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我的男朋友
    “警花姐姐,中午咱吃什么?”方锦程一边开车一边随口问道:“你老家是南方人,喜好吃淮扬菜吗?”

    苏楠略有些烦躁道:“随便找个地方吃吃就行了。”

    “好嘞,还有段路程,你可以打个电话先请假。”

    “既然是去你家吃晚饭,就没必要请假了吧。”

    “我也不清楚,不过我们最好下午就过去。”

    没办法,既然已经答应跟他形婚了,苏楠也只好先按他说的办,这点尊重彼此还是要有的。

    “等吃完饭再请吧,所长现在可能也去吃饭了。”

    方锦程道:“记得告诉他一声,咱们马上要结婚了,也省的他为举报信头疼了。”

    苏楠靠在窗户上的脑袋转了过来,锁定这个年轻人英俊的侧颜。

    后者也转头来对她一笑,那笑容端的是天正无邪。

    “你怎么知道那封举报信?”

    “难道你以为信是我写的?”

    苏楠道:“那也说不定,既然你想让我跟你结婚,做出恐吓威胁的事情并不奇怪。”

    “那你就当是我做的好了。”

    苏楠微微蹙眉,她不过是随口一说,当然不会认为这几件事是方锦程做的,他还没有愚蠢到这个地步。

    举报信写的虽然有理有据,但也太过于夸大其词,公交车上威胁自己的女生也许是他请来的,但那言行举止对自己摆明了是真的有仇视感情。

    更不要说小区楼下恐吓自己的那两个年轻学生,方锦程虽然不按常理出牌,但也不至于智商如此低下漏洞百出。

    开车的人见苏楠不说话,没好气的将一份信封扔到她腿上:“既然这些事情是因我而起,有什么事儿也没必要自己去抗,跟我说一声,没什么大不了吧?”

    苏楠狐疑的将信封打开,在看到里面的资料后,不禁一怔。

    她那封网络举报信的复印版,小区楼下恐吓她的那两个人的个人资料还有学生证复印件,包括个人免冠一寸彩照也都清清楚楚。

    “你这是什么意思?”

    方锦程手指敲击着方向盘,语气轻快道:“没什么意思,就是提醒你一句,以后甭管遇到什么事情,也甭管大事小事,小爷我说一声没坏处,省的我还得找人去查。”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找人查不得欠人情啊?”

    “我问你为什么要管我的事?我又干嘛告诉你。”

    “为什么?”男人微微勾唇,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揽上苏楠的肩头:“因为我以后就是你男人了!”

    言罢还趁其不备迅速偷了个香吻,一副偷吃成功洋洋得意的表情看着苏楠。

    而苏楠则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看的他心里发毛:“喂……警花姐姐?”

    “无不无聊?好好开车。”

    “得令!”

    没有被凶,没有被暴力对待,不得不说,这真的是里程碑式的进步!

    “这两个人。”苏楠晃晃那两人的学生证复印件:“都是大学生,被人利用,我已经训过他们了,不要再找他们的麻烦。”

    “可以。”

    苏楠又道:“我什么没见过,这些手段我也不放在眼里,以后你也别兴师动众的去查。”

    “是啊,你是警察嘛,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能吃苦不怕死,黑社会你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还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小丑。”

    苏楠已经危险的挑起眉梢:“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不想你在为人民服务的同时牺牲,毕竟新婚嘛,我还不想太早守寡……额,不对,什么夫来着?”

    苏楠额角的青筋抽了抽:“鳏夫!你是怎么考上大学的?”

    “走后门嘛。”

    她再次汗颜:“简直是浪费国家资源。”

    “开玩笑呢警花姐姐,像我这么聪明的人随随便便就能考进大学了,其实我也不想这么聪明的,要不是当初我家老爷子说我考不上大学就去当兵,我还真不想去上这学。”

    苏楠也不知在想什么,随口说道:“你要是不上大学能遇到我吗?”

    “哎?警花姐姐,你这笑话有点冷啊。”

    苏楠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一张脸登时涨的通红,抓狂道:“你到底要带我去哪!还没到啊!饿死了!”

    “马上,马上!”不知为啥,心情突然好了很多,忍不住透过后视镜去偷看苏楠恼羞成怒的样子,还真想揉揉她的小脸蛋。

    午饭吃的还真是淮扬菜,经典的文思豆腐,水晶淆肉,松鼠鳜鱼,色香味俱佳。这让吃惯了重口味北方菜的苏楠还真有点思念家乡了,毕竟已经很久没回去了。

    自从当年父母失踪,她带着弟弟妹妹来到a市上学打拼,一直到现在,感觉过去的时光真是一去不复返。

    只是没想到方锦程这小子竟然还有这么细腻的一面,不得不说,他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优点。

    “警花姐姐,吃了饭去你家睡个午觉。”

    苏楠脊骨一寒,不免警惕的看着他道:“咱俩还没结婚呢。”

    大男孩含着筷子故作娇羞道:“你想什么呢,人家也没别的意思。”

    苏楠真想将面前这一碗汤扣他脑袋上,她怎么就摊上这么个东西,比自己的弟弟妹妹还要难搞定。

    天气太热,小区里也并没有多少人走动,这个时间都吃了午饭准备睡午觉了,所以苏楠也不用担心碰到别人。

    结果偏偏就不遂人愿的,她又在楼道口碰到了手拿蒲扇的马大妈。

    “楠楠啊!”

    苏楠吓了一跳:“马大妈,您,您怎么又来了?不会是特意来等我的吧?”

    这楼道虽然遮阴但在夏天却极为闷热,呆的久了肯定会不舒服。

    马大妈一边摇扇子一边用手帕擦汗,笑呵呵的说道:“我过来跟三楼的陈姐打麻将,顺便等你回来,看你下班时间还没回来以为你今天不回来了呢,刚要回去吃饭。”

    苏楠真有点后悔自己饭吃的有点快了,不免尴尬道:“那什么,大妈找我有事?”

    “还不是早上跟你说的,相亲的事,晚上有空吗?”

    “我不是说……”

    “你也甭跟大妈撒谎,我都打听啦!左邻右舍都没见你带过男朋友回来!”

    苏楠往身后一看,方锦程找树荫停车去了,还没过来。

    “您不相信我也没辙,天儿怪热的,您还没吃饭呢,别饿着。”

    马大妈眉开眼笑道:“多疼人的孩子啊,多好啊,上次陈大爷的孙子怎么就没看上呢!”

    苏楠也懒的争辩,相亲失败的人往往为了保住面子,宁愿说自己看不上别人。

    “那大妈您要不要来我家坐坐,小心台阶。”

    “不去啦,不去啦,要不就这么说定了?晚上小区门口的咖啡厅见一见?”

    老地方,老时间,她苏楠又要被围观。

    “我今天晚上没空,还有许多……”

    马大妈拉着她的衣袖往旁边拽了拽,挡在了楼梯的中间,一边冲她身后叫道:“你是谁家的孩子啊?以前没见过你啊!”

    苏楠回头一看,见是方锦程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了上来,这小子鼻尖微微冒汗,白衬衫在阳光下亮的刺目。

    而他这时则一脸无辜的指指苏楠道:“我……我是她家的啊。”

    马大妈看看苏楠,又看看方锦程,将两人来回打量了好几遍。

    苏楠终于松了口气,小子来的正是时候,也省的她再浪费口舌。

    “马大妈,这……”

    “哎哎呀!”马大妈一拍巴掌说道:“你是苏贺的同学嘛!去年来过的!我都给忘了!我还以为是小偷呢!”

    苏楠汗颜,她忍不住想问,您什么眼神儿?

    方锦程解释道:“不是,我是苏贺的姐夫。”

    完了……苏楠真有点想撞墙的冲动,虽然他说的事儿**不离十了,但被这么面不红心不跳的说出来,真的没有一点羞耻心吗?

    “苏贺的什么?”马大妈还是听不清。

    苏楠道:“他,就是我跟您说的,我的男朋友。”

    马大妈吓的用蒲扇挡住嘴巴,惊讶程度不亚于看到公鸡生蛋母猪上树:“楠楠啊,玩笑话不能乱说啊,小伙子要生气的。”

    方锦程道:“没错,我是她男朋友,苏贺未来的姐夫。”

    大大方方的搂住苏楠的肩膀,后者一个使力就轻松的挣脱开来,他还厚着脸皮的说道:“大妈您没事儿要不要屋里坐坐?这楼道口怪热的。”

    “啊?不,不用了……”马大妈摆摆蒲扇,依旧惊讶的看着方锦程,既没表现出高兴,也没表现出生气,更多的则可能是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回去之后方锦程还在唠叨:“警花姐姐,你在这小区住的时间也不短了,结婚的时候把街坊也叫上吧。一来谢谢他们多年来给你介绍了些歪瓜裂枣,不然也轮不到我不是,二来呢,谢谢人家照顾你,以后你嫁我家了,人家也好继续照顾小舅子小姨子不是。”

    苏楠道:“你将就在客厅睡吧。”

    “那你……”方锦程迎面被一条夏凉被砸中,接住被子后苏楠已经回房了。

    “警花姐姐,我可不可以开空调?”

    “不可以。”

    “这也忒热了。”

    “忍着!”

    “……”

    方大少不乐意了,虽然这点苦头他不是不能吃,但放着好好的资源不用何必辛苦自己?

    他推开苏楠的房门道:“要不这样,咱俩开一个空调,省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