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派出所日常
    “他就是个畜生!就是个畜生啊!我嫁给他十几年!生儿育女当牛做马!他竟然在外面有别的女人!就是个畜生啊!”桥上的女人哭天抢地,似乎随时都能从桥上掉下去。

    苏楠也顾不得其他,赶紧一把推开方锦程对那女人劝道:“当然!我们是劝和不劝离的!你为他做这么多,他肯定也都看在眼里,不管怎么说你也得给他一个回头是岸的机会啊!哪个男人不会犯错误!”

    “我就不会……”方锦程又开始在她耳边咬耳朵了:“你要信我!”

    “你滚不滚?不要扰乱执法让我把你逮起来!”

    “你还在这呢,让我滚哪去?”

    苏楠真想一个过肩摔把他给扔桥下面去,好在大虎已经带着支援赶来了,陆续将人群隔离开来,并且将立交桥下面封路铺设了气垫。

    苏楠道:“大姐,你一个人死了容易,你的父母孩子可都要受罪了啊,想想他们!你的父母年纪大了,生病了谁来照顾?孩子还小,开家长会的时候别人的妈妈都去了,他们的妈妈为什么没去?你想过没有啊?”

    “啊啊!我不想活了!不想活了!不想活了!”女人陷入了矛盾和自责之中,蹲在那里就放声大哭起来,一边哭的伤心一边摇摇欲坠。

    苏楠见状一个箭步上前,一把就抓住那个女人往安全的地方一推。

    那女人本能的一个挣扎就即将苏楠向后推去,自己的身体则被苏楠推的向前扑倒,被早已等候的民警接了正着。

    方锦程的瞳孔瞬间放大:“苏楠!”

    苏楠整个人从立交桥上跌落下去,众人齐齐奔过去看,只见桥下,苏楠从气囊垫子上爬了下来,皱着眉头活动着四肢,周围的消防官兵也都围上去询问,看上去并没什么问题。

    方锦程只觉得一颗心跳的快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了,一滴汗挡住眼睫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冒出一身的虚汗来。

    他竟然被吓了个半死,他觉得这个时候不管是谁掉下去都会把他吓成这样,而不是因为掉下去的人是苏楠他才这么紧张的,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女人先是被带到医院做了一番检查,接着苏楠就直接把人带派出所来了,让她搞不懂的是,方锦程那小子怎么可以死皮赖脸的跟着她一路到派出所里。

    而且一路上好像谁欠他几万块钱似的,全程板着脸。

    刚进所里,就听到一片鸡飞狗跳的声音,各个审讯室里简直热闹非凡。

    “老大!”

    “楠姐!”

    苏楠一路进来点头应了一遍:“大周呢?”

    “在问讯室,在调节一个理发店的纠纷。”

    苏楠一拍脑门:“这都多久了啊?还没调节好?大周的工作效率下降了啊。”

    言罢亲自倒了一杯水给那要跳楼轻生的女人,只见她面容憔悴,整个人魂不守舍,双目红肿还在不停的抽噎。

    苏楠看在心里只觉得一阵悲哀,现在多少女人都把自己嫁给了‘婚姻’,也许她未必有多爱那个男人,但她却非常依赖那个人,好像只有人生中没了这个男人,天就塌了一样。

    而自己活着的全部意义都是这个男人。

    “楠姐,这怎么回事啊?”小林进了她办公室摊开笔记本道:“要去问讯室吗?”

    苏楠道:“不用,就在这吧。”

    对于这种精神脆弱,情绪容易被波动的人,苏楠一般都把人叫道自己办公室谈话,好过那冷冰冰的问讯室。

    “那……”小林欲言又止。

    苏楠知道她想说什么,对着站在办公室门口,双手环胸一副看热闹姿态的方锦程道:“麻烦你出去一下,不要妨碍我们办公。”

    本以为这小子又会说些什么来妨碍她办公,没想到人竟然乖乖的出去了,还顺便把门给带上了。

    苏楠松了口气,对那要跳楼的女人说道:“大姐,怎么称呼啊?”

    女人颤巍巍的抬头,哽咽道:“我叫苏常青……”

    “苏大姐,我们是一家人啊。”苏楠道:“我也姓苏,叫苏楠。”

    苏大姐点点头,深深叹了口气,手上捧着的水杯却有点摇摇欲坠,眼神也不知看向何处,一副绝望的表情写在脸上。

    “苏大姐,你是哪里人?今年多大?家里还有什么人?”

    细细聊下来才发现她既不是本地人,也不是外来务工人员。

    她来a市是找前来做生意的老公的,和所有狗血的剧情一样,她来到老公住处就发现老公已经和另外一个女人同居了,但和那些狗血剧情又不太一样的是,这个女人竟然是她的嫂子。

    是的,她的嫂子,她娘家哥哥的妻子,这让她如遭五雷轰顶,率先想到的就是一死了之。

    “他们怎么说?”

    苏常青摇摇头:“我去的时候只看到了嫂子,我问她怎么在这,她说,她说……”

    说不下去的人又捂着脸哭了起来,苏楠也不由得深深叹了口气:“她自己承认的?”

    “我以前不信啊,跟他一起来做生意的人回家就说些风言风语,我不信啊,我一点也不相信啊,他不可能对不起我!就算,就算对不起我,我没想到那个人是我嫂子啊,他连我哥哥都对不起啊警察同志!你让我去死吧!让我去死吧!”

    苏楠道:“苏大姐,你冷静一点,死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你的死只会让爱你人的伤心难过,让恨你的人痛快。”

    “我就算死也不会放过他们,就算死化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他们!”

    苏楠道:“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哪有什么厉鬼啊……”

    要真有灵魂一说,真有鬼怪一说那这世界还不乱套了?

    苏常青又哭起来道:“我跟他结婚十六年,生了两个小孩,照顾公公婆婆,哪一样我不是尽心尽力?他就这么对我!就这么对我!”

    “你丈夫叫什么名字?还有你嫂子的名字?以及住址,电话,工作单位。”

    苏常青依次说了,小林都认真的记了下来。

    大周敲敲门进来道:“老大,你找我?”

    苏楠道:“发廊那个事还没搞定?”

    大周急的挠头:“那女人也不是个善茬,理发店也不让步,我都愁死了。”

    苏楠道:“你来跟苏大姐聊聊天,我去看看。”

    “好嘞。”

    苏楠出办公室第一反应是四处搜寻方锦程的身影,看那小子不在所里了终于松了口气。

    问讯室里,发廊的老板,洗发小工,还有那个女顾客已经吵的不可开交了,承包了整个派出所的大部分分贝。

    “安静一点,都安静一点。”苏楠敲敲桌子道:“叫你们来是调解的,不是让你们来吵架的,能不能先不要吵了?”

    “哎,警察同志!你既然是人民警察就要为人民做主啊!”女顾客大声叫道:“怎么能站在违法分子站在一边呢!你这样是不对的啊!你是不是收他们红包了啊!!”

    “什么叫违法分子!你嘴巴放干净一点哦!”洗头小工不乐意了:“都说了,说了,我们店里是明码标价!用不起一开始就不要用喽!low逼!”

    “你说!你竟然敢骂我!有没有素质啊!什么样的老板就有什么样的员工!你们店大欺客是不是!跟警察串通一气是不是!”

    苏楠翻看了一遍大周的笔录和卷宗,这种事情一般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所以能各让一步就最好了。

    大周的意思是让这三千块钱,双方均摊,理发店没什么意见,就是这个女顾客怎么也不肯当这个冤大头,还表示自己连最基本的洗剪吹的钱都不会付的。

    苏楠对理发店老板道:“你先出来一下。”

    女人急了:“你们要干什么!要去密谋什么!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身正不怕影子斜!不就钱吗!老娘不是没钱!老娘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那也是血汗钱!不会给你们这种社会败类!”

    苏楠也不回应她,直接将老板和理发小工带到门外,开门见山道:“这个案子得尽快了结,你们能做出的最大让步是多少?”

    老板无奈道:“刚才都已经跟周警官说过了,一千五,一千五!一分也不能少了!我们也都是正规进货渠道,有明码标价!就算是物价局来了,也不会再低于一千五了!”

    苏楠道:“老板,你并不是诚心接受调解的啊。”

    “警官,警察同志,你这样说我就不太理解了啊,我要是不想调解,还来这里?还做出让步?”

    苏楠道:“让她支付一千。”

    老板苦笑道:“别说一千了,她现在连一百都不付!再说了,她来消费凭什么不付钱啊?我就不是弱势群体了?警察同志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

    苏楠道:“你也少在这里跟我贫,物价局来了虽然不会做出对你有害的判断,但是其他同行呢?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理发行业批发这些东西有多大的水分,只要找几个业内人士过来看看,你不是一支320吗?估计十支都没有320。”

    这个价格也只是她的瞎蒙,说完之后盯着那老板的脸色,发现有变,就知道跟自己猜的**不离十了。

    她趁机说道:“行不行?赶紧调节了走人,你不急着赚钱,我还急着出勤呢。”

    “好吧,好吧,算我今儿倒霉,摊上这么个顾客!”

    苏楠道:“你这价格赶紧给我整改,下次严打,专门去你们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