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亲戚
    “哎呦,我知道的!年轻人嘛,不喜欢咱们碰他们东西!”小舅倒是通情达理:“你磊磊弟弟也是这样的!从来不让我们进他房间,不过你放心的啊,你舅是什么人啊,绝对不会碰他东西的,放心,放心好了啊!”

    苏楠头冒冷汗再据理力争:“不是……苏贺知道了会生气的……”

    “他生气你让他来跟小舅说的啊!贺贺绝对不会生气的!”

    “哎呦,啧啧啧,这才多长时间没见啊,楠楠都不跟我们亲了喽。”

    “是啊,这是要赶我们走哇?”

    “从小在我们那住,多听话啊,跟我们多亲啊,就是爱哭,我和你大舅啊天天抱着你哄啊,半夜三更的哭,你姥姥姥爷都没法睡觉的!”

    “楠楠小时候这么爱哭啊?”

    “她小舅妈你那时候没嫁过来是不知道的啊,她父母忙,把楠楠留在我们那里带,太难带了啊!那时候房子又小,家里也没钱,有点好吃好穿的都给她了啊!”

    “是啊,长大了就不亲了啊,嫌弃我们了啊。”

    “楠楠你小时候最喜欢让姥姥搂着你睡了,记得不啊?”

    苏楠干笑扯动嘴角:“记,记得……”

    “哎呦,你那时候冬天尿床的啊,那时候没有烘干机的啊,你姥姥就坐在炉子边上给你烘被子啊!那个味儿啊……”

    又来了,这就是传说中的亲情绑架吧……不管是逢年过节还是亲友聚会,每次见面都要重提一下当年糗事并且声张一下多么多么疼爱你。

    虽然小时候的事记得不太多了,但是那时候她父母工资高,她住姥姥家那段时间,每个月的生活费都够这些人过上小康生活了。

    一群人叽叽喳喳的她头疼,最后的结果还是留在家里住了,苏苏冲她发了一通脾气红着眼回学校了。

    唉,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早上起来叮嘱了他们出游路线和早餐就急匆匆上班去了,结果饿着肚子进了办公室,刚坐下就开始咕咕叫了。

    看着值班同事桌上的早餐豆浆,她无力的伸出手,咕嘟咽了口唾沫,早知道绕个路买杯豆浆啊……

    “老大,早啊。”大周端起豆浆吸溜起来。

    举到一半的手咚的摔在桌上,苏楠有气无力的点点头:“早……”

    “老大,昨晚没睡好?这家伙,俩大黑眼圈子!”

    姥姥有起夜的习惯,家里地方不大,生怕她磕着碰着,每次起夜的时候都得好好伺候着,她确实没怎么睡。

    “没事,今天的工作安排是什么?”拍拍脸,让自己保持清醒。

    大周道:“一会再让大虎往苏常青他老公那跑一趟。”

    “嗯,我看看也去吧。”苏楠翻看着苏常青的笔录资料,鼻尖一动……咽了口口水,唉,好饿。

    “呦!”大周嚼着包子口齿不清道:“方大公子这么早啊!”

    苏楠猛一抬头,就看到方锦程披着一身的霞光从外面大步进来走进她的办公室,走到她面前。

    “起的够早的啊……”苏楠没好气道:“要干嘛?”

    男人也不说话,一招手,身后两个穿着燕尾服服务生模样的小青年,恭恭敬敬的捧上几个保温餐盒。

    “给你送早餐。”方锦程说着亲自动手将餐盒打开。

    煎蛋,培根,三明治,水果,做的精致美味,尚还有余温。

    苏楠道:“我吃了,拿走。”

    方锦程单手撑着她的桌面,笑眯眯的说道:“警花姐姐,吃了还可以再吃,要真不吃,那就是不给我面子,今儿一整天我可未必会给你面子。”

    “得,你是二世祖!”反正她早上没吃饭,也不推辞,干脆利落的拿起一块三明治塞进嘴里道:“给我倒杯水去!”

    “好嘞!”方锦程一听立马屁颠儿的倒水去了。

    苏楠看着他的身影不禁有些哭笑不得,接了水道:“还有啥事?没事赶紧走,不要妨碍我们办公。”

    “除了给你送早餐是大事之外,还能有什么事,我先走了,今儿天热,不要出去晒,也甭躲着我了,中午不来接你。”

    苏楠挑眉,显然不信,后者给了她一个飞吻,走的那叫一个干净利索。

    这……还是方锦程?怎么没以前那么黏人了呢?

    摇摇头,想这么多干嘛,不黏人不是正好,尤其是她还收到举报信和公车恐吓。

    “呵呵,楠姐,方少不会对你是认真的吧?”小林趴门口问她。

    苏楠招呼道:“什么啊,小毛孩一个,咱俩没关系,对了,你们谁没吃早饭啊?叫过来一起吃。”

    “怎么可能没关系呢,人家还往所里送了好几箱矿泉水呢。”

    苏楠额角青筋一跳:“他这种人拿点零花钱出来拥警是应该的,应该的。”

    小林神秘一笑摆摆手道:“那我先去做事啦楠姐。”

    苏楠有些莫名其妙,这谜の微笑是怎么回事?

    可当她出境前去拿矿泉水的时候,立马就知道办公室里的人都用一种神秘的眼神看着她是什么意思了。

    这一箱箱的矿泉水都用粉的冒泡的丝带包扎,不仅包装箱,连带每一瓶都贴上了粉色的心形贴纸,一剑穿心,喜气洋洋。

    苏楠直接把到手的矿泉水扔回去,她不喝了!

    不知道今天这小子要搞什么花样,可她一直等到下班也没发现什么蹊跷的地方,担心他又会堵在派出所门口等自己,所以苏楠干脆一整天在外面出警,时间到了也不回所里述职直接回家。

    一进家门,她又有种想要狗带的感觉了,姥姥,连带大舅妈,小舅,小舅妈居然也早早的回来了。

    沙发上,小舅和姥姥在看电视,厨房里,两个舅妈在张罗晚饭。

    地板上到处都是脚印,水果皮在垃圾桶里招来了不少蚊蝇。

    “呦,楠楠回来啦。”姥姥赶紧招呼道:“热的啦!脸都晒红啦!”

    苏楠赶紧笑道:“还好,还好,你们今天没出去玩?”

    小舅道:“别提了,外面太热了,你姥姥差点中暑,就提前回来了,唉,这北方怎么比我们南方还热啊。”

    小舅妈从厨房里露出个头道:“这大城市嘛,都是钢筋混凝土的,当然热的啦!”

    苏楠道:“你们以后要来可以凉快的时候来,现在夏天虽然人少,但出门也不容易。”

    “我们也就住两天就走了,这里太热了,还是家里好啊。”

    苏楠赶紧竖起耳朵:“什么时候走啊?这车票要提前订的。”

    “你这是要赶我们走嘛?”

    “不是,我是担心你们要走的时候没票,我巴不得你们多住几天呢,每天回家都有现成的饭吃!”

    小舅道:“我还没想好呢,一会吃完饭你帮我去电脑上查查。”

    “好好好。”一听说人要走,苏楠乐了。

    这么多年她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带着两个弟弟妹妹生活,突然来这么多亲戚她可真招架不了。

    不过来都来了,先笑脸相迎再说。

    “对了,刚才邮箱里有你的信,给你拿回来了。”

    苏楠略有些狐疑,邮箱一般都是放牛奶报纸的,怎么会有信,这年头谁还写信?

    白皮的信封,没贴邮票没有邮戳,显然没有通过邮局,而是直接投递来的。

    薄薄的一封信,打开之后里面只有一张纸,从拿到这封信的时候她基本上已经猜到了信中的内容,看了之后果不其然。

    既举报信,公交恐吓之后,又多了一封匿名威胁信。

    信中不仅将她的信息罗列出来,还将苏苏和苏贺的信息全部写了出来,并且强调如果她还不选择离开方锦程,就让姐弟三个身败名裂。

    不动声色的将信收好,她洗洗手准备去厨房帮忙。

    “谁给你写的信啊?”小舅道“这年头还有人写信啊?”

    苏楠道:“水电费的账单。”

    “哦,要交水电费了啊?平时就你一个人在家,应该没多少钱的吧?”

    “嗯,不多。”

    “你这个房子要是卖掉啊,现在可以卖不少钱的啦。”

    苏楠道:“卖掉住哪啊?现在还没有这个打算。”

    厨房里大舅妈和小舅妈彼此对视了一眼,苏楠道:“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你先把锅子都洗一遍吧,其实不用你伸手的,这就要做好了。”

    苏楠道:“没事儿,闲着也是闲着。”

    大舅妈一边切菜一边随口问道:“苏楠啊,现在做队长啦?升职啦?”

    “嗯,随便混混呗。”

    “哎呦,不能这么说啊,咱们家就你一个吃公家饭的啊,工资很高的吧?”

    “没多高,也还好。”

    “女孩子不要这么辛苦的啦,你爸妈留下的钱就够你们花几十年啦!”

    苏楠略有些不高兴道:“难不成我爸妈昨天才失踪?之前的积蓄买房上学早就花光了。”

    “跟我们还藏着掖着啊?你爸妈有钱的啦!”

    苏楠不想辩解什么,过自己的日子就好,不用去管别人的说辞。

    “对了,楠楠啊,我们来,还想跟你说一件事。”小舅妈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你妈妈虽然不在了,但是你外婆在的啊,你是不是也要替你妈妈尽一份孝道啊?”

    “就是,就是,你外婆小时候养你不容易的啦!”

    苏楠道:“你们要说什么直接说吧,你们不也说了,不要藏着掖着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