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住这里
    方太太也略有些惊喜道:“静秋你怎么也不说一声?你看,没有等他就开饭了,这像什么话。”

    方静秋微微一笑,喝一口面前的汤道:“我也不知道他要过来。”

    方良业对芬姐吩咐道:“告诉警卫员,让他进来吧。”

    “好。”

    贾浩此人长相不错,个头挺高,身材并没有中年人的发福走样,只是一进门就一路弯腰鞠躬的进来反而显得矮小而又懦弱。

    “爸,妈,你们在吃饭啊。”他满脸堆笑很是讨好的样子,顺便将手上提着的几个礼盒交到芬姐的手上。

    所有人都放下了碗筷看着他,方太太笑道:“都是一家人,每次来还这么客气,就你生疏。”

    “妈说的对,但我很久没过来探望您了,一点心意。”

    “姐夫。”方锦程冲他打招呼:“坐吧,吃饭了。”

    “锦程也在家啊。”

    “我哪天不在家啊。”他说着便拍拍身边的位置道:“来啊,姐夫你别这么拘谨,每次来我们家比我进我爸书房还要紧张。”

    贾浩连连笑着点头到他身边坐下,芬姐手脚勤快的给他布置好碗筷:“不知道的姑爷要来,也没做你喜欢吃的菜。”

    “没事,没事,芬姨辛苦,我吃什么都行,都很可口。”言罢又看向方静秋,小心翼翼的说道:“静秋,今晚住在爸妈这吗?”

    “不啊,吃完饭就回去。”她说着便亲自为贾浩盛了一碗鲫鱼汤递过去,一副贤妻良母的做派。

    贾浩受宠若惊赶紧接了过来,不无感激的看她一眼道:“我开了车过来。”

    “正好,锦程不用送我了。”

    方锦程一脸的生无可恋,他还想趁着送老姐回去的时候顺便去潇洒潇洒呢。

    方良业从始至终板着他的面瘫脸,他对这个女婿一直颇有微词,但见他们婚后还算琴瑟和鸣日子越过越好了,平时生活也互相帮助扶持,曾经的反对已经没那么强烈。

    现在除了对这个女婿的性格还不怎么看好外已经没什么大的意见了。

    “都吃饭吧,吃饭就不要聊了。”

    “是,是。”贾浩连连点头道:“食不言,食不言。”

    在女儿要走之前方太太就找出自己的一件真丝披肩给女儿披在肩上,一边嗔怪她道:“女孩子家夏天也要注意不要着凉,以后晚上出去的时候不要穿露肩膀露大腿的衣服,对身体不好。”

    “知道啦妈。”温雅惠中的方静秋抱着老妈拍了拍与她告别。

    方良业道:“我之前跟你说的,把小囡接过来的事你再好好想想,你这丫头脾气从小就倔,但这关系到小囡的早教,你一定不能太钻牛角尖,听到了吗?”

    “嗯,我会考虑的,再见,我们先走了。”

    “那我们走了,爸,妈。”贾浩也一一向二老作别,只收到方太太的回应。

    开车出了军区大院贾浩才稍微松了口气,一边看向副驾驶上支着额头小憩的人,一边小心翼翼道:“刚才爸的意思是要把小囡接回a市?”

    “你觉得呢?”

    贾浩犹豫了一下,终于鼓起勇气说道:“小囡从小就在a市,陪伴着二老,我知道他们有难以割舍的感情,但我爸妈……”

    “我说什么了吗?”方静秋忽然转过头来,发出一声冷哼道:“你当我是什么人?我是那种会让人拿捏话柄的人?我会让人说我是个不孝的儿媳妇?”

    贾浩讪讪闭嘴:“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你放心,小囡可以跟你父母住一年,但等她上小学后必须到我身边来,我可不想让我的女儿输在起跑线上。”

    “那我爸妈到时候可以搬到a市吗?”

    “二老年纪大了,换一个新的环境会非常不适应的,现在交通这么发达,而且我们在s市还有公司,时不时的过去陪二老一段时间就行了,搬来搬去干什么?”

    贾浩不说话了,认真开车。

    方静秋没好气的白他一眼道:“你对我的安排有很大意见?”

    “没有,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他觉得很疲惫,a市的夜色五光十色在眼前一晃而过,明明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很多年,他却永远向一个外来户一般的格格不入。

    哪怕他现在开着豪车,住着别墅,手下公司上市,员工百千,坐拥一个商业帝国成为别人艳羡的成功者。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在这个女人,以及这个女人背后的家庭面前,他从来都卑微到了尘埃里。

    似乎无论他做什么都永远无法得到这个女人的肯定,她在人前永远都有一张温柔贤惠的笑脸,在人后的表情却又狰狞可怖。

    似乎将两个不同性格的人揉和在了一个躯体里,就是这样的性格让贾浩觉得畏惧的同时,又自卑的无地自容。

    方静秋也静静看着挡风玻璃上自己的倒影道:“有些事情,并不是我不想尊重你的想法和决定,只是我比你想的更多,当你只看到眼前的时候,我却已经想到了明天,下周,一年后,甚至是十年后会是什么样的。我能做的就是尽力避免可能发生的不幸,将损失锐减到最小!就好像我们的婚姻一样,我不想因为你父母的到来而真的到了一败涂地的地步。”

    “你从没和他们相处过,只是听你的朋友抱怨过婆媳生活,在网络上和书上了解过就直接拒绝和他们的交流,这对我,对他们,很不公平。”

    方静秋抬手看着自己纤长的手指和上面绯红色的指甲道:“我不过是不想跟另外两个陌生人叫爸妈而已。”

    贾浩用力捶打了一把方向盘,牙关紧咬。

    方静秋不是没有叫过那两位老人爸妈,还是在结婚之前,两家的家族聚会上。

    人前温柔贤淑的她娇羞而又大方,一口一个爸妈叫的很是亲切,双方亲友都对她赞不绝口,说她从小就是个好女孩,以后一定会是个好妻子好媳妇。

    贾浩道:“不说这些了,我问你,越南的药厂你什么打算?”

    “你不是都知道了吗,我打算让研发团队继续研究那个十年前的课题,这个药厂还有个研究所,研究起来更加方便,也不用东躲西藏了。既然是个药厂,自然要利用起来,注册商标生产药品这件事我已经让人在办了,你不用操心。”

    “药厂的事我不管,但是这个研究课题真的没必要再继续下去了。”

    方静秋扭头看向贾浩,贾浩却不敢看她,哪怕不看也知道这个时候,这个女人的表情不仅冷漠而且可怖。

    “贾浩,连我爸妈都说我是一个很倔的人,你为什么还要试图改变我?”

    “我……岳父岳母如果知道一定也会反对这件事。”

    “他们年纪大了,我不想就这些事情再让他们操心。”

    “你从来都是这么……这么的任性妄为!”

    方静秋道:“结婚之前你不是就已经知道了吗。”

    是的,他早就知道了,但他们还是结婚了。

    在a市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私人别墅区的房价已经贵到离谱,于闹中取静,方静秋的在a市的房子就在这一片别墅群中。

    倚靠着一座小山,邻傍一片人工湖泊,不远处就是顶尖高尔夫球场俱乐部。

    贾浩将车停在她家别墅的门口道:“我今晚可以住在这里吗?”

    方静秋道:“没问题,进来吧,洗澡的时候记得洗干净。”

    这代表他终于被允许‘侍寝’了,她就像一个女王,对自己想要的予夺予求,对自己不想要的多看一眼都要置之死地。

    随着暑假的到来,这代表着真正的夏天也终于来临了。

    方锦程考完最后一场考试,林孝先从国外回来,又召集了一群狐朋狗友打着聚会的名义去外环飙车。

    一溜儿的超跑并一群衣着清凉的美女小腰精,于夜色中的外环加油站出发,发动机轰鸣的声音几乎点燃了整个夏夜。

    车速被飚到爆表,方锦程风驰电掣的速度让人望尘莫及。

    林孝先坐在他的车内,默默骂了一句卧槽赶紧攥紧扶手和安全带,担心自己随时被甩出去一般。

    明明已经遥遥领先的人却忽然被身后杀出的一匹野马超越,那是一辆改装过的兰博基尼,光是听发动机的声音就知道价值不菲。

    方锦程刚要踩上油门奋勇直追,却又不知想到了什么,慢慢降下了车速。

    林孝先急了:“靠,追啊!有的是超越的机会!”

    “没意思!又不玩钱,赢了也没啥意思。”

    “靠,你丫还惦记着钱吶!有那么个有钱的姐夫还整天钻钱眼儿里去!”

    “那又不是小爷的钱,小爷以后养家糊口还是得靠自己。”

    “呦呵,我这才走几天啊?大少爷转性了啊?”

    “甭在这贫,走,找地儿喝酒去。”

    “定下了,潘二的酒吧,今儿人多,热闹!”

    “好,你跟他们说。”

    方锦程将车子驶进慢车道,扭头看了一眼自己刚才飙车行过的路线,忍不住回想起某人说要向交警打小报告晚上来堵他们来着,他想说的是,小爷就来了,怎么着,怎么不打小报告了呢,你打去啊。

    打开车子的顶棚,夏日的夜风也带着一股燥热,吹在人的身上很是黏

    腻。

    林孝先靠了一声道:“你作死是不是,关上,开空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