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举报
    “你这价格赶紧给我整改,下次严打,专门去你们店!”

    “是是是,回去就整改,回去就整改,这样的消费水平毕竟还是不适合咱们那种平民去。”

    洗头小工托尼道:“呦,就这么给她一个大便宜?可就怕你给了人家大便宜,人家也不稀罕呢,人不是说了吗,一分钱不出!”

    苏楠道:“这些你们就甭操心了!”

    言罢进了问讯室,那女人双手环胸气的将头扭到一边,看都不看苏楠一眼。

    “人家老板做了亏本的最后一个让步,只让你赔一千块钱。”

    “我呸!老娘一分钱都不给他!”

    “你确定?”

    “你们狼狈为奸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苏楠道“好的,既然如此,那就没必要继续调节了。”

    女人得意的哼了一声道:“早就该这样!”

    苏楠道:“是啊,早就该这样的,你这种消费不给钱的行为涉嫌诈骗本来就该移交司法机关。刚才的周警官就是人太善良,想让你们尽量和解,所以耽误您时间了,现在移交司法机关,你们签个字就可以走了。”

    女人脸色稍变:“移交到哪我都不怕!他才是诈骗!”

    苏楠道:“工商局已经对他们的产品做了价格评估,卖不到一支320,卖300也差不多,到时候如果进了司法机构,你很难打赢这场官司,毕竟在这个社会,消费了就得付钱,天经地义。”

    女人脸色再变:“哪有那么贵啊!当我没做过头发啊!”

    苏楠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你们可以私下里聊聊进货渠道。”

    言罢整理了文件就要走,却被那女人一把拉住道:“警察同志,警察同志,他刚才说……让多少?”

    苏楠勾唇一笑,得,这也算是调解完成了。

    送走了这三个冤家回去,大周那边也已经进展的差不多了,因为女人情绪还有点不稳定,而且从外地过来还没有住所,所以苏楠让小林先送她去招待所休息。

    “老大。”

    苏楠接了杯水道:“你要不要喝?”

    大周道:“不喝,老大,这世上还真有这么巧的事!”

    苏楠不解:“什么事啊?”

    “你还记得上次乐溪小区一对吵架的夫妻吗?女的,还把男人的胳膊给砍了!”

    苏楠想了一下点点头“对对对,是有这么一件事,不是,你去查了没有?”

    “查了!查了!果然都是假的!”

    之前这一对夫妻来所里做笔录的时候,对于名字,双方都讳莫如深,因为这个原因苏楠让大周特意去查查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进派出所说个姓名还支支吾吾的,难不成在社会上有什么案底。

    大周道:“那一男一女就是这个女人的丈夫和嫂子!当初那女的在我们这说的名字就是苏常青。”

    苏楠了然:“得,正好,我跟大虎出警吧。”

    “老大,你走的了吗?”

    苏楠左右看了一圈,方锦程不在啊:“怎么走不了?”

    “方家那少爷在门口堵着呢。”

    苏楠道:“拦我车啊?他能耐不小,撞不死他!”

    就算拦车她也不敢真撞啊,这要撞出人命来,她不是知法犯法吗,这么说也只是过过嘴瘾。

    大周却道:“没法撞,所长在跟他聊天呢。”

    苏楠嘴角一抽:“在门口?”

    “可不就在门口吗,顶着个大太阳,摆明了是要堵你啊,要不这样吧老大,您在所里歇着,为了不耽误事儿,我先带人过去。”

    也只好这样了,苏楠算是做出了妥协让步,趴在窗户边往外看,确实看到方锦程这小子正和所长在派出所门口谈笑风生,也不知这两个有双倍代沟的人是怎么找到共同语言的。

    苏常青的情绪已经逐渐安抚下来,小林体贴的陪她聊天,听她说些家长里短,夫妻情感,甚至连小孩的成绩单也少不得要炫耀炫耀。

    苏楠佩服小林的耐心,她就没这样的耐心。

    刚在办公桌前坐下,就听到外面一溜儿打招呼的声音叫的是所长。

    “嗯嗯,都辛苦啦。”所长一张老脸被晒的那叫一个容光焕发,整个人进来的时候似乎都带着一股热浪。

    苏楠看到所长身边那个臭小子之后只觉得一阵头疼,正要闪身躲起来,率先被所长叫住:“小苏啊,你手上的工作做完了没有啊?”

    “啊?还没有,所长您有事?”

    “这马上就要下班了,不要总是加班,适当的让别人给你分担一下嘛。”

    “行,也没啥事,我处理一下就下班。”

    所长又呵呵笑道:“给大家介绍一下啊,这位呢,是方锦程,咱们苏队长的男朋友。”

    派出所里的人面面相觑,不知是谁率先鼓起掌来,一群人跟着稀稀落落的拍起了巴掌。

    苏楠瞬间炸毛了:“等一下!不是!所长!真不是!你们误会了!他不是我男朋友!”

    众人看看苏楠,又看看所长,最后目光落在方锦程的身上。

    这个高高瘦瘦的大男孩穿着一身简单随性的休闲装,五官精致立体,从嘴角吹出的风撩动额前柔软的头发,略带几分痞气道:“你还打算瞒到什么时候?放心,他们不会说你老牛吃嫩草的。”

    “噗!”不知是谁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你才老牛吃嫩草!姑奶奶哪里老了!嫌老你就给我滚出去!”

    “好好好,不老,不老,我的警花姐姐在我眼中一直是十八岁。”

    “方锦程!”

    “好好好,我不说了,你专心工作,我等你下班一起走。”

    苏楠怒道:“滚出去!不要妨碍我办公!”

    “没事,你就当我是个透明人好了。”

    苏楠还要炸毛,被所长赶紧安抚下来:“那个,小苏啊,大热天的别置气,来,之前你跟我说的那个失踪案,上边有新的指示,你过来拿一下卷宗。”

    苏楠瞪了方锦程一眼,给了他一个无声的警告,跟着所长去了他的办公室。

    “所长,我得先跟你说清楚,我知道方锦程的父母不简单,但所长你也不能为了讨好他们出卖我啊!我跟你身边这么久了,你还……”

    “呵呵,小苏啊!”所长笑呵呵的打断她道:“就因为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久,我也当你是半个闺女啊!当然希望你能嫁一个配得上你的人啊!”

    苏楠道:“那正好!您觉得方锦程能配得上我?”

    “这可说不准,人家将来毕业了也是要进法院的人,公检法一家亲嘛!”

    苏楠气的转身就要走,被所长再次叫住:“回来回来回来,年轻人哪这么大火气嘛!”

    “案子呢?所长您带头撒谎啊?骗我来取卷宗,你倒是给我……”

    所长扬扬手上的信封袋让苏楠成功的闭嘴了,她一把抓了过去道:“我走了,还有,方锦程跟我没关系。”

    脚还没踏出去呢,就听到所长又叫了她道“你回来!”

    “还有啥事?”

    “你自己过来看看。”所长指了指自己桌前的电脑。

    苏楠一脸狐疑的过去,一边嘟囔道:“你不是说自己不会上网吗?这还一溜一溜的……”

    所长无奈道:“这不是逼上梁山与时俱进了吗,你看看!”

    那是一封举报信,大概看了一下苏楠就变了脸色。

    这信上举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苏楠,说她利用职务便利去校园普法,借机勾引学校领导和在校大学生,图文并茂,附上几张照片。

    还真是校领导跟她勾肩搭背,以及方锦程告白,并且骑车载她的乌龙事件。举报信的最好表示希望局里领导尽快处理回复,不然就要公开发表到网络上,让人民监督和指责。

    “毁谤!这绝对是毁谤!这谁发的啊!我什么人所长你不知道吗!我要真这样至于快三十了嫁不出吗!”

    所长连忙说道:“知道知道,你淡定点。”

    “没法淡定!姑奶奶身正不怕影子斜!监督去吧!我倒要看看谁在背后坑我!我给他逮起来!”

    “逮逮逮!逮什么逮!人家这封信是寄到市局的!市局反馈给我赶紧调查处理!我要相信这封信还让你看什么啊!况且人家方大公子还搁外头待着呢!这两厢情愿能是勾引吗!”

    “所长!都说了我跟他没关系!说不定这信就是他写的你信吗!”

    所长叹道:“我信不信说了不算啊!你让我怎么跟市局交代?这么跟你说吧,就算这是个误会,这一封举报信对你多少都会有些影响,你年底党校的培训,还有职位调动的事情,有点悬。”

    苏楠叹气了,方锦程可真是她的扫把星!

    “我知道了,这事还要麻烦局长帮我多说说好话,我会尽快把方锦程给处理了,省的他再来惹麻烦。”

    所长听的背后发毛,处理了?什么叫处理了?

    苏楠从所长办公室出来,一张脸黑的好像包公,一路低气压的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对着坐在她椅子上的人吼道:“方锦程!你给我起开!”

    男人冷冷抬眸扫了她一眼却并没有起身,苏楠一把将手上的信封袋摔在桌上:“逼我动手是吧?”

    没等她动手去抓人,就率先被抓住手腕,一股力道将她往后一推,嘭的撞上了墙壁。

    这小小一间办公室恍如鸽笼一般,腾转挪移就那么大个地方,方锦程顺脚将门踢上,这地方也就彻底被封闭了。

    苏楠要挣扎,却被这一股力道压的死死的。

    男人目光依旧冷锐,和平日的滑头大不相同,他将身体的重量压向苏楠,迫使她夹在自己和墙壁之前。

    苏楠道:“你找死是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