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姐夫罩着
    苏楠有点困,路上一直在打盹儿,因为考虑到她明天还得上班,所以这次家庭聚会并没有持续很晚。

    “昨晚没睡好?”方锦程一边开车一边随口揶揄道:“是不是想到我们马上要结婚了,所以激动的睡不着?”

    苏楠切了一声,并没有苟同,也懒得回应他。

    只听方锦程又道:“警花姐姐,今儿晚上让我住你那吧。”

    苏楠一个激灵,故作镇定道:“如果你想被我提溜着脚脖子从窗户里扔出去,大可以试试……”

    脑补了一下自己被扔出去的画面,有点太美,太不忍直视。

    方锦程又干咳一声说道:“咱们以后总归是要结婚的,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这么霸道?”

    “能,但你得离我远点。”

    “那好吧,咱们婚后约法三章,私生活互不干涉。”

    “我写好后给你。”

    “好。”

    将人送到小区门口就离开了,方锦程走的是头也不回。

    苏楠回家将自己仍在床上重重叹了口气,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男方的亲人也都见了,要想反悔的话已经不行了吧?

    思及此处又烦躁的掏出手机,只有苏苏发来的几条微信,叮嘱她一定要将她房间收拾干净。

    现在还是暑假,苏苏在学校上韩语班,苏贺仍然在进行封闭式教学训练,所以家里每天还是她一个人,冷冷清清的。

    和方锦程结婚的消息通过微信说不清楚,干脆等他们回来的时候面对面讲清楚吧。

    想到这里给苏苏回了一条讯息:“知道了,苏贺这周回不回来?”

    “应该回去吧。”

    “好。”

    苏苏看了一眼手机上苏楠的信息继续用手拍打脸上的面膜,她躺在上铺哼着小曲儿,晃着二郎腿。

    宿舍里其他几个人要么在跟男朋友打电话,要么在做积极分子准备考研,还有一位护肤达人在用醋泡脚,宿舍里充斥着难闻的酸味。

    ‘啾咪’短信提示音。

    苏苏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方少’发来一条微信。

    明天周五,回家吗?

    她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不顾脸上皱了的面膜赶紧回复道回啊!方大帅哥来接我吗?

    叫姐夫。

    苏苏噘嘴,也同时回了一个噘嘴不满的表情。

    上次你要的东西带来了

    苏苏立马喜笑颜开姐夫!

    方锦程又道我和你姐马上要结婚了,记得送新婚礼物。

    不就是让你送我点护肤品吗,你还变着法子的跟我要礼物,小气!

    想了想又加了一个用锤子打人的表情,以此表达自己的愤怒。

    不管你送不送我都要正式通知你,我们要结婚了。

    你是开玩笑的吧?

    并不是。

    似乎是怕她不相信,附上一张今天晚上全家吃饭的照片,虽然为了拍摄全景离的比较远,也能看得出苏楠是经过精心打扮了,作为她的亲妹妹,苏苏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她的嘴巴直接张成o型,脸上的面膜吧嗒掉在了腿上。

    宿舍里其他人没好气道:“你才敷了几分钟啊,好浪费。”

    苏苏喃喃道:“我以后好像要过纸醉金迷的生活了,天啊,幸福来的好突然!”

    围观群众纷纷表示:你丫脑袋秀逗了。

    苏苏的手指快速在手机上敲击道我姐跟你去见家长了?这是怎么回事?订婚?为什么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好突然!好快!

    easy多大点事儿!

    那是我姐啊!你订婚都不叫我们!不对,这是订婚吗!

    不是,吃个家常便饭宣布一下,我们不订婚,直接结婚,越快越好,你帮着劝劝你姐,回头记你头功。

    苏苏脑细胞有点不够用了,想了一下问道不是吧,我姐还没答应?

    怎么可能,毕竟你姐夫魅力那么大。

    你不是在玩弄我姐的感情吧?别看她平时很牛逼,其实就是一白痴,很单纯的。

    看出来了。

    苏苏想了想给苏楠发了一条信息姐,姓方的怎么说你们要结婚了,是不是真的?

    方锦程又发了一条信息别担心,就算再怎么白痴以后我也不会让人欺负她,你放心。

    那我呢?我和苏贺呢?

    姐夫罩着

    苏苏心里乐开了花,突然有种家里有了顶梁柱的感觉,然而她完全忽视了苏楠一直是顶梁柱的存在。

    苏楠的微信就回了一个字嗯。

    承认了,但似乎并不想多说什么,想必此时她内心是有点复杂的。

    虽然不知道老姐有什么魅力吸引了方锦程,但是她作为妹妹,作为看多了偶像剧和言情小说的妹妹,她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提醒老姐一句:姐,你要是不愿意就不要勉强自己。

    没有勉强,睡觉吧。

    苏苏赶紧说道先别睡!

    老姐,他是不是用家族势力胁迫你了?是不是用我和苏贺的未来胁迫你了?或者是弄脏了他的衣服,要赔几百万,你只能以身相许?

    …………

    苏楠回复的很无力你上的什么学?甭上了,回家来吧!

    姐,说真的,我觉得他那种公子哥儿对你肯定不是真心的,估计是玩玩你,你别上当,也不要为了我和苏贺就出卖自己的肉身和灵魂!我们俩已经长大了,不用你养了!

    我睡了,你也早点睡。

    姐——!

    她声泪俱下的呼唤并没有得到苏楠的回复,不得不认清一个现实:老姐好像认真的……

    苏苏做了一个梦,梦见老姐结婚了,穿着婚纱的她手上还握着警棍。

    她和苏贺是给她拎裙子的花童,两个人打扮的花枝招展。

    可当牧师宣读誓言问的却是:方锦程先生,你愿不愿意嫁给苏楠小姐为妻?不论生老病死不离不弃。

    方大帅哥声泪俱下,老姐握着警棍威胁他:“快说你愿意!”

    方大帅哥被逼无奈只好说了一句:“我愿意。”

    苏楠勾唇邪魅一笑,将人搂进怀中说了句:“早这么乖不就行了吗!”

    方大帅哥娇羞埋胸:“嗯……”

    苏苏一整天都在被这个噩梦困扰,连带上课的时候都没什么精神,她觉得自己真的是言情小说看多了,而且还都是女尊男卑的小说!可能是老姐平日里凶狠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了吧。

    放学前给方锦程发了条微信姐夫,我要放学了,你有空过来吗?

    很快对方回复三十分钟

    苏苏松了口气,这才开始专心听课。

    方锦程将手机收回口袋里,站在树荫下的他在等人,背靠着拉风的红色跑车在整个小区里都非常显眼,帅哥跑车,不少路过的人纷纷侧目。

    “方锦程!”清脆的声音好像黄鹂一样欢快的飘近,生怕别人听不到一般冲着树荫下的帅哥叫道:“等急了吧,热不热?”

    男人把玩着手上的车钥匙,直到那人走近才看了她一眼,唇角一侧翘起,吊儿郎当道:“至于吗,下个楼还化半天妆。”

    女孩子娇羞一笑:“我没有化妆啦,只是怕晒,涂了点防晒霜,你等急了吧,是我不好,咱们去哪?”

    方锦程没有回答,却回身打开车门探身进去。

    女孩子欢欢喜喜的去开副驾驶的门,却打不开:“锦程,你把车门开一下。”

    “给你看一样东西。”

    “哎呀,上车看好了,好热啊。”

    “看了你可能就不想上了,除非脸皮够厚。”

    不悦的皱眉,接过方锦程送过来的信封:“什么东西?不会是你给我的情书吧?”

    方锦程双手插在裤袋里,笑的意味深长:“不,是你给我的惊喜。”

    后者带着疑惑打开一看,本来一路奔跑下来红通通的脸蛋变的惨白,毫无血色。

    方锦程道:“姜玉琪,做的有点过分了。”

    “方锦程,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什么东西?”

    “我都送你手上了,就代表我已经知道所有的来龙去脉了,你觉得你再装傻还有意思吗?”

    姜玉琪精致漂亮的脸蛋有些扭曲:“你是想说,这举报信是我写的?雇人去威胁苏警官是我干的?”

    方锦程道:“不是吗?”

    “不是!”姜玉琪愤怒道:“原来我在你心中就是这种人!我一直觉得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既然不是,你怎么知道有人去威胁苏警官?第二份资料中明明只有那两个人的个人资料,并没有写明这两个人是干什么的。”

    姜玉琪登时目瞪口呆手足无措口齿不清:“我,这上面不是说了吗,而且,而且前面那张举报信,后面那两个人很容易……”

    方锦程摆摆手道:“没意思,你甭说了,想必那俩人也跟你转达过我的话了,要是再找苏警官的麻烦,就做好被我赶出a市的准备。”

    姜玉琪道:“这真的不是我干的!”

    “难道你还要告诉我,以前跟我交往过的女生也没少受你威胁,不过苏楠是不一样的,别人我可以不出头,但她不行。”

    姜玉琪表情扭曲道:“为什么!你不会真喜欢上一把年纪的老女人吧!”

    “这倒没有,不过我要跟她结婚,谁挡着我的目标我的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言罢就打开车门直接上车,车子发出轰鸣而过,走的是头也不回。

    姜玉琪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手上的资料,耳边回荡着的还是他刚才临走说过的话:我要跟她结婚,我要跟她结婚……

    方锦程这一次,是认真的了?

    那她……以朋友的名义在他身边这么久,到底还是慢了一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