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hold不住
    “她化妆的样子也就只有关了灯能看。”

    当初浓妆艳抹卧底酒吧的模样简直记忆尤深啊!

    何好却意味深长的看了方锦程一眼:“行啊小子,都关灯了。”

    苏楠紧张道:“不是!您别听他胡说,没有!”

    “怎么不是?”方锦程挑眉靠近她道:“没关灯?这生米都煮熟了,有啥可藏着掖着的?我还撒谎了不成?”

    苏楠抬脚要踢人,却被他迅速躲开:“嘿嘿,打不着!”

    何好笑道:“行了,别闹了,你们俩还真是一物降一物,赶紧坐好了我看看。”

    苏楠宛如上手术台一般正襟危坐在化妆镜前:“来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化个妆,瞧把你紧张的。”

    “我不是紧张,我是怕把二老给吓着。”

    “哈哈哈!”

    苏楠叹了口气,这结个婚可真不容易。

    何好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知道苏楠这丫头平日里素面朝天的惯了,显然不适合浓妆艳抹,亲自上手,三两下简单的护肤遮瑕化了个淡妆。

    再去换上两人挑选出来的衣服也就大功告成了,丑媳妇也可以去见公婆了。

    但当苏楠穿着漏肩修身连衣裙出来的时候,外面等着的两个人默默对视了一眼:你有没有觉得哪里很奇怪?

    是奇怪,但是说不出哪里奇怪。

    身材不好?

    并不是,作为公安民警,长期的训练和高强度的工作让她的身材一直保持的健康匀称,但不知为什么,好好一件衣服穿在她身上就是怪怪的……

    “来,试试这一件!”何好又挑出一件红色无袖露背上衣和一条黑色的蕾丝及膝长裙:“试试。”

    苏楠硬着头皮回去换,等她再出来的时候,外面的两个人依旧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怎么了?”苏楠已经从紧张变成了尴尬:“我,我早就说了穿着不好看,还是别浪费新衣服了,我穿我的就行。”

    何好不信这个邪,又拎出一件颇具时尚感的阔袖阔腿的黑色两件套,垂坠的布料和立体剪裁能掩盖身材上的缺点,彰显优点。

    可等苏楠穿着出来的时候,外面两个人已经不想看她了。

    “何姐,”方锦程颇有些无奈道:“您老是不是藏私了啊,就没有什么,什么好看的?”

    一向冷静自持的何好有些抓狂了:“什么叫藏私?臭小子竟然这么想你何姐?这可都是我上个月从东京时装展上高价拍来的!”

    “那……可能过时了吧?这个月的有没有?”

    “时尚风刮的虽然快,但也没你说的那么快好吗!”何好没好气的双手环胸道:“有人天生就驾驭不了时尚我能说什么?”

    “唉,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朽木不可雕也啊!”

    苏楠默默举手道:“你们可以随便说,不用在意我的感受。”

    “抱歉!”何好道:“你换下来吧,我再去给你找一套衣服。”

    “嗯……”

    硬着头皮进了更衣室,不一会何好递进来一身新的衣服,她翻看了一下表示:“咱就别这么穿了吧,我都一把年纪了。”

    “什么叫一把年纪了?”何好在门外没好气道:“女人最不能屈服的敌人就是岁月!”

    得得得,跟一个美容师说这些干嘛,衣服都脱了还能怎么着,穿呗。

    白色蕾丝衬衫,黑色背带百褶短裙,苏楠一边整理肩头老是让她觉得要掉下来的背带,一边从更衣室出来道:“这人家学生穿的,我不合适吧……”

    外头两个人看到出来的人后用翘起的嘴角回答了她的问题,显然并没有像之前那么尴尬了。

    “还真别说,有点邻家小女生的清纯!”方锦程摸着下巴道:“就是黑了点。”

    “看来她暂时驾驭不了大牌时尚,先从草根做起吧,偶尔尝试一下年轻人的装束肯定会让人眼前一亮。”

    苏楠不太自然道:“这也忒幼稚了……”

    “何姐,你眼光很独到!”

    “那是自然,你以为我是谁啊。”

    苏楠继续扭捏道:“我觉得我还是穿件白衬衫配条黑裤子得了,跟这没差。”

    “何姐,整个人都年轻了二十岁。”

    “喂!方锦程!姑奶奶统共才几岁!”

    “其实苏小姐的底子不错,眼睛够大,有神,脸型线条柔和,稍微用刘海修饰一下就显得年轻可爱啦。”

    苏楠忍不住吼道:“可爱这种词真的不适合我好吗。”

    “何姐,这头发和鞋子方面的搭配还得劳您费心。”

    “好说,好说。”

    “有没有好好听姑奶奶说话!”苏楠抓狂了:“难道真要我穿这个?!”

    对面两个人这才注意到她的存在,异口同声道:“怎么不行?”

    苏楠别扭的往下拽裙子:“不太习惯,平时穿裤子穿习惯了,而且这套衣服好像校园里的学生,对我来说有点老黄瓜刷绿漆了吧?不伦不类的。”

    “并不是每根老黄瓜都能刷上绿漆的,当然,也不是每个女人都能驾驭的了时尚大牌的,好在你是前者,并非两样都不沾。”

    苏楠竟然无法反驳,可怕的是她当初上学的时候也没这么粉嫩过,今天除了不自然,更多的还是羞涩。

    方锦程上前自然的将手臂搭在她肩头:“警花姐姐,咱俩很般配啊。”

    苏楠一个眼神掠向肩头,好像带刺一般让他赶紧把手缩回去了。

    “苏小姐,我说你能不能可爱一点!”何好环胸看向她。

    “对,可爱一点”身边这个大男孩反而摆出一张可爱的面庞。

    苏楠汗颜:“没办法,长的不可爱。”

    “没有啊,你长相很可爱的。”何好做了一个可爱的表情道:“笑一个,啾咪”

    苏楠干裂着嘴角抽搐道:“笑……笑?呵呵……”

    另外两个人同时表示绝望:“算了,就这样吧。”

    于是苏楠就这么白衣黑裙长发飘飘的踩着水晶凉鞋跟方锦程回家去了,坐在车上她还在不停的用手拉扯短裙,看的方锦程没好气的从后座抓了抱枕扔给她道:“你真是连一点做女人的基本技巧都不懂,盖腿上。”

    苏楠黑着脸将抱枕盖在了腿上,默默腹诽了一通却也没有说什么。

    方锦程道:“去酒吧卧底的时候你怎么不觉得害羞?”

    “那是工作,能一样吗。”

    “得,只要是工作你就能什么都不在乎,是不是如果工作需要你脱光,你也毫不犹豫?”

    苏楠白他一眼道:“你什么意思?”

    后者赶紧打着哈哈举手投降:“当我没说,没说。”

    “好好开车!”

    “得令!”

    赌气盯着前路,忍不住偷瞄了一眼后视镜。

    不得不说,她一改平时素面朝天的样子也不算难看嘛,其实虽然年龄摆在那里,但是装起嫩来也不是毫无违和感,这样以后拍婚纱照的话也不会相差太多吧……

    婚纱照!

    她脑袋僵硬的转到旁边,忍不住开始脑补自己和方锦程拍婚纱照的场面。

    能不能不拍?可这过场总得走吧,而且以后婚房也得挂,做做样子给双方长辈嘛……可要是拍的话,也太羞耻了吧!

    “到了。”

    “哦……”苏楠准备下车,却发现这里根本不是那个管理严谨的军事化小区。

    “我说……这哪儿?”

    应该是郊外,偌大一片人工湖建造了不少休闲设施,林湖一座高档会所和一间大棚一样的东西。

    “我姐的会所,咱家人口有点多,在家里不够忙活的,干脆就来这里碰面了。”

    苏楠一凛,僵硬扭头问他道:“不是和你爸妈你外公吃饭?”

    “亲戚总归要见的,与其以后挨个儿见,不如现在一次见齐了。”

    天知道她苏楠最怕也最讨厌和七大姑八大姨打交道,而他这种上流家庭的亲戚想必更难应付。

    她已经开始在脑海中脑补电视剧里的情节了,虽然二老开明礼貌,但也架不住刻薄的亲戚挑三拣四啊,从学历挑到家世,从相貌挑到穿着,再来一个妖艳表妹哭哭啼啼的表示:表哥你不要我了吗?

    天啊,苏楠不敢想,要真这样,她宁愿吞粪自尽!

    大男孩礼貌周到的为苏楠打开车门:“警花姐姐,咱也甭紧张,你就当是过来观光的,实在不行啊,咱就当是在党校学习,认识了一群新同学!”

    苏楠道:“那能一样吗!再说了,谁紧张了!”

    言罢就大步向会所内走去,门口的门童恭敬礼貌的道一声欢迎光临。

    方锦程笑着追了上去:“行,算我多嘴了行吧,他们估计在阳光海岸泡澡,你要不要过来?”

    苏楠道:“什么阳光海岸?”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a市不靠海,哪来的海岸?

    后者指指那偌大的‘大棚’道:“我姐的海。”

    苏楠嘴角一抽抽想起来了,这是人造海,当年开业的时候新闻还报导过,为有钱人打造的休闲娱乐轰动一时。

    “我还是算了……”她可不想第一次见面太过‘坦诚’。

    “你大厅里等我,马上回来。”

    苏楠点点头和他分道扬镳进了大厅,服务生将她带到休息的地方喝茶,她打量着这个等同于半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大厅,有点不太理解大厅建的这么大到底是为了什么。

    刚喝了两口咖啡就见一位老者哼着小曲儿转着轮椅从电梯里出来,这位老人身后还跟着一位帅气的年轻人,但也只是跟着,并没有动手去推轮椅。

    老人划着轮椅自得其乐,明明头发已经花白,却跟小孩子一样。

    “老爷子,我们来帮您。”服务生上前想推轮椅,却被帅气的年轻人冷言挡住:“暂时不用,谢谢。”

    “对对对,我自己能行,哈哈哈!”

    这爽朗的笑声似曾相识,苏楠忍不住仔细去看了一眼那位老人,想了想放下咖啡杯走近。

    “李爷爷?”她略有些惊喜道:“真的是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