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你丢人不!
    “不关,这叫天人合一,整天吹空调吹出你一身的空调病。”

    “好像你这大少爷比我更喜欢空调吧?”林孝先想着就呵呵笑了起来,他想起这小子当初上高中时候的糗事。

    那时候他还是一个万花丛中过的泡妞达人,有一妹子两次约他去同一家甜品屋,就因为受不了没有空调的闷热而果断跟妹子分手,想想也是没谁了。

    一群人停好车勾肩搭背的往潘二少的酒吧去,身边美女簇拥好不热闹。

    潘英今天正好在酒吧招待朋友,一看到他们来了就兴冲冲的从二楼跑下来,冲着方锦程一群人就热情洋溢的来了个大拥抱。

    “各位爷!各位爷的驾到让小店真是蓬荜生辉啊!诸位照顾我潘二的生意,多谢!多谢!”

    方锦程道:“还小店,二少您老也忒谦虚!”

    “这哪是谦虚啊!跟家大业大的诸位比起来,我这可不就是一蚂蚁窝吗!”

    有人不乐意了:“潘少是想说我们是蚂蚁啊?”

    “我嘴笨,我打嘴!诸位都是爷,我是蚂蚁,我是蚂蚁,啊呵呵呵呵。”

    潘英是最会左右逢源之人,而众人也并非是不识趣,嘻嘻哈哈的一番闹腾各自在酒吧里转悠开来,几个玩的好的则去开了间包房该玩玩该唱唱。

    一进包房林孝先就问方锦程道:“你女朋友,之前说那女警,怎么回事啊?怎么也不给哥们几个介绍介绍,听说你还当众求婚了,啥时候办事吱声!给你包一大红包!哈哈哈!”

    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挤过来道:“咱方少要结婚?怎么回事啊?没听说过啊?”

    “等你听说了那孩子都有了。”

    不光男人,女人也都兴致勃勃的围了上来,其中一位年龄与她相仿的美女说道:“你们还不知道啊?这事在外面学校都传疯了,说a科大惊现求婚门,求婚对象是女警!”

    “哎哎哎,这视频我也看了!方少,你不会是认真的吧,这女人……你这什么眼神啊?”

    方锦程挥手赶他们走开:“出来玩能不能不要提这种扫兴的人?”

    “扫兴?怎么回事?被拒绝啦?”

    “哈哈哈哈!你方锦程也有被拒绝的一天啊!”

    “我去!我没听错吧!真被拒啦?哈哈哈哈!方锦程!你丢人不!”

    方锦程也觉得挺丢人的,苏楠就是他人生中的滑铁卢之败!

    林孝先道:“你们懂什么啊,那是咱锦程不想,只要她想,什么女人搞不定?”

    “到底咋回事?林哥,这里头还有内幕?”

    五彩闪烁的灯光之下,方锦程表情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看着面前围上来的食色男女,没好气的发出一声冷哼:“真当我方锦程眼瞎看上她?去几趟韩国我再考虑考虑。”

    “噗!”其中一位美女笑出声来:“甜甜认识很好的医生,可以帮她介绍哦。”

    名叫甜甜的女生早就已经一记眼刀扎了过去,林孝先赶紧打圆场道:“方少家里管的严你们不是不知道,人家父母撂话了,让咱方少找个正经人家的好姑娘,谁让这女警官得罪了咱呢,就她吧!可这女人敬酒不吃吃罚酒,一把年纪了还挺不知好歹!”

    众人了然,看热闹的同时不忘去安慰方锦程道:“多大点事啊,一个女警察倒下了,千千万万个女医生,女老师站起来了!”

    “看看咱这屋里的,个个盘靓条顺!哪个不是床上床下贵妇,带回家,你爸妈保准喜欢!”

    “去你的!你才呢!”

    “呦,妹子不高兴了!”

    还有人语气讥嘲道:“方锦程,其实这事你做的忒窝囊,直接撂倒了先上车再买票不就行了!这种女人都是特别要强的,你就要做到比她更强才行!”

    “对!还有啊,这要是让她体会一把做女人的快乐,以后保准对你百依百顺!”

    方锦程没好气道:“扯远了啊,你们一个个的少在这儿忽悠我犯罪,小爷好歹也是学法律的人,强奸罪是什么你们懂吗?”

    “事后是强奸还是正常的你情我愿,还不取决于女人的一张嘴,你把她伺候舒服了,她屁都不放一个!保准缠着你还要!哈哈哈哈!”

    一屋子的人都了然一般大笑起来,有趁机去摸女伴一把的,有嚷嚷着要k歌吼两嗓子的,还有摆上各色酒水要对瓶吹的。

    林孝先凑他身边道:“你可别听他们胡扯,这些人都是等着看热闹看笑话的。”

    方锦程道:“得了吧,我对那女人早就没兴趣了,现在我街上遇到她都能当她是一空气。小爷追了她两天,还真就拿自己当范儿?那未免也太自恋。”

    “你知道就好,那种人和咱不是一路子,在她手下吃亏,不仅丢人,还丢范儿!”

    方锦程知道,自己和苏楠这件事可能要成为笑柄,在这些的圈子中值得当笑话讲上好几年,等过几年都把这事忘的差不多了,他要是再一结婚,曾经的糗事又会被挖出来大讲特讲,因为他们平时的日常生活就是这样的。

    要是别的事也就算了,哪怕是吃屎的糗事也比这件事强,这事说明了啥?

    说明了他方锦程没用,没眼光,不是个男人!

    包房里喷云吐雾的空气让人觉得沉闷,他灌了口酒起身道:“我出去溜达溜达。”

    马上有人跟着站起来道:“一起一起,刚才听潘二说今天来了一印度妞表演脱衣舞,去看看!”

    林孝先一把拉住那人道:“甭急着走,陪哥哥喝两杯再走,你上次欠我的!”

    方锦程感激的看了林孝先一把已经闪身出了包房,但外头的空气依旧压抑。

    从各个包房内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酒吧的夜色刚刚开始。

    他站在二楼的栏杆前向下看去,只见一楼偌大的开阔场地中群妖乱舞,喷火吐水好不热闹。

    调酒师将酒水和火焰玩的一溜一溜的,舞娘腰肢颤动紧抓所有看客的眼珠子,顺便也将他们的腰包掏空。

    混迹夜场酒吧多年,都是些同样的节目,不同的情调,看在眼里已经没什么新鲜感了。

    后背被冷不丁的拍了一巴掌,回头一看却是这酒吧的主人——潘英。

    潘英比他要矮,可用发胶塑造的立体发型就是为了拔高整个人的高度,反而有点不伦不类。

    他嘿嘿一笑,很是圆滑世故:“方少!有没有看上的,我潘二亲自出马,给你请到包房去!”

    方锦程道:“都长的一个样,站成一排估计可以玩消消乐了。”

    “哈哈哈!方少幽默!幽默!都是一个模子整出来的,可不一样嘛!”

    方锦程配合着他呵呵干笑:“潘少怎么不陪朋友了?”

    “嗨,那些人怎么能跟兄弟你相比呢,怎么了这事?一个人站这不嫌寂寞?去我那,给你介绍新朋友。”

    做生意的人最讲究交际,他们的交际圈往往大到令人咋舌,三教九流的人都有,而认识这些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在酒桌饭桌上,顺便经过朋友的朋友间接介绍。

    方锦程不是生意人,也不想掺和这些事情,果断拒绝道:“不去了,怕扫了你们的兴致。”

    潘英倒也爽快:“行!不去就不去!咱们兄弟再说会话。”

    方锦程道:“潘少一向是爽快人啊,从来都直奔主题,怎么现在支支吾吾了?有话就说,咱俩还见外?”

    潘英大力在他肩上拍了两下:“好兄弟!听说你姐最近在国内?”

    方锦程道:“对啊,潘少消息挺灵通。”

    “嘿嘿,我也是听朋友说的。”

    “你那朋友想必跟我姐挺熟。”

    潘英赶紧说道:“再熟也没你熟啊,改天兄弟你搭个饭局我潘二来买单,叫上你姐和你姐夫,咱们一起吃个饭?”

    方锦程道:“这不是问题,我姐肯定对潘少也是久仰大名!”

    “哈哈哈!兄弟会说话,你这人情我承定了!以后有啥事,那都是一句话,我潘二上刀山下火海!”

    “上刀山下火海不至于,免个单什么的对潘少来说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哈哈哈!你又讹我是不是!”潘英哥俩好一般揽住他肩膀道:“今儿哥们几个的都是我请!”

    “不打折啦?”

    “不打折!”

    “打折吧今儿,哪天我请客的时候再免。”

    “哈哈哈!”潘英都要乐死了,这方锦程也是个有意思的人,明明家世显赫,还有一个坐拥亿万财富的姐夫,怎么走哪都好像要饭的一样斤斤计较,讨价还价!

    方锦程心情好了许多,忽的目光被角落吧台的一个身影吸引。

    苏楠?

    苏楠穿着一件包臀小短裙,黑色丝袜,坐在高高的吧椅上,没了制服裤的包裹,那双腿在镭射灯光下愈发显得修长笔直。

    她上身穿着一件露脐短衫,马尾辫被放了下来,略有些凌乱的披散在肩头。

    离的太远,看不清表情,但却可以看得出她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不是因为打扮,而是因为那份高岭之花般的气质。

    可越是这样,越有些勇于挑战的人想要跃跃欲试。

    就在这充满魅惑与诱惑的世界里,苏楠已经收获了不少不怀好意的目光。

    方锦程经过短暂的疑惑之后就想起了自己和苏楠的初见,也是在这样的酒吧,也是一群群妖乱舞的妖精,正当他享受着纸醉金迷的时候却被放倒在地,瞬间清醒。

    再一抬头,只看到了那双纤长的大长腿,没待她犯花痴,就听到手铐发出咔哒的声响。

    简直如噩梦一般……尼玛,这样的愚蠢,他方锦程这辈子绝对不会再犯第二次。

    扭头对身边的潘二道:“你这场子里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