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生意上的伙伴
    潘英连连点头:“我这个人呢,最不会看时机抓时机,也就只能追追前辈的脚步,所以打算投资建材市场,方董是前辈,不知能不能帮衬一把。”

    他说的没错,贾浩早年确实是做建材生意发家致富的,后来他们结婚之后,相继接了几个国内外的大工程大项目才将嘉航集团做大,接着她看准时机投资了相关的房地产业,这才有了现如今的身家。

    “原来潘公子也看上了我手上市政道路规划的项目?”

    潘英又给方静秋倒上红酒,笑意加深:“这可是一块大肥肉,想要这块肉的人肯定都挤破了方董的门槛吧?”

    市政道路规划的项目不是本市的,是一座发展中的沿海城市,参与竞标之后轻而易举的拿下了这个项目。但业内人士都知道,一旦一个公司做大,并且投身其他事业,这种老本行通常都会在拿下竞标之后外包给其他公司去做,利润方面再相对分成。

    嘉航集团一直是这样做的,以他们公司的名义的参与竞标拿下工程外包出去,轻轻松松赚取一大笔利润差价。

    “潘公子既然想要这块肥肉,必然已经准备好了策划案,可以送到我们公司工程部负责人的手上看一下,与其他公司的做一下对比。”

    “好说,好说。”潘英笑的意味不明:“策划案方董肯定看的也多了,用什么原材料,如何规划建设想必也是各有不同,花样百出,书面文字谁都会写,但不一定都照着去做,但利润分成方面,那是写了多少就得照着多少去做的。”

    方静秋歪头看他:“潘公子是什么意思?”

    潘英大着胆子去拉方静秋的手,后者没有排斥。

    潘英在她的手心写了一个阿拉伯数字:8,冲其嘿嘿笑道:“嘉航集团八成,就当是我交学费了。”

    方静秋蹙眉:“这有点不合规矩吧?”

    老规矩是嘉航集团占五成以下,有时候只能得一两成的利润分红,如此给个八成,未免有点本末倒置。

    “应该的,权当是我的学费,也当是我潘二孝敬姐姐的。”

    方静秋道:“潘公子这样,我可不敢将这个项目交给你做,为了利润你岂不是要偷工减料了?钱财是小,名声是大。”

    “不是!”潘二笑道:“八成就八成,我要两成,所有建材和合同书内的一样!”

    “可这样的话,你恐怕连工人的工资都付不起。”

    “我潘二多少还是有点身家的,第一次干这一行,不求赚钱,但求一个名声打出去,也求能和方董成为朋友。”

    方静秋道:“既然你是第一次接触这一行,想必贵公司的人手应该有些不足,不如我派几个顾问过去给你们指导一下,一来感谢你的诚意,二来带动一下贵公司的工程进度。”

    潘二一听腾的站来气,激动不已的握住方静秋的手道:“哎呀!哎呀哎呀方董!真是贵人!这么说,您是同意了?”

    “国家政策也提倡优先帮扶小企业的进步和生存嘛,只要你有这方面的需要,我自然鼎力相助。”

    潘英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了,只是抱着她的手一个劲的晃,想要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却又胆小的收回手:“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做大生意!一定会呕心沥血!竭尽全力!绝对不给方董丢脸!也不让方董失望!”

    “我也相信潘公子的本事,一定不会让我失望,时间不早了,潘公子要是有时间可以到我们公司的工程部去一趟,我会和那边打好招呼。”

    “一定一定一定!”潘英连连点头:“您不再坐坐了?这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吶!”

    “不坐了,忙了一天我也想早点回去休息。”

    “您辛苦!辛苦,辛苦!”潘英忙不迭的招呼保镖道:“给方董的礼物嗯?”

    保镖赶紧提了几个盒子过来,潘英接过来道:“知道您什么也不缺,也未必看上咱这东西,可一点小意思,还望您笑纳,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不过贵在一个纯天然无污染。”

    方静秋扫了一眼,似乎是些农副产品,这东西虽然不值钱,但在大城市却是花钱都买不到的。

    “不用了,我很少在家里吃饭。”

    “那您带回去给二老?”

    “他们吃的都是国家供给,也用不上,您留着自个儿吃吧,有心了。”

    “那,那我这白忙活了。”

    方静秋笑着摇摇头道:“我先走了,多谢潘公子的红酒。”

    “您忒客气,忒客气。”

    要将人送下楼,方静秋却婉拒,只一人带着司机离开。

    潘英深深的嗅了一下自己的手指,不无陶醉道:“香,真香!这才是真正的女人香,大家闺秀,阀门名媛啊!只有和这样的女人春风一度,才算是达到猎艳的顶峰!”

    回头看了看酒会中那些浓妆淡抹瓜子脸儿,不觉又有些倒胃口起来。

    司机一路护送方静秋下楼,站在电梯里就有些欲言又止。

    “就当是给锦程一个面子。”

    “啊?”司机一愣:“什么?”

    “你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要把这个机会给他吗?”

    司机连连点头:“方董,您肯定不是冲着那八成利润去的,若只是为了给方少面子也会拿那么大一个工程冒险啊。”

    “他是锦程的朋友,锦程以后在社会上肯定少不得朋友的帮助,另外,这个潘二的魄力也是我欣赏他的原因,我其实很想知道,他会做出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出来。”

    “若是做不好……恐怕有损咱们嘉航集团的名声。”

    “所以我会派几个顾问过去,名为帮助,实为监视,他在社会这么多年不可能连这个都不懂,之所以没有拒绝我,要么是有绝对的自信不会被我们抓到把柄和漏洞,要么就是能像承诺书里做的保证一样,所有工程项目不偷工减料。”

    司机点点头,眼看着电梯门开了,先一步挡在门前让方静秋出去。

    夜色已晚,酒店大堂内仍然有不少旅客在办理住宿手续。

    “静秋?”

    在门口碰到熟人,方静秋不由笑道:“向阳。”

    “嗯。”王向阳点点头,他正站在酒店门口,身边只跟着一个年轻的女秘书,显然是在等服务生去给自己开车过来。

    司机也赶紧说道:“那方董您先等一下,我去开车。”

    “去吧。”

    王向阳的双手插在裤袋里,镜片后的眼睛闪过一丝揶揄,看了看酒店,又看了看方静秋。

    方静秋无奈道:“生意上的伙伴叫过来参加一个酒会,你呢?”

    “有点巧。”

    “你也过来参加酒会?”

    男人摇头:“送生意伙伴回酒店。”

    “什么样的生意伙伴还劳驾王总亲自出马?”

    王向阳反问她道:“你呢?”

    “好吧,我不问了。”

    跟这个人交流既无趣也有趣,因为他总是惜字如金,多说一句似乎都能让对方不耐烦,碍于两人的友谊,为了起码的礼节又不得不应付一两句

    “听说锦程要结婚了?”

    方静秋笑答:“是啊,锦程都要结婚了,你还不抓紧?”

    王向阳的年纪跟她差不多,要论起来两人也认识十多年了,她都已经结婚生子,王向阳还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黄金单身汉。

    不过像他这样的钻石王老五一把年纪还不结婚,不是多情就是gay,也甭找借口说什么找不到合适的人,在他身边出入的都是社会各个阶层各式各样的女人,想要找个合适的还不容易。

    “没这个打算。”他轻描淡写了一句,似乎对这个话题并不感兴趣。

    反倒是他身边的女秘书笑眯眯的说道:“男人年纪大点没关系的,不像女人,似乎三十岁就是保质期了一样,不过方董的弟弟年纪也不大,怎么就这么快结婚了呢?”

    方静秋眉目微敛微微一笑,却看向王向阳道:“到时候让锦程给你送请帖。”

    后者点头:“他跟我不太对付,未必会送。”

    “怎么会,他只是嘴硬,心里还是很敬畏你这位兄长的。”

    这话并非是方静秋故意说的,这就是事实,王家在整个a市不仅掌握着一定的经济命脉,更是和那些看不见的黑道勾当交易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尤其是王向阳接手了大多数的生意之后,黑道收入的占有比例远远比从前大的多了。

    方家是白的不能再白了,根正苗红,各个都是红二代红三代,方家却是一个对立面,好像光线无法照射到的阴影一般。

    男孩子处于青春期就是中二期,对那些影视作品里的古惑仔也好,黑道教父也好,都有着无限的向往和崇拜。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直到王向阳直接把他提溜进部队交到方良业的手上,他和王向阳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司机把方静秋的车开了过来,她笑着说道“那我先回去了,等结婚的时候有时间一定要过来。”

    “咱们王总有时间一定会去的,还会给方少准备一份大大的红包,希望能缓和一下两人的关系。”

    方静秋但笑不语,转而上车。

    紧接着服务生也已经将王向阳的车子开了过来,恭敬的将钥匙交到他的手上:“欢迎下次光临。”

    后者转着钥匙,目送方静秋的车子离开,转而对身边的女秘书道:“你明天继续回公关部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