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无法反驳
    “你们要说什么直接说吧,你们不也说了,不要藏着掖着的。”

    两位舅妈相视一笑道:“你姥姥上年纪啦,这一上年纪的人,哪能没有个大病小灾的,而且现在你妈妈不在了,考虑到你要带两个弟弟妹妹不容易,就让她跟着我们轮流住。”

    苏楠倒也不客气:“那就麻烦你们了,不过有用得着我的时候随时说话。”

    “这不就用得着了吗?虽然是跟着我们两家住,但这生活费总归是要给的嘛。”

    很好,终于说了这次过来的主题了,早就这么直奔主题的话,在电话里就能解决,何必大热天的往a市跑这一趟呢。

    “舅妈觉得一个月多少生活费合适啊?”

    “你现在有出息啦,不仅要替你妈妈尽孝啊,也要自己报答姥姥的养育之恩的嘛。”

    所谓的养育之恩不过就是在那边住了两年而已,而且还受尽白眼,如今总是被拿出来道德绑架。

    “两位舅妈,你们说的没错,我是该好好孝顺孝顺姥姥,我不在姥姥身边,只能给一点生活费表示一下,所以,到底多少合适呢?”

    “哎呦,你看着给喽。”大舅妈乐呵呵道:“给多少要看孝心的呀,明码标价那就不是孝顺了啦!”

    小舅妈也笑道:“就是,你量力而为,量力而为。”

    苏楠道:“这几年老家那边的生活品质都提升了吧?工资也都涨了吧?”

    小舅妈连忙说道:“你都没回去看看,大变样啦,生活跟从前真不一样!变太好啦!”

    大舅妈洗菜的同时不忘用胳膊肘撞她一下:“也没有很好啦,还是很拮据的呦,小孩上学啊,人行往来啊,哪些不要钱哦,拮据的啦!”

    小舅妈也连忙说道:“就是说啊,我们家里日子也过的紧巴巴的,这几年生意都不好做的。”

    苏楠道:“既然这样,那消费肯定也不高吧?”

    “高不起来的!”

    苏楠道:“那你们每个月给姥姥多少生活费?我跟你们一样好了。”

    “这……”

    苏楠又将壁橱里的碗筷拿出来道:“大舅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的房子应该是两位老人之前的房子吧。还有小舅妈,你和小舅的婚房应该也是之前姥姥给你们出钱买的吧。”

    “话不能这么说……”

    “虽然姥姥住在你们家里,但我觉得这是你们应该付出的一部分当作偿还房子吧。她每个月都有退休金,如果退休金算做老人家的自由开销,我们余外给生活费的话,你们觉得给多少才能证明孝顺?”

    “楠楠啊,话不能这么说的,都是做儿女的,赡养老人是应该的啊,那个,你觉得给多少合适?”

    “我提议,一家一千元,这样的话,姥姥每个月就可以收到三千元的赡养费,我现在就可以出去跟姥姥说一下。”

    大舅妈赶紧伸手将人拉住道:“先别急,别急,这一千也太多了,你不也说了吗,你姥姥有退休金的,有退休金的。”

    苏楠又道:“既然现在的生活还很拮据,消费也不高,一千块钱确实有点多了,这样吧,我问问姥姥,五百块的话,不知她有没有意见。”

    “哎呀,这是我们做儿女的一点孝心嘛,就不要让你姥姥知道了,不要让她知道了啦。”

    苏楠又问一旁假装自己不在的小舅妈道:“小舅妈也觉得不要让姥姥知道比较好?”

    后者讪讪笑道:“我听大嫂的呀!”

    从来不怎么和睦的两妯娌,在坑她苏楠的时候却变成一条心了,欺负她不了解房子的情况瞒着姥姥来跟自己要生活费?

    “我不知你们是怎么想的,反正我是不同意的。”苏楠道:“姥姥从小那么疼我,两位舅妈也出力不少,我可不想在长大之后不能孝顺他们,落的一个白眼狼的名声,我恨不得告诉全世界我给姥姥赡养费了,我很孝顺!”

    大舅妈立马打着哈哈道“这种事说出去让人笑话的,你姥姥现在还有退休金,暂时不用你养的,不用的。”

    “对对对,你现在也不容易啊,要拉扯两个弟弟妹妹啊”小舅妈也趁机说道:“赡养费的事情等你以后结婚再说,结婚再说。”

    既然都说道结婚这个话题了,大舅妈立马找到了反击点:“对了楠楠啊,你到底有没有男朋友啊?相亲的没有啊?”

    苏楠暗道糟糕,这个话题她真的是避无可避,躲无可躲,任何问题在她面前都不是问题,她都能轻松应对,唯独这个话题,她简直是无法回击!

    “我现在工作比较忙,暂时还没有考虑个人问题。”

    “哎呦,话不能这么说的啦!你不着急,有人着急的啦,你弟弟妹妹就不着急吗?”

    苏楠道:“除了你们,还真没有人着急。”

    大舅妈啧啧叹道:“像你你这个年纪的都是老姑娘啦,在我们那里都是要嫁不出去的啦,不过你虽然在城市里,但也不能拖的啊。”

    “放心吧,我会尽量把自己嫁出去的,就算嫁不出去也不会给你们添负担的。”

    “不是负担不负担的问题,这要被人笑话的啦!人家问你姥姥,说你当警察的外孙女结婚了没有啊,你姥姥都没脸说的啊!”

    “就是啊,你要是不结婚,以后住哪啊?这房子总归是要给你弟弟的嘛,你和苏苏都是要嫁人的嘛。”

    苏楠不乐意了“等他毕业自己赚钱买房娶媳妇好了,这房子轮不到他。”

    “啧啧啧,你这姑娘霸道的呀!房子就是你弟弟的啊,以后就算他要买新房子,你这个房子也得卖了帮衬帮衬他啊。”

    “那卖了房子,我住哪?”

    “你住你婆家啊!你还想一辈子赖在弟弟家啊?所以说,你赶紧找个对象结婚吧,别这么挑!”

    “眼光不能太高的,差不多就行了,你的条件也不是很好嘛。”

    苏楠真不知还能说什么好了,若是别人这么训她,少不得她还真要发飙,可偏偏她们的脑门上顶着‘亲戚’‘熟人’这样的光环,让她动弹不得,只能让她们以得意的嘴脸噼里啪啦的数落自己。

    亲戚驾到的日常就是她每天在催婚的鸹噪中度过,难怪苏苏和苏贺连星期天都不肯回家来住,真是避之不及啊。

    她这几天一边避着亲戚们,一边避着方锦程,简直是心力交瘁,不过方锦程这小子除了每天雷打不动的给她送早饭之外好像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苏队,回来啦?”苏楠一进派出所,就看到一群人围在窗户口冲着她神秘的笑。

    “搞什么鬼?”一头雾水的她走了进去差点被吓到。

    每个人的桌子上都放着一整盒的费列罗巧克力,扎着漂亮的粉色蝴蝶结。

    “那个姓方的,又来……拥警?”

    一群人连连点头,一张张脸上挂满了笑容。

    苏楠汗然,指着大周吼道:“你怎么回事啊?知不知道这属于什么情况?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再这么下去这就构成贿赂和犯罪了!”

    大周嘴里嚼着巧克力忙不迭的说道:“老大,老大息怒,我也没打算收啊!再说了,这种情况也没法拒绝啊!人家小张结婚的时候发喜糖你不也收了吗!”

    苏楠额角青筋一跳:“你什么意思?这,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到底怎么回事!”

    小林笑嘻嘻的说道:“没看出来啊楠姐,平时看你挺自律的,有时候还挺open啊!”

    “你再给我说一遍,那什么!姓方的到底跟你们说了些什么东西!”

    大周道:“没什么,什么也没说,干活了!干活了!”

    一招呼,一屋子的人全部做鸟兽散。

    苏楠一个脑袋两个大,往办公桌前一坐就开始惆怅起来了,方锦程这小子这两天到底在搞什么鬼?

    是想用贿赂拿下她办公室的同事?可就算拿下了也没用啊,她苏楠结不结婚不至于听同事的啊。还有,这粉色的丝带是什么鬼?要不要包的跟结婚喜糖一样?

    结婚?喜糖?

    她大声叫道:“小林!进来一下!”

    小林赶紧将嘴里的巧克力嚼了嚼咽下,快步进了苏楠的办公室:“楠姐,你叫我啊?”

    苏楠的脚往桌上一翘,沉声板着脸道:“你跟我说实话,方锦程到底跟你们说了什么?”

    “啊?没,没说什么啊。”

    “小林,我本来是最看好你的,你跟大周他们那些人不一样,你没有他们的油腔滑调。而且你才走出校门,还没有经历那些尔虞我诈,你得跟我实话说,因为方锦程那小子最近有点不对劲,说不定在酝酿什么阴谋。”

    小林嘻嘻笑道:“楠姐,没你想的那么严重,方少人挺好的。”

    ‘嘭!’的一声,苏楠重重在桌上捶了一拳:“方少都叫上了?你到底说不说?说不说?”

    “楠姐……好好,我说……”

    还真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看来对付这种小妮子也得用硬的了。

    “是这样的楠姐,方少一进来就说请我们吃喜糖,我们问他是什么喜糖,他说,当然是我跟你们苏队的啊。”

    苏楠咔嚓一声掰断了手上的笔,一脸怒气煊天的盯着小林,咬牙切齿道:“你继续!”

    “额……楠姐你不是一直说你们之间没什么的吗,我们当然不信的,但是他说,他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