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眼光不要那么高
    “所以,我父母的失踪,跟他们的失踪有相似处和共同点,很有可能有所牵连?”

    “对,而且大多数都有线索指明他们打算来a市。”方锦程语气难得沉重道:“但来过a市的所有证据都没有,还有,你父母的案子时间实在太长了,已经没有调查下去的必要,除非你哪天亲自去调查,否则就只能尘封在档案室里。”

    苏楠的手攥紧又松开,这么多年来她想方设法去接近父母的案子却总是无法触碰,一次次被告知的结果是失踪这么长时间可能是遇害了,至于详情则一无所知。

    没想到今天方锦程的到来会告诉她案情有了这样一个巨大的进步,但那又如何,这个案子已经尘封在档案室里不做调查了。

    “苏楠。”

    被突然叫了名字的人一阵恍惚,抬头看向方锦程,后者亦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那双黑眸之中似有银河万千,他郑重其事道:“我本来想以此为条件诱惑你嫁给我,但你既然在此之前就已经愿意跟我结婚,希望你不要反悔,而我也会履行自己的承诺,帮你调查你父母失踪的原因。”

    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答应方锦程的,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把想要留宿在这里的男人赶走的,她只知道自己有点脱力。

    坐在沙发上,在安静闭塞的空间内想了很多,重新燃起了斗志也没觉得那么累了。

    收拾到大半夜,给自己做了一份夜宵吃了,这才洗了个澡躺在床上。

    窗帘泄进室内一线月光,她望着天花板上灰白色的吸顶灯有点辗转反侧,真的要跟方锦程结婚?

    这这样的夜晚,她这个做惯了女强人的警察也不免流露出小女生的小情感,虽然她清楚的知道两个人结婚不过是各取所需,但她更想知道,认识这么久,这个浪荡公子哥儿有没有可能喜欢她?

    他们曾有过一晚乌龙事件,那一天那一晚的一切都是她不愿回忆的,唯独在这样安静的夜,她才会绞尽脑汁的去想那晚到底经历了什么。

    他是出于男性本能?还是在故意侵占?

    自己的身材好吗?应该跟他所交往的那些女朋友没法比吧?

    皮肤好吗?外面巡街风吹日晒早就更戈壁了好吗。

    对于那个人的侵占,她是否给出了动作片中的女人该有的回应?

    更加睡不着的她百无聊赖的拿起手机,看到一个新的联系人,随手点了添加,在看到那人的网名之后,她额角青筋一跳,立马就把人给认出来了。

    ‘无敌寂寞’——这种中二的名字不是方锦程是谁。

    随手打开他的朋友圈,没有转发心灵鸡汤,没有转发不转不是中国人,没有炫富炫女人,有的只是一片空白。

    苏楠隐约记起苏苏曾经说过,有一种权限叫不让对方看到你的朋友圈。

    无所谓,她对这个男人的私生活并不感兴趣。

    不过他的个性签名倒是挺有个性:我不怕千万人阻挡,只怕自己投降。

    自负,充满孩子气的一句话。

    一条微信随即发了过来:“警花姐姐,还没睡?”

    苏楠想了一下回道:“没有,有事?”

    “我以为你会说:你不也没睡吗,我就可以说,因为我在想你啊!”

    “这就睡。”

    “对我们的婚礼有没有很期待?”

    “谢谢,并不期待。”

    “别介,你可以期待,说吧,有什么要求尽管说,你老公会满足你的。”

    苏楠汗颜:“无所谓,我们不过形婚而已。”

    盯着手机上跳跃的数字,已经过去三分钟了,方锦程还是没有回信息。

    五分钟了,还是没回。

    苏楠把手机扔在床头柜上转了个身,让自己不要去想了,赶紧睡觉。

    但没一会她又忍不住翻身回去拿起手机看了看,还是没有信息。

    没发出去?家里的wifi之前确实出过问题。

    随手打开新闻,浏览速度很快,没什么问题吧。

    刚要将手机扔回去,方锦程迟来的信息终于出现:“明天请假吧,来家里吃个饭。”

    “吃饭没必要请假吧?”

    “明天我去接你,睡吧,晚安。”

    她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回了两个字:“晚安。”

    当然,她是不可能请假的,废话,上次以生病为由请假已经是她的奇耻大辱了。

    早上不情愿的被闹钟叫醒,顶着两个黑眼圈,提溜着垃圾袋下楼,苏楠迎面碰上一人吓了一跳。

    不是闲人马大妈是谁。

    “马大妈?这么早?你怎么过来了?”

    马大妈嘿嘿一笑,故作神秘道:“我来看看你在不在家,看看你昨晚加班的没有!”

    苏楠道:“没加班,有事您一电话给我就行了,还跑这一趟。”

    “大妈找你还能为啥事啊,给你介绍个相亲对象,下班去看看?”

    苏楠头皮一阵发麻,可面对这么一位热情的老人,她又不擅长冷漠的拒绝只得说道:“大妈,您就甭为我张罗了,受累不说,还没人看得上我。”

    “什么没人看得上你啊,是你眼光太高!别以为我不知道!”马大妈一边夺下她手上的垃圾袋一边跟她一起下楼道:“我跟你说啊,眼光不能太高,差不多就行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嘛!”

    苏楠硬着头皮跟着她不住点头:“是,是。”

    “你们这样的女青年我懂!好的高攀不起,低的又看不上!你是不知道啊,现在你都快成咱小区里的典型了!再有哪个姑娘被催婚,都拿你说事,说什么,你看咱c栋五楼的女警察,都快三十了不也没结婚吗!这样下去怎么行啊!不结婚对吗!不对!不对她们还都学你!”

    “我可没让她们学啊……”

    “那你赶紧找一个合适的嫁了!也是对自己负责!”马大妈熟练的把垃圾袋扔垃圾桶里,拍拍手道:“这次这个挺好的,也是公务员,你们应该有共同话题!去试试!”

    苏楠深呼吸,小区的新鲜空气沁人心脾,她淡定自若,面带微笑道:“马大妈,谢谢你一直以来为我张罗对象。”

    “没事儿!大妈跟你们做邻居这么多年了,大妈当你们姐弟几个是自己的孩子!”

    苏楠继续笑道:“不过以后应该不用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以后结婚了一定请您喝喜酒。”

    马大妈没好气的摆摆手道:“你这孩子哄我是不是?不想相亲也没必要骗大妈啊!”

    “不是,是真的有了,要不然今天他送我回来,我带他见见您?”

    马大妈这才有些狐疑道:“真的有啦?”

    “有了。”

    “呦,什么人啊?什么工作?什么学历?人品怎么样啊?”

    苏楠想了想还是没有实话实说,只是说道:“他从事法律方面的相关工作,本科,人还不错。”

    “呦,律师啊,那确实跟你很般配,有空带过来给大妈看看!”

    “行,那我先上班了。”

    “去吧去吧,要好好的啊。”

    “好嘞。”

    所谓的亲戚和邻居,有时候让人恨的牙痒痒,有时候又让人倍感温暖,这就是人生百味吧,苏楠心想。

    既然和方锦程决定结婚了,也就没必要再躲着他了。

    回派出所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所长,所长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躲在电脑后面,听苏楠一声强有力的报告差点弹跳起来。

    “所长!”

    “啊,小苏啊,你有什么工作要汇报?”

    面前这位人到中年的所长眼角还带着一颗眼屎,眯缝着小眼看向她,等她开口。

    苏楠鼓起很大的勇气才下定决心说道:“所长,之前那封我的举报信……”

    “哦,上头不是让调查吗,你又说跟方少没的关系,这不一直压着吗,调查不出个结果来,你年底的考核没有了不算,党校也不能去了,说不定还要受处分!”

    所长很是有些为难,苏楠是他手底下带过的人当中最优秀的,靠着她出色的完成工作指标,他这个所长获得过不少嘉奖。离提干也不远了。

    苏楠道:“所长,我过来就是想要告诉您,我和方锦程在一起了。”

    所长一怔,随即站起身道:“什么?你,你不是说你们没什么关系吗,一直是那小子故意报复你才……”

    苏楠道:“不知道,可能是缘分吧,我们彼此看着还算顺眼,打算结婚。”

    所长已经有些目瞪口呆了,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怎么搞的?这么快?小苏啊,你自己要拎得清啊,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其实吧,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们不合适,所里的人都知道他故意捣乱来了,没把你们俩当真!”

    “所长,您就这么跟上头汇报吧,我没有勾引在校大学生,我们是以结婚为目标的情侣关系。”

    所长一个劲的摇头道:“虽说苏家父母都挺赞同的,但我作为你的良师益友还是得提醒你一句啊,方锦程这小子不太适合你。”

    苏楠苦笑道:“之前您不还一力促成吗?”

    他不说话了,之前那是给苏家二老的面子,而且他就是知道两人没可能所以才想去促成,现在真听她说成了,不管真假,都为眼前这个丫头觉得惋惜。

    嫁给这样的花花公子,以后的婚姻生活可想而知。

    “行,我先去忙了,您有事再叫我。”苏楠见他不说话了便转身离开,还有一大堆事在等着她去解决。

    外头大周他们忙的好像一只只陀螺,看到苏楠回来了也不疑有他的问道:“老大,所里有新任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