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咱们结婚吧
    “我告诉你们!今天暂时放你们一马!以后要在再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送你们进所里捡肥皂!”

    两人忙不迭的道歉,一口一个保证说的信誓旦旦,以后一定洗心革面好好做人,不赚这昧良心的钱。

    苏楠面对这两个毛头小子真是可笑又可恨,忍不住想要教他们一招出来威胁人起码把自己的脸挡一下啊,毕竟到处都是监控。

    但她最终还是说道:“父母给你们血汗钱让你们上大学,你们就这么糟蹋?今天也就是我,要是别人早把你们逮起来了!以后出来怎么做人?在学校里丢不丢人?让你们爸妈在村里还能不能抬起头了?”

    “警察阿姨,我们知道,我们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滚吧滚吧,看着生气!什么都不会还学人家犯罪!你们是猴子派来搞笑的吗?”

    “那,那我们……”两人踌躇着伸出手。

    苏楠将手铐打开,不耐烦的摆摆手径直上楼去了。

    “快走吧,走吧。”两个人赶紧撤退。

    其中一个人还抱怨道:“早跟你说了这事不靠谱,你非要来,你以为警察都是吃闲饭的吗!”

    “怎么不是!他们也就是靠着一身皮装逼!要是落单了保准吓的抱头鼠窜!谁知道这女人是个怪力女啊!”

    “装吧你!人家都是经过培训的练家子,咱俩这不是来找死吗!”

    “呸!暴力女!你说她结婚了没有啊?还勾引在校大学生?要是结婚了姓方的不是亏了吗,搞了个警察还是个破鞋?要是没结婚估计也不是处了,这种水性杨花的欧巴桑……”

    一条黑影拦在两人的面前,二人噤声,低头打算绕开,却不想那条黑影还就跟着他们的步伐,走到哪拦到哪。

    “来,哥们你先走行不行?别搁这堵路!”

    明明让路了,黑影却还是一动不动的拦在他们面前。

    “认识我吗?”

    两人抬头去看,虽然年久失修的路灯依然昏黄不定,但两人却瞬间认出了面前的人。

    方锦程人高马大的拦在两人面前,双手揣在裤兜里,下巴略显倨傲的抬起,眸中一片森冷,用一种极淡却让人脊椎发寒的目光看着他们。

    “方……”一人欲言又止,双手已经攥成了拳头,略有些紧张的看看同伴。

    另一个人显然也认出方锦程了,在行动之前复习过方锦程和苏楠的个人资料,万万没想到冤家路窄,来找苏楠麻烦的他们竟然碰上了方锦程这个当事人。

    “既然认识,那我就开门见山了,谁让你们来的?”

    “不知道,我们是在网上接的帖子,你想干嘛?”

    “什么帖子?”

    “a科大贴吧兼职网。”

    “苏楠是我的女人,告诉联系你们的人,以后要是再来找她的麻烦,相信我会让他立即滚出a市!”

    这话要是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难免有装逼的成分,可偏偏是从方锦程嘴里说出来的,听的人知道,他一定会说到做到,因为他完全有这个能力。

    “滚吧。”

    两人忍气吞声赶紧绕过他离开,不免叽叽咕咕道:“这老女人还挺有一套。”

    话音刚落,那人的后背便迎来重重一击整个人被踹倒在地,随即一只运动鞋踩上了那人的后脑勺,让他的脸和水泥路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另外一人见状赶紧大叫道:“你干什么!放开他!我叫人了!”

    年轻人的双手依旧踹在裤袋了,脚上使力,好整以暇道:“忘了告诉你,找她的麻烦不行,说她的坏话同样不行。”

    “嗯嗯呜!呜!”地上趴着的人已经开始捶地挣扎了。

    “跳梁小丑!”他嗤之以鼻的抬脚往苏楠家那幢楼走去,哼着小曲儿,心情似乎好了许多。

    苏楠正在家里打扫卫生,没了那一群亲戚,别说收拾残局了,让她现在把整个屋子翻修一遍她也乐意,

    拎着垃圾开门,门口楼道里,方锦程面无表情靠墙站着。

    苏楠看他一眼将几袋垃圾放在门口,免得明天上班的时候忘了。

    要关的门被一只大手挡住,她也懒的坚持,便放那个人进来了。

    “要不要谈谈。”方锦程进门之后打量着这个逼仄但却五脏俱全的公寓套房:“警花姐姐,给我一点时间吧,我有话要跟你说。”

    “正好,我也有话要对你说。”

    年轻人听闻眼睛不由一亮:“得,您先说!我洗耳恭听!”

    苏楠慢吞吞的整理着茶几上乱七八糟的东西,似乎在犹豫怎么开口,表情有点肃穆,神情有点心不在焉。

    方锦程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干咳一声道:“要不然我先说?”

    “你闭嘴。”

    举手投降,表示女士优先。

    苏楠给纸巾盒换上一盒新的纸巾,把茶几重新抹了几遍:“大学生可以结婚吗?”

    “这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想结就结,别说我一爷们,要是女生哪怕怀孕了都行,休个学照样可以在家生小孩坐月子!警花姐姐,你不是要让我死心吧?当初咱俩没啥事的时候我真想过死心得了,你说咱俩生米都煮成熟饭了,我方锦程要就是这么放手了那说出去还要不要在a市混了?我嫌丢人。”

    “咱们结婚吧。”

    “不是……啊?!什么!”反应迟钝的某人腾的从沙发站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苏楠道:“不对,你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苏楠深呼吸一口气,似乎下定了很大的决心:“咱们结婚吧,我想过了,你一高富帅还是小鲜肉没什么不好,我也没啥好矫情的了,你要是反悔现在还来得及。”

    “靠!我为什么要反悔!老子这辈子就没做过反悔的事儿你知道吗!结!结婚!立马结婚!警花姐姐,你别反悔才是真的!”

    相对于这小子的不淡定,苏楠平静道:“跟你之前所说的一样,咱们各取所需,你好向你爸妈交差,也不会在朋友面前丢人。至于我,也不图你什么,就图有个结婚证好向左邻右舍亲戚朋友交差。至于婚后生活方式可以明文规定,比如财产独立以及节假日逢场作戏应付彼此的亲朋之类。”

    “行!只要你愿意嫁给我!怎么着都行!”方锦程大大咧咧的揽住苏楠的肩膀,乐呵呵道:“警花姐姐,这可真应了那句老话!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你可比那石头还要硬!这不也开了吗!唉,魅力太大也没办法。”

    将他的手拉下来道:“你少在这儿给我贫嘴,刚才你不是说有话要跟我说,什么话?”

    方锦程道“其实我今晚就是过来逼…让!让你嫁给我的!”

    苏楠挑眉:“你这么自信?”

    后者嘚瑟上了:“老子什么时候不自信了?从追你的第一天开始我就知道,你早晚得拜倒在我的牛仔裤下!唔!”

    痛的一声闷哼,方锦程捂着裤裆弯下身去,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脸憋的发红:“谋杀亲夫啊,你,连下半身性福都不要了啊。”

    偷袭成功的苏楠没好气的进了厨房:“没什么事赶紧走,甭在这给我耍贫嘴,忙着呢。”

    “当然有事,本来打算,打算当逼你结婚的筹码,现在虽然用不上了,但我善良!我叫方善良!”

    他夹着腿根,以一种别扭的方式走过去,扒着厨房门,和苏楠保持距离:“你爸妈当初是在来到a市后失踪的吧?”

    苏楠一怔,停下手上的活,转头蹙眉看向方锦程道:“你什么意思?”

    她没承认,也没否认,这种时候的她已经用警惕将自己完完全去的武装了起来,那双眼睛里不带任何感情。

    “我要是说我看了失踪人口档案你肯定不信。”

    她肯定不信,知道她父母失踪的人很多,但很少人知道她父母是来到a市之后失踪的。

    当初报警之后苏楠虽然据理力争说父母是在a市失踪,甚至还出示了两人在a市的合影,但通过调查发现夫妻二人根本没有搭乘前往a市的火车。

    所有人都认为他们去了别的地方,并没有来到a市,只有苏楠一个人坚持认为她的父母肯定来到a时,而那张合影就是线索。

    有时候她甚至会相信,父母一定在a市的某个地方等着她去找到他们,这段等待的煎熬程度不亚于她和两个弟弟妹妹的。

    失踪人口的档案上写的也不是他们在a市失踪,所以方锦程的话让苏楠警惕万分。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当年负责这个案子的刑警跟我爸认识,我就顺便打听了一下。”

    苏楠捏紧手上的抹布道:“他根本不信我爸妈是在a市失踪的!”

    “虽然没有证据,但不代表他没有怀疑,尤其是这个案子还牵涉了另一个失踪的人。”

    苏楠眼睛一亮:“谁?”

    方锦程道:“d市失踪的妇女,在你父母失踪第二年失踪,他们唯一的相似点是,都是生物方面的科学家。老刑警通过调查发现,从十年前到现在,陆续有科学家失踪,有的还甚至突发意外身亡,死亡方式不尽相同,但却都是尸骨无存,和失踪无异。”

    苏楠的呼吸突然急促起来,恍如夜间行路忽然看到前方明灯,剥开云雾见天日也不过如此。

    “所以,我父母的失踪,跟他们的失踪有相似处和共同点,很有可能有所牵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