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准新娘子
    “卖主求荣!”

    苏贺不耐烦道:“行啦,你不是病着吗?吃饱了赶紧睡觉去吧。”

    苏楠气的额角青筋直跳,无奈叹了口气,怒不可遏道:“姐养了你们两个白眼狼这么多年,被别人用几个小时就给收买了!”

    “那又不是外人,那不是姐夫吗。”苏贺答的理所当然。

    苏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把游戏手柄往苏贺手上一塞就往屋里跑:“交给你了,我走也。”

    “我去!二姐!你这是在坑队友啊!这放在古代是要被浸猪笼的啊!”

    苏楠又对着苏贺的脑袋来了一句:“怎么说话呢!”

    “啊啊啊,老姐你能不能不要再打我了!我已经长大了!烦死了!我回房间玩网游了!不要管我!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要啰嗦了好不好!耳朵起茧子了!”

    看着苏贺逃命一般冲进了卧室,苏楠真的气的不能自已,这两个小家伙是要造反?不对!算上方锦程是三个!

    “老大!”苏楠一踏进办公室,小张瞬间咋呼起来了:“楠姐!你终于回来啦!”

    苏楠一个激灵,第一反应是所里出事了:“怎么了?我就请一天假而已。”

    办公室值勤的同志们却纷纷说道:“老大,你竟然还会请假?太阳都要从西边出来了!”

    苏楠叹气:“少在这里给我贫嘴啊,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大案子。”

    “嗨,咱就一地方派出所,能有什么案子啊,有案子也是上头局子负责啊,话说老大你被征去执行特殊任务,任务完成了?”

    “嗯……”模棱两可的应了一声,任务是结束了,但算不上是完成,毕竟潘二还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

    而且她现在跟潘二不仅有公怨还有私仇了,等到将潘二绳之以法的时候她的仇自然也就报了。

    “大周呢?”

    小张道:“跟所长去区里开会去了。”

    “小林呢?”

    “去小区做调查了,好像就是上次的盗窃案有进展了。”

    “之前的几起盗窃案虽然没有什么大的财产损失,但也不能放松警惕,很又可能是小偷踩点来了,一定要加强安全防范意识。”

    “好嘞,楠姐放心。”

    苏楠在办公桌前坐下,抽出一张红色的卡片道:“这是什么?谁要结婚了?”

    小张撅着个嘴巴把苏楠的茶杯倒满水:“除了我还有谁啊,楠姐你一点也不关心我!”

    苏楠一拍脑门想起来:“我最近有点记忆力下降了,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啊,到时候给你包一个大大的红包!”

    小张这才喜滋滋的笑了起来,这种年轻单纯的小姑娘最是好哄了:“楠姐你能来就行了,我不要红包,反正收多少得还多少。”

    陶子门口露个头道:“新娘子,你尽管收咱老大的红包吧!保证不用你还!”

    “为什么啊?”小张还在一头雾水呢,苏楠已经端着水要往他身上泼了,办公室里倒是热闹非凡。

    苏楠发烧还没好利索,昨天方锦程给她的验血报告她已经看了,从她的血浓度中检测到一堆的化学名称,除了这种她所熟悉的毒品专词外,她还特地查询了一堆什么甲基睾

    丸素、苯丙酸诺龙这类陌生的名词。

    其实不查也能猜得出来,这些药物促进人体的血液循环,就是为了让她产生**,导致神志不清任人摆布。

    所以面对方锦程放在她床头柜上的药,为了健康着想,她还是老老实实吃了吧。

    就着水吃了药,她准备开始一天的办公了。

    谁知刚翻看了两份调查问卷,就听到外头传来不少人兴奋的声音:“啧啧,苏队的追求者又来了。”

    苏楠一个激灵,抬头一看,不是方锦程是谁。

    只见他手上正捧着鼓鼓囊囊一大束玫瑰花走进了治安大队的办公室,面带微笑向苏楠走来。

    幻觉,一定是幻觉,她摇摇头,想把面前的人摇走,但是……

    “警花姐姐。”大男孩笑着向她打招呼,脸上阳光洋溢。

    一众民警纷纷等着看好戏,以前这小子虽然是派出所的常客,但还从来没这么高调过啊,这么多花,少说也有99朵了吧?

    苏楠额角青筋一跳,淡定的对其他人道:“小张,接待一下。”

    “啊?”小张一愣:“我?我接待?”

    “问问他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哦……哦哦”小张慌慌张张的迎了上去:“那个,那个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方锦程皮笑肉不笑,压低声音道:“你让开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小张觉得识时务者为俊杰,立马闪身避开。

    后者一路畅通无阻,径直走到苏楠的面前:“警花姐姐,不要这么不给面子嘛。”

    苏楠故作淡定的抬头看他:“有事?没事的话请离开,不要影响我们办公。”

    大男孩死皮赖脸道:“你要是不收下我的花,我就不走了。”

    “好的,谢谢。”苏楠接过那一大束红色玫瑰,继续冷漠道:“你可以走了。”

    “我靠,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啊,不是,你不是应该推辞一下,然后我再……”

    “你走不走?”苏楠瞪着他咬牙切齿道:“你跟什么人混在一起的事小心我告诉你爸!”

    “好好好,我走,下班我来接你回家吃饭。”

    苏楠又要泼水了,方锦程赶紧溜之大吉,临走之前听到苏楠故意大声说道:“一会去社区走访的时候把这些花带过去!”

    他脚步明显一顿,回头去看看那个叉着腰的小女人不禁莞尔,唉,警花姐姐啊,你要真的不在乎,又何必当回事呢。

    苏楠可不会真的给他机会让他下班来接,果断一个电话打到巡警支队去了:“对,我要去巡逻,嗯,我这边的工作大周负责就行了,我不担心,好,我马上出街。”

    电话一撂,带上警

    帽就拿着车钥匙出去了。

    自然而然的,方锦程中午来的时候扑了个空,下午再来的时候仍然扑了个空。

    锲而不舍的他果断追到了家里去,家里也是大门一锁没看见人。

    这个女人!方锦程火大了,她不会又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去执行什么特殊任务去了吧?打开微信果断给苏苏发了一条语音:“你姐呢?”

    很快收到了回复:“这个时间应该下班了吧。”

    “不在家,有没有跟你说要执行任务?”

    “没有啊,你现在在哪?不会在我家门口吧?我跟你说啊,你要真喜欢我姐就对听听她的意见,不要逼她好不好?”

    “知道了。”

    听她的意见?她有什么意见好听的?生米都煮成熟饭了,哪有什么商量的余地嘛。

    任凭方锦程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苏楠现在在哪,因为她这么一个一向自律的五好青年,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和这一群人来ktv消费,要知道,她每次来都是执行任务的。

    “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串一株幸运草!串一个同心圆!让所有期待未来的呼唤!趁青春做个伴!”

    大周抱着个话筒唱的那叫一个投入,怎么也无法将他和平时那个一张黑脸大吼一声吓的妹子发抖的大老爷们联系在一起,他这又蹦又跳的样子也太可爱了吧。

    “楠姐!”小张凑到苏楠身边对着她的耳朵大声叫道:“这什么歌啊!真好听!”

    “小虎队的歌《爱》!”

    “什么?”

    “爱!”

    小张哈哈笑道:“我没听过!不过很好听!我以后也要学!”

    苏楠干笑起来,她当然没听过,这是属于她和大周那种时代的歌,具有很强的年代感。

    她和大周年纪差不多,但大周老婆孩子都有了,她苏楠还是一个单身贵族。

    今天晚上是小张提议的,明天是她的婚假第一天,她想和所里的人来一个单身聚会,一群人找了个餐厅吃完饭意犹未尽都奔向了ktv。

    苏楠本来是不想来的,但一想到有可能碰上方锦程,而且她也从来没参加过什么集体活动,想了想也是欣然前来,不过一首歌不会唱的她只能当一个忠实的粉丝。

    房间里镭射灯光乱舞,歌声震人耳膜令她觉得头晕,今天在外面奔波了一天,体力有点跟不上这是正常的。

    不过这些人也都很厉害啊,忙了一天完全没见到多累,说白了,警察也是人,也需要业余生活,也要放松自己,今晚只是他们放松式的消遣而已。

    “下面!”大周抱着话筒,站在灯光下清清嗓子道:“让我们将最好的祝福送给即将做新娘子的小张同志!希望小张同志能幸幸福福!健健康康!一年抱俩!”

    “小张一定是最美的新娘子!”

    “对啊!小张!我们都是你的娘家人!要是你男人敢欺负你!一个电话!我们开警车过去!”

    苏楠也轻笑出声:“对,逮局子里去!”

    “啊啊啊!”小张激动的蹦上沙发:“谢谢!谢谢你们!我真是太感动了!等我结婚那天你们一定要都来啊!”

    “都来,都来,放心吧!不去怎么能让新郎官知道你有这么多娘家人呢!”大周对着话筒说话的声音简直振聋发聩。

    小张又忙不迭的点头说道:“嗯,谢谢大周哥!我希望我们也能像你和周嫂那么幸福!”

    “哈哈,必须的嘛!”大周又道:“今晚上有人一首歌也没唱啊!下面就请我们的苏大队长献歌一首!大家鼓掌!”

    “啪啪啪!”塑料巴掌与口哨齐响,弄的苏楠一个措手不及。

    “我不会唱歌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