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这是你活该!
    “方少!真的有必要这样?”

    后者反而露出泼皮无赖的笑容:“还真有必要!再来,小爷还没玩够!”

    潘英反问他道:“那还请问方少,什么是个够?”

    “我已经说过了,我要带这个女人走!”

    潘英登时气的鼻子喷火,连带两只拳头都在哆嗦,他忍不住拔高声音道:“带人走?就为了这么个女人,连我们的兄弟情义都不顾?我不是说了吗,你要是看上了!给你!但你这么莫名其妙的做好人!反而显得我潘二不仗义!”

    “二少您也甭生气,今天这门,我是出定了,就看二少能不能行这个方便了!”

    方锦程没有把握,毕竟有潘英的社会地位在,若是就这么轻易放他离开,那就显得他潘二太怂了。

    所以当潘英犹豫了好久之后才咬牙说道:“好!你走!我潘二卖你一个面子不是说我好欺负!方少你可得欠我一个人情!”

    “好说。”方锦程冷静如常,一把将沙发上柔弱无骨的苏楠抱在怀中,双眸充满警惕性的看向门口守着的彪形大汉。

    那几个保镖盯着方锦程的同时也看向了潘二,似乎在随时准备得到命令之后就进行拦截。

    直到包厢的门打开,这几个人也没有动作,方锦程也终于踏踏实实的踏了出去。

    他快步向楼下走去,迎面撞上和他打招呼的人他也全然不管不问,耳边尽是一群人奚落他抱着美女就猴急。

    天知道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带着美女去医院,至于其他的,根本就没往那龌龊的方面去想。

    一路冲出酒吧,他已经累的气喘吁吁,看苏楠这小妮子身量骨架不大,但是抱在怀里还挺有分量。

    “方少?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门口的保镖一看到他就快步迎了上来。

    方锦程道:“把我车开过来。”

    后者不敢停留,马上去将他那辆红色骚包的法拉利开了过来。

    将苏楠往副驾驶一扔,安全带系好,他就立马开车打开导航,向最近的医院冲去。

    他所在的位置是市区,夜生活刚开始的时候最然不至于堵车,但路上的行车速度还是跟蜗牛爬的一样让人心焦。

    手指焦灼的敲打着方向盘,要不是有禁鸣指示牌,他肯定要把喇叭按爆的。

    突然,一只手猛的搭上了他的胳膊,扭头一看,却是苏楠的爪子。

    虽然她整个人显得很是无力,但突然来那么一下还是会让人吓一跳。

    “喂喂喂,这位警察同志,小爷开着车呢,我说你能不能老实点?被监控拍下来要扣分的啊!”

    苏楠不听,干脆两只手抱住了他的胳膊,这一抱上方锦程才发现,她的手心胳膊都烫的可怕,车里的空调已经开到了适宜的温度,但还是没法让她的身体降温。

    方锦程郁闷了:“欧巴桑?你没事吧?他们到底给你吃了什么?能不能坚持到医院?”

    也不知苏楠是听见了还是没听见,似乎理智在将她往后拉,然而本能却又将她往前推。

    就这么半推半就的,她整个人都抱上了方锦程。

    方向盘一个不稳,轮胎在地上留下一道辄印并发出紧急刹车的声音,险些撞上护栏,赶紧稳住方向,降下车速,方锦程已经冒了一头的汗。

    扭头看了看副驾驶上这位好像八爪鱼一样抱在他的身上,炙热的体温好像能把两人之间单薄的衣料燃烧起来一样。

    “喂喂!苏楠!你给我清醒一点!”

    大声的呵斥不仅没将人赶走,反而让她愈发贴了上来。

    苏楠檀口微张,炙热的呼吸喷在他的身上,从未有过的嘤咛从她嘴里冒出来:“难受……”

    方锦程心底咯噔一下,有一种被箭射中心脏的感觉,咬牙切齿去看身边这不省心的女人。

    这个平日里穿着严谨制服一丝不苟的女人早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这前凸后翘身姿摇曳的风尘女子。

    她衣着暴露,面带潮红,慵懒湿润的眸中恍如浸透了整个红尘,发丝扫在他的身上,也撩在他的心尖,痒痒的,诱人犯罪。

    “能不能老实点?小爷知道自己魅力无边,但现在不是时候,得赶紧带你洗胃去!”

    说完这句话,方锦程觉得自己真tm是正人君子啊,这要是发生在别人身上,还不趁机霸王硬上弓啊!

    不过他为什么不上弓?

    斜睨一眼身边这女人,他得出一个结论:拒绝过小爷的人,小爷看不上!

    苏楠却面色潮红的抓住他,手上根本无法使力,每一个动作都好像在轻柔的抚摸一般。

    “不……不,不能去医院……”

    “万一喂你毒品了呢?不去医院你就完了!”

    “去……去了,我也,完了……”

    方锦程知道她在顾虑什么,进了医院那种地方,今晚发生的事情就瞒不住了,要真被喂了毒品,虽然是强制的,但她恐怕也会被停职观察。

    且不说她还惦记着自己父母的失踪案,就说还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弟弟妹妹吧,她苏楠输不起。

    略有些心烦意乱道:“你还真觉得自己是救世主?一个女人整天不怕死的往危险的地方冲,今儿要是没我,你也甭想活着出来了!”

    “不,不去……不去医院,求求你……”苏楠抱着方锦程的胳膊,口齿不清的祈求他,一边用自己滚烫的脸颊蹭了上去,想在他身上寻求一丝凉意。

    方锦程没理她,只觉得被她碰到的地方都好像起火了一样。

    “难受……不,不去……”

    “你不想要命了?”

    “死不了……”

    确实死不了,但她现在只觉得要热死了,觉得整个人好像要烧着了一样,只能凭借最本能的反应去寻求一丝凉意和一丝解脱。

    然而这远远是不够的,她已经意识混沌,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不知道身边到底有没有人,更不会知道自己正坐在车上,而她正在扰乱司机的行车安全!

    方锦程咬紧牙关道:“欧巴桑,你要找死吗!”

    后者乐了,好像只要靠近这个说话的人,她就能解脱,恍如飞上云端自由翱翔一般,身边都能开出花儿来!

    她迫不及待的褪去身上的衣服,想让自己更加没有隔阂的去感受那些许凉意,最好能穿透她的身体,慰藉她的五脏六腑,让她整个人都快活起来。

    方锦程觉得自己要真继续开下去,俩人非得撞死不可!

    撞死也就撞死吧,可死的不光彩啊!

    别再明儿他爹妈问他怎么出车祸的时候,人家交警再痛心疾首的说:唉,年轻人不懂事啊,开车就开车吧,玩什么车震啊!

    想他方锦程一世英名,就这么毁于一旦!

    “把衣服给我穿上!穿上!”他一边盯着前方的路况,一边用余光瞥向身边的人,气急败坏:“穿上!你装什么傻!占小爷便宜!”

    吧嗒一声,费力解开身后文胸的挂钩,苏楠长舒一口气,整个人呈半裸状态的贴在了他的身上。

    光是这样显然是不够的,她还在费力的扭动娇躯,欲要将那半挂的衣服全部蹭掉了才算完。

    吱——的一声,猛打方向盘。

    奔驰的车子直接来了个大转弯,驶向了对面车道。

    这个时候谁tm还去医院就不是个男人!

    而且这个女人不知检点到这种地步!去医院干嘛!去医院占那些男医生便宜吗!丢不丢人!

    明儿要是再爆出一个大新闻出来,那他方锦程这个曾经对苏楠求婚的男人也脸上无光不是!

    如是一想也不做停留,立马就变更车道。

    苏楠说自己难受那是真难受,尤其是这一点点的凉被她焐热之后,只能去寻找更多的凉爽,手脚并用的去缠住方锦程,却因为对方的不回应而不满起来。

    “我告诉你!这是你活该!”方锦程猛的一个急刹车,将车子稳稳停在停车场内,费力将苏楠的手脚扒下来,他下车之后就把副驾驶的门打开。

    解开安全带,把人抱出来。

    暴露在外的肌肤在路灯的照射下绯红一片,好像被曝晒过一样,体温烫的可怕。

    苏楠终于再次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死活将人抱紧不肯撒手了。

    方锦程咬牙,腾出一只手来将她那破烂一样的衣服抓出来往她身上一盖,遮住重点部位,就大步向一幢豪华建筑而去。

    深夜无星,但电力却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

    用电驱使的照明五光十色,将整个高级会所照的亮如白昼。

    “方,方少!”会所前的侍应生骤然看到方锦程被吓了一跳,连带说话都有些结巴:“您……您,您这是……”

    方锦程忍不住怒斥他道:“废话!看不懂?给我一间房!”

    “是,是,您,您这边来……”一边说着一边拿出对讲机迅速跟前台做好沟通,安排好房间带他们过去。

    皇朝会所也是他姐姐名下的产业,不过他平时来的次数并不多,更不要说带女人来了。但谁让这里最近呢,也只能先来避一避了,免得苏楠害他死在公路上。

    在去房间的路上,苏楠在他怀中不安的躁动,四处摸索,寻找让自己感到舒适的温度和姿势,整个人蹭在他的身上,活像是欲求不满的色狼。

    这滑稽的一幕引来不少人的侧目,会所里出入都是些高级客户,平日里地位超群人模狗样,虽然私下未必有多检点,但看到年轻人这么奔放,还是少不得要指指点点。

    引路的侍应生也是尴尬的很:“方少的朋友……喝醉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