞅瞅?”

    “一边去啊!是不是没活了?正好我这边还有一个社区走访……”

    “我,我去看一下那几辆找回的电动车!”

    “刚才交警大队要跟我交接一个事故!”

    “衡山路丢了只猫!我得出警,出警!”

    一群人做鸟兽散,苏楠没好气的回办公室,总算清静了。

    桌上电话有三个苏苏的未接电话,她拨回去道:“什么事儿?”

    “老姐!我就跟你汇报一声,你东西搬完了!”

    苏楠一愣,腾的站起来道:“怎么回事!什么东西!搬哪去!?”

    “你的东西啊,不是搬到新家去吗?”

    苏楠一个脑袋两个大:“我的什么东西?哪个新家?哪来的新家?!”

    “你屋里的东西啊!我给你收拾了几件衣服,不过姐夫肯定不会缺了你吃,缺了你穿!书架上书桌上的东西我也不知道哪个重要哪个不重要,干脆全都给你打包了,对了,还有你新买那仙人球,你屋里头风水不好,养一盆死一盆,说不定挪到姐夫那里风水就好了呢!”

    “谁让你搬的!”

    “姐夫啊!”

    “他让你搬你就搬?一会搬楼下去他全给我卖给收废品的了!”

    “老姐……不是我说啊……你那点破烂,收废品的未必要……”

    “得,怎么给我搬出去的就怎么搬回来!我这还没结婚呢,你就迫不及待的要赶你姐走?真是两个白眼狼!白养你们了!”

    对面苏贺大声抱怨道:“我可不是白眼狼啊!全是二姐干的!”

    “你少说两句没人当你是哑巴!”

    “我在阐述事实!”

    “玩你的游戏去吧!”

    苏楠干脆挂断电话拨通了方锦程的,对面响了很久才被接通,传来一个迷迷糊糊的声音。

    苏楠告诉自己要冷静,但是听到那小子有气无力的声音就不免火大:“谁让你去搬我东西了?搬哪去了?赶紧给我送回去!”

    “不知道……”

    “你还在睡觉?那谁去干的?别真被卖破烂了吧?”

    “我姐吧……”对面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显然并不想和苏楠有太多的交流。

    苏楠只觉得心里毛躁躁的,想给方静秋打电话又担心辜负人家的一番好意,不打吧,难道自己的东西就这么放任搬走了?那她要怎么办?真是纠结。

    要不然干脆以新家离工作地太远为由仍然住在清源小区?或者以弟弟妹妹还小需要照顾为由?

    正在琢磨这两个理由的可行性时,方锦程的电话打来了。

    “你东西搬回新房去了,”他的声音听上去还是有些迷糊:“我姐让你先去新房住着适应适应,等结婚那天再去清源小区发嫁。”

    “我,方锦程,你不会真的要让我去住吧,我们什么关系你姐不知道,你应该清楚!”

    “什么关系?未婚夫妻关系,不过明儿你咱先去把证领了,把关系更进一步。”

    虽然婚期迫在眉睫,但一听到领证两个字苏楠还是有点怯场:“什么?明天?这么快?”

    “快什么啊我的警花姐姐,你老公我马上就要开学了,婚礼总得在开学之前办了啊!你不会是反悔了吧?看不出你平时挺大大咧咧一人儿,一点魄力都没有!”

    “谁说我不敢了,有什么不敢的,多大点事儿!明天领就明天领!”

    电话另一端的方锦程露出得逞的笑容:“成,我要起床了,下班等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