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后遗症
    “你凭什么这么自信?你哪来的这么自信?”

    “凭什么?这还用说吗?当然是凭小爷有这样的资本,有这样的自信!”

    “方锦程,我就搞不懂了,愿意嫁给你的女人一抓一大把,你为什么非要对我死缠烂打?”

    后者冷笑出声,眸光锐利,薄唇一勾,痞相十足:“既然你这么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我要你,并不是因为我父母看好你,还有就是我想报复你!看到你每天一本正经的伪装我就想撕碎!我要让你知道!你连自己都救不了还不自量力的想去救别人?你是人民警察,你德行高尚!昨晚不还是一只脚踏进了犯罪的边缘?”

    苏楠气的浑身发抖,但凡她现在有点力气绝对要以一记飞腿来回敬他!

    “你还记不记得昨晚的事?”方锦程一只手抚上她的脸颊,她欲要推开却没有什么力气:“昨晚在潘二的酒吧,要没我,也就没你了,你苏楠今天被抛尸荒野了也说不定,等到被人找到的时候再追加个烈士什么的,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

    苏楠要将人推开,却毫无效果。

    “你要是识趣,就听我的,别的不能保证,许诺给你的物质生活不会缺失。”

    方锦程的脸已经离她很近了,两人的呼吸都能纠缠在一起,但在此时门铃响起,他勾唇一笑,飞快的偷得一枚香吻闪身离开。

    小恶魔!这是苏楠给他的评价。

    打开房门,服务生给苏楠送来了一套干净的衣服。

    简单大方的白体恤、牛仔短裤和运动鞋,干净利索的很适合苏楠的风格。

    苏楠换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她露在外面的腿上,胳膊上,青紫一片,很是扎眼。

    方锦程也已经换好了衣服,将衬衫的袖子卷起来,露出结实有力的小臂,淡淡扫她一眼,眸光一暗,随即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不用。”她避开这个人径直去开门,但却被他不容置喙的拉住。

    “你打算步行回家?”

    虽然现在身上并没有钱,但苏楠也并不是一个无法自救的傻子,将手腕抽出来之后就径直出了会所。

    还没到三伏天,但是气温已经高的可怕,知了叫的声嘶力竭,让人燥热难耐。这样的温度,打个鸡蛋就能在地上烤熟说的一点也不夸张。

    方锦程坐在车里吹着空调,指尖点着方向盘,好整以暇的看着马路边上顶着大太阳步行的女人。

    除了她,没人会在这么热的情况下在马路上步行,就算是骑车也都用防晒服和帽子口罩将自己武装的结结实实。

    方锦程在猜,她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以她现在的体质估计离中暑也不远了。

    到时候他就又可以走上前去英雄救美,并且指着她的鼻尖说,你说你逞什么能装什么逼呢?老老实实到小爷怀里来哪还有那么多事儿!

    “嘀——!”后面的车已经开始接二连三的鸣喇叭了,对于他蜗牛一样的车速很是不满。

    探出头去,方锦程怒吼道:“变道走!”

    实线区不能变道,回应他的则是变本加厉的鸣笛声,让本来就没有耐心的他忍无可忍骂了句脏话。

    当他把头转过来的时候,哪还有苏楠的身影了,前后左右都没有,加快车速跑了几百米也没看到苏楠。

    人呢?哪去了?

    难道是中暑之后滚到下水道里去了?这……应该不可能吧?

    开车绕了一圈,必经之路都找了一遍,还是没找到人。

    也不知是宁安区派出所的门牌太不起眼还是,还是人一着急就容易智商下降,方锦程愣是从门口经过两次也没往苏楠的身上联想。

    而苏楠此时正坐在宁安区派出所的办公室里,一边接过民警同志送来的凉白开,一边跟她的派出所通电话。

    “对,昨天是我的失误……嗯,是的。”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所长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联系不上你,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到现在他们还在酒吧周围戒严呢!”

    提起潘二的酒吧,苏楠又警惕道:“有没有抓住潘二?”

    “这我还真不清楚,这次行动是上边公安局的特别任务,你既然负责协助他们,你出面问一下应该比我容易。”

    苏楠略有些疲惫的叹了口气道:“潘二这个人树大根深,没有切实的证据很难动他。”

    “这事等你回所里再说。”

    “嗯,对了所长,我身体不太舒服,想请一天假,明天去上班。”

    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所长当然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啊,在他的记忆中,苏楠一直是个很倔强的孩子,只看到她加班,却从未看到她请假。

    今天既然跟自己开这个口了,那必然是要满足的。

    请完假,喝了水,苏楠跟宁安全去的民警借了几块钱坐公交车回家了。

    好在车上有空调有座位,不然她真担心自己坚持不了这一个小时的车程。

    苏苏和苏贺正在放暑假,两个不省心的将家里弄的乱七八糟,都已经大中午了都还在呼呼大睡。

    这要是放在平时,她绝对一个河东狮吼把这两个人炸起来,看着他们收拾东西。

    但今天不行,就算是老妈子也有休假的时候,拖着两条沉重的腿,她好不容易走进浴室,连衣服都没脱的躺进浴缸。

    打开水龙头,凉水终于让她浑身的暑气得以消解。

    看着水逐渐将自己的身体淹没,她的记忆也在逐渐恢复,昨晚被潘二抓住之后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甚至一度陷入绝望之中。

    尤其是被他注射了各类药物后,她当时真的怕了。

    相对于今天早上醒来所不能接受的现实,她觉得自己已经算是幸运的了。

    她已经不是一个年少无知的小丫头了,就当昨晚的事情是好了。

    想通这一关节便彻底的放松了自己,在水中寻找慰藉。

    苏苏是被门铃声吵醒的,她趿拉着拖鞋揉着眼睛从房间出来,一边抱怨道:“苏贺,你就知道玩游戏,有人来了也不知道开门!”

    “忙着呢,走不开!”

    “最讨厌玩游戏的男生了!我一会把你的网线给拔了!我饿了!咱们中午吃什么啊?”

    “叫外卖,帮我叫个劲辣鸡腿堡,两杯可乐,加冰!”

    “可乐是杀

    精的!你还喝这……”苏苏开门之后硬生生把后半句话给咽了下去,眨巴着大眼,一脸无辜的问道:“方……方少?”

    方锦程一手撑着门框,一边气喘吁吁道:“你姐呢?”

    苏苏一头雾水:“我姐上班去了吧?”

    “她昨晚都没回来,上什么班?”

    “啊?又加班了啊?”

    方锦程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道:“才起来?”

    苏苏点头,身着丝绸睡裙的她,脑袋上还顶着发卷儿,素颜带着睡容,看上去慵懒而又可爱。

    “你姐回来了没有?”

    “这我真不知道。”苏苏本来对这花花公子挺有好感,女生这个年龄总是容易对人傻钱多的富二代抱有幻想。

    但她也并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对于方锦程追求老姐一事,她宁愿相信是这个富二代在找茬,所以现在再见就多了分警惕。

    “我进去看看。”他说着便推开人往家里闯。

    苏苏急了:“哎哎哎,帅哥,您没毛病吧?您这是私闯民宅啊!人帅就可以不读书?你这是犯法的啊!”

    “你跟我**律?”

    苏苏一惊,心想,这小子下一句不会是要说:老子就是法!

    方锦程却道:“哥就是学法的!”

    苏苏松了口气:“苏贺!苏贺你出来啊!有人来啦!”

    苏贺将键盘敲的噼里啪啦响:“打着呢!没事少烦我!”

    “哎!我真把你网线拔了!哎哎哎!你往哪去啊?”苏苏一个飞扑上前挡住苏楠的房间门,一脸狐疑道:“你怎么知道这是我姐的房间?你什么时候来的?我姐带你回来的?你们俩不会……”

    “快起开,我看看她回来了没有。”

    “不是,你怎么知道这是我姐的房间啊?你知不知道一个男人私闯女人的房间是很不礼貌的啊!”

    方锦程一把掐住苏苏的咯吱窝,顺势将人提起来往旁边一放:“比这更不礼貌的事儿都做了!”

    苏苏一把捂住自己的胸:“你,你要干什么!你这爆棚的男友力是怎么回事?”

    方锦程懒的去搭理她,直接打开了苏楠的房门,里面空空如也。

    苏苏也跟着探头探脑的去看:“我早就说过了,姐姐去上班了!”

    男人眉头一皱,暗叫失策,不过这小女人身上还有伤,而且那些药物反应的后遗症还在,她能顶着大太阳的跑哪去?

    打算折身返回的他顺便瞟了一眼浴室的方向,房门紧闭,但却可以看到水渍从门缝里渗透而出。

    “谁在浴室?”

    “家里就我和苏贺,他在房间,我在这!浴室没人!”

    方锦程却不听她的,大步走过去,一把将浴室的门推开,在看到里面的景象时不由倒抽一口冷气。

    苏苏先是尖叫一声,接着飞扑进去,一把抱住浴缸里的人道:“姐!老姐!老姐你不能死啊!老姐你怎么能抛下我和苏贺!你怎么能像爸爸妈妈那么狠心!老姐!老姐你醒醒啊!老姐你不要死啊!”

    “行了!没死!”方锦程呵斥她道:“再不松手真被你勒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