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土包子
    “要不这样,咱俩开一个空调,省电。”

    苏楠并没有打算真的睡午觉,她刚打开电脑,正打算看一下大学生的失踪的胆敢,看到方锦程进来了便随口说道:“倒杯水去。”

    “有什么好处?”虽然这么说,不过还是去给她倒了杯水。

    苏楠道:“你还不去睡。”

    “唉,我想跟你一起睡!”方锦程呈大字状往床上一躺,故意拖长声音道:“好想,好想,跟你,一起睡——”

    苏楠逼着自己将水咽下去:“我会准备一份结婚协议,其中第一条就是分房。”

    “我倒没什么意见,如果真这么写的话,你总得再加上一条。”

    “你说。”

    “我可以交往其他女生,你无权过问。”

    “只要不带回来过夜,不出现在我眼前,或者被左邻右舍看到就行。”

    方锦程微微沉默了一会干脆摆手说道:“随便随便,你看看着写吧。”

    苏楠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一边用余光瞥向床上的人,只见他真就大大咧咧的躺在自己床上了也懒的去说什么,干脆当他不存在好了。

    方家人有着极强的时间观念,作息时间准的让人可怕,哪怕他方锦程住校很久还是没法改变根深蒂固二十多年的作息时间,每次到点儿人还没醒大脑已经率先清醒。

    就连午睡,说好是半个小时也绝对不会睡三十一分。

    他睁开眼睛,苏楠正歪着身子靠在另一边背对着他,这床本来就不算宽阔,她还离自己那么远,说不定一翻身就能滚下去。

    方锦程看着苏楠的背影,轻轻说道:“警花姐姐?”

    没有得到回应,他伸手过去刚要碰上那人的肩膀就被一记无影手打了开来:“老实点,不然出去!”

    男人嘴角绽放出一抹微笑,他伸了个懒腰往另一边靠了靠道:“过来一点,别掉下去,我又不会吃了你,再说了,对你这种欧巴桑,一次是不小心,两次小爷可是会吃坏肚子的。”

    “滚!”

    “开玩笑呢,咱警花姐姐虽然人老珠黄,但也是风韵犹存。”

    “你少说两句没人当你是哑巴。”

    “那你过来点。”

    “你最好闭嘴,别让我把你扔出去!”

    后者还真就不说话了,只是往苏楠的方向挪了挪,东戳戳,西碰碰,干脆一把将人抱在了怀中。

    苏楠要挣扎,却听那人在耳边吹了口气,登时气力全无。

    “警花姐姐,不要动,睡吧。”

    苏楠脸皮一红,微微咬紧牙关,自己身上凡事碰到他的地方都好像着火了一样,僵硬,不自在,想要将人踹出去!

    但是她却又好像被迷惑了心智一般,根本无从下手,这个姓方的到底要怎样!

    就这样以一种尴尬的姿势睡了个午觉,苏楠不知道他睡着了没有,反正自己自始至终一直没睡好。

    她虽然没有睡午觉的习惯,但大夏天的中午能眯十分钟下午也能精神百倍,所以她爬起来之后就一直呵欠连天。

    方锦程那臭小子还兴致勃勃的去洗了个澡,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扣着纽扣从浴室出来:“才滚过床单,你不去洗洗?”

    苏楠一个枕头砸了过去:“滚!”

    一把将枕头接住,方锦程继续油腔滑调道:“别这么暴力嘛警花姐姐,瞧你这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要不我抱着你再睡会?”

    苏楠算是对他败下阵来,有气无力的进浴室,看着盥洗台的镜子里自己憔悴的面容,真是自己都看不下去。

    用凉水拍了拍脸,总算稍微精神了一点。

    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方锦程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一件白衬衫穿的一板一眼,连带袖口的纽扣都扣的服服帖帖。

    “我穿什么过去?”

    “无所谓,反正还得换。”

    当这小子把她带进一家高级美容会所的时候,苏楠才明白过来他所说的还得换是什么意思……

    “欢迎光临。”一水儿穿着包臀短裙的漂亮姑娘站在大厅排队迎接,笑的那叫一个甜。

    镜面大厅被打扫的一尘不染,随处摆放的鲜花散发出迷人的芬芳。

    “你,你们好。”苏楠有点不太自然的跟这些人打了个招呼,小心去拉了方锦程一把:“干嘛啊,不是要去你家吗?”

    大男孩已经摘下了墨镜:“着什么急啊,先来收拾收拾。”

    “什么?”苏楠额角青筋直跳:“赶紧给我走!有什么可收拾的!”

    她以前不是没来过这种地方,不过每次都是例行检查做安全普法工作,可从来没有以客人的身份来过啊。与其说省钱她更想说的是丢人,可不就丢人吗,一进门就活脱一土包子。

    公事公干的时候她坦然自若,跟着方锦程来就有点做贼心虚了,这种窗明几净的地方总让她觉得手脚没处儿放!

    “今儿去我家,就听我的。”

    苏楠正要争辩就听一个甜甜的声音叫道:“方少!”

    顺着声音看去顿时感受到万丈光芒迎面射来——好刺眼!

    “何董!”一溜儿迎宾小姐冲着走进来的大美女鞠躬致意。

    大美女穿着一件齐臀连衣裙,贴身紧致,紫罗兰的丝绸色,将一双大长腿映衬的修长白皙,吹弹可破。

    踩着十多公分的水晶高跟鞋,身姿袅娜的走到方锦程面前,一手搭上他的肩头,一手摘下墨镜,风情万种的挺了挺傲人的d罩杯道:“姐姐我最喜欢准时的人。”

    “我可不敢耽误何姐的时间,否则回去了我老姐还不得揍我。”

    何董微微一笑,这才将目光睇向苏楠。

    那精致的眼线,长长的睫毛,紫色的隐形眼睛,让这双眼睛好像探照灯一样活灵活现生动无比,看的苏楠赶紧挺直背脊。

    “你朋友未免也太紧张了吧。”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何姐见笑了,这我未婚妻苏楠。”

    “您好。”苏楠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何董。”

    “哦?苏小姐不必客气。”何董显然有些惊讶:“怎么没听你姐说过。”

    方锦程笑呵呵道:“她可能是想让我亲自跟何姐说吧,咱也是要成家立业的人了,您老到时候别忘了来喝喜酒。”

    “一定,一定。”嘴里这么说着,仍旧保持胳膊担在方锦程肩膀的姿势上下打量着苏楠,看的她很不自在。

    何董闺名叫何好,据说是她父母复婚之后有了她,为了纪念这一波三折的婚姻,所以才给她起了个名字叫何好。

    但后来还是离婚了,感情这种东西哪个不是来的快去的也快。

    何好在a市混的不错,跟方静秋等人也是闺蜜,只是看遍世态炎凉,三十好几仍然未婚,坐拥一个偌大美容帝国分店开遍全国也是无比潇洒。

    “要不是你姐亲自嘱咐,我通常是不会到店里来的。”何好一边踩着高跟鞋带路一边随便介绍道:“这个时间店里的客人少,除了美容化妆外,我还打算开设形体方面的培训课程,在店里同期开展美

    体班你觉得怎么样?国内还从来没有这样的先例,也不知发展前景怎样。”

    方锦程道:“可以先在几个一线城市做试点实验,效果好再普及,而且现在美

    体训练一般都得去健身房。健身房里的环境和教练让许多女性接受不了,何姐的店相对于女性客户来讲,更加温馨一些。”

    何董洋洋得意道:“那是自然,我们只有一个服务理念,就是让所有女人变美。”

    她笑着回头去看苏楠,见她有些心不在焉的,忽然拔高声音道:“and,you!”

    苏楠一愣:“啊?什么?我?”

    何好推开方锦程走到苏楠的面前,趾高气昂道:“苏小姐,作为一个女人,你真的有些暴殄天物!看看你的皮肤!看看你的发质!看看你的黑眼圈!天啊!你平时真的一点也不注重保养的吗?”

    “额……”苏楠有点受惊了:“那什么,我,我工作比较忙……”

    “工作忙?不是借口!哪怕穷!也不是借口!但凡稍微注意一下也不会让头发干枯分叉!也不会让自己晒的像个煤球!”

    “呵呵,”苏楠讪笑:“煤球?没那么夸张吧,我可比煤球白多了。”

    方锦程和何好两个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苏楠干咳一声道:“好吧,冷场了。”

    “给我过来!”何好一把将人拽进一间房内:“璐璐!苏珊!给她做一下全身护理,虽然没法漂白,但也得让我能看才行!”

    “好的,何董。”

    “喂!”苏楠挣扎着要从房里出来,却被两个看似苗条瘦弱的小姑娘拉了个结实:“不,不用这么麻烦吧,我来之前洗过脸了。”

    “她们会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洗脸。”何好双手环胸道:“你慢慢来,方少,咱们先去挑衣服。”

    方锦程点头,默默对苏楠投了一个颇具同情的眼神,可一转头又忍不住爆笑出声,她苏楠也有今天!

    气急败坏的苏楠只得躺在护理床上让人捏扁揉圆,整个人僵硬的好像一条咸鱼,凡是被美女碰的地方都痒的难受,她觉得这种高规格的服务还真不是普通人能享受的来的。

    等好不容易能重新得见何好的时候,又被化妆台上琳琅满目的化妆品,以及移动衣架上五颜六色的服装给惊呆了。

    “嗯,差不多了。”何好没好气的看苏楠一眼:“人要想白回来不能靠那些腐蚀性强的美白产品,关键还是得自己慢慢养白,今天就先这么着吧,过来化妆。”

    “咱别这样行吗……”苏楠哭笑不得:“我化妆的样子自己都不敢看。”

    方锦程表示赞同:“她化妆的样子也就只有关了灯能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