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小舅
    “你小子最近结实了啊,怎么自己来的啊?没带马子?”

    “没有,小爷单身贵族!”

    李川道:“你丫在小舅面前装什么装,从实招来,我怎么听说你要谈婚论嫁了啊?”

    唉,这可真是一个伤心的话题。

    当初打算狩猎苏楠的时候已经闹的众人皆知了,现在被甩了他还不知道怎么向老爸老妈解释,结果小舅先过问了。

    “分了。”

    “分啦?就知道你小子是一时冲动,知道什么是爱吗?知道结婚意味着什么吗?不过你还小,着什么急啊,像你小舅我,活了四十年了都,怎么着?嘿,我还楞是不知道爱情是什么玩意儿!”

    方锦程觉得面前要是有个酒瓶子他绝对能一脚给淬了!怎么听这口气还挺怨妇的呢。

    “小舅,我跟你不一样,我没法像你这么自由,对你来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对我来说呢,是拯救我的稻草。”

    李川拍拍这个大外甥的肩膀,又深深叹了口气,冲着身边的金发美女道:“给我们爷俩整点酒来。”

    不一会,端上来各色鸡尾酒,李川一边抱怨着酒不够烈性,一边跟方锦程干杯道:“咱喝点小酒,说点心里话。”

    方锦程道:“我没什么心里话可跟你说的。”

    李川不乐意了:“我有啊!你小舅有!有一肚子话要倾诉呢!”

    “你就不怕我告我妈去?”

    “是不是爷们?是爷们就别让女人搀和咱们的事儿!”

    方锦程道:“行吧,你说吧,反正我也没啥事,不过我要是中途睡着了还请你温柔点,别把我扔水里去。”

    “你要敢睡我把你扔鳄鱼池子里去!”

    方锦程起身要跑:“我找我姐去!”

    “回来你!”李川两三下把人给逮回来,两人又嬉闹了一会。

    不过这回方锦程老实了,打个呵欠晒着太阳有气无力道:“真无聊啊,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小舅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果断去环游世界了。”

    “听说你环游世界回来被外公打掉一层皮?”

    “……”

    方锦程抬手看看自己的胳膊:“这a市的紫外线相当可以,才一会功夫我都这么黑啦?”

    “你丫戴着墨镜呢!”

    “哦……”

    “你小舅我啊,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结婚这种想法。”

    “这种想法是很愚蠢滴,男人嘛,总得成家立业滴。”

    “你这口气像我姐夫。”

    “你姐夫说的大大滴对!”

    李川道:“可我好不容易想结婚了吧,人又不愿嫁给我,你说我憋屈不憋屈。”

    “女人惯用的手段——欲擒故纵!要么就是故意让你得不到,诱惑你,再或者就是故意挑战你的耐心,就一个字:作!”

    李川道:“你懂毛线,她跟你认识的女人不一样!”

    “天下女人都一样!哪怕是警察这种所谓高尚的职业也不能幸免,就一个字:作!”

    “有那么一个人并不是因为作才瞧不起你,而是从骨子里就看不上你,哪怕你使出浑身解数一心向善就差吃斋念佛了,她也能一眼看出你的伪装,也能看见你的过去和将来。不用任何言语,一个蔑视的眼神,都会让你无地自容!”

    方锦程沉默了,他怎么觉得小舅说的人那么像苏楠。

    “平时我那些引以为傲的小得意,小高贵,小阅历都变的一文不值,和她在一起啊,我就是那茅坑里的石头,她就是那漂浮在宇宙中的恒星。”

    “小舅,你这比喻有点夸张了啊,她没那么好,咱也没那么垃圾。”

    “不夸张,真的一点也不夸张。这么一个人未必见的有多好,兴许在别人面前都不会正眼瞧她一眼,但就是这么一个别人瞧不上眼的都让我感受到万丈阳光,你说你小舅可不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吗!”

    “小舅,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你是屎,哪能是石头啊。”

    担心李川一脚踹翻了她的躺椅,方锦程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没想到李川却陷入自己的小伤感中不能自拔了,这还真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小舅。

    “爱情的奴隶,真可悲。”方锦程摇头感慨的时候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这么可悲。

    “所以啊,我这次回国疗伤来了,等把她彻底忘了再开始新的生活,毕竟我的征程,是星辰大海!”

    方锦程道:“小舅,这不像你,这种女人,得手段强硬!”

    李川道:“你怎么知道我没强硬过。”

    “那其他手段呢?玩浪漫?要啥给啥。”

    “你怎么知道我没给过?我给你说,她是医生,我就差躺担架上给她做人体解剖了!”

    方锦程只觉得一阵恶寒,就算他想娶苏楠但也做不到站那给她当枪把子啊,看来小舅确实认真了。

    “不许跟别人说。”

    举手发誓不会乱说,爷俩又干了一杯。

    今天来会所的人不多,但是来晒沙滩浴的却挺多的,因为这个时节的太阳给人一种万物生长的感觉,好像只要躺在太阳底下就能进行光合作用似的。

    方静秋来的时候就看到方锦程和李川舅甥俩在沙滩上挺尸,身边滚着几瓶鸡尾酒。

    “小舅,锦程。”

    李川扭头看了看,嘿嘿一笑:“静秋越来越漂亮了啊。”

    方静秋身着一件大红色的挂脖连体泳衣,露出一大片白皙的后背,已经三十多岁的她生过一个女儿,纤腰长腿,身材却依旧保持的很好。

    很多人都说方静秋长的像方太太年轻的时候,只不过那个年代的美人多是沉静内敛的,但方静秋的美却是张扬醒目的。

    杏眸高鼻鹅蛋脸,古典美女的标配,一头松软的栗色卷发却又让她风情万种。

    “都老了,还漂亮什么啊。”她笑着走过去道:“不好意思啊小舅,刚才接待了几个客户。”

    “你这生意越做越大了,以后想见你一面恐怕难上加难喽。”

    方静秋微微一笑,将额前卷发撩到耳后:“咱们都是一家人,就算长久不见,这份血浓于水的感情也不会就此消散,别人都不过是些生意场上往来的伙伴,你利用我,我利用你罢了。”

    “静秋啊,我这次回来也不想去麻烦别人,只能麻烦你这个外甥女了,让我在你这住几天,别跟你妈说。”

    “小舅跟我还客气,尽管住就是了。”

    方锦程一旁迷迷糊糊的转过头来:“姐……你怎么这么黑了?”

    “你丫能把墨镜摘了看吗?”李川忍不住在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哦……”

    方静秋不无宠溺的在弟弟鼻尖上捏了一把:“小懒虫,昨晚又出去玩了吧?困成这样。”

    抱住姐姐的手蹭了蹭,方锦程像个孩子一样撒娇道:“老姐,我冤不冤啊,昨晚通宵背英语语法呢,今天考英语。”

    “考的怎么样啊?”

    “感觉还行,六十分问题不大。”

    “这还差不多。”

    李川一旁吓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就行了?静秋,你对他要求还真低啊。”

    方静秋道:“你把他的试卷拿去给英国人考还未必能考到六十分呢,这种应试教育以后又用不上,英语学到能和外国人无障碍沟通就可以了。”

    “就是。”方锦程抱着老姐的手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小舅,你姐和你姐夫要是有我姐这么开明就好了。”

    李川嗤之以鼻:“不像你姐这么好都没把我俩这个二世祖给管教好,要真像你姐这样,我俩还不得上天?”

    “想送你上天,和太阳肩并肩”方锦程傻唱起来,唱完又傻乐着睡着了。

    方静秋坐在沙滩上用手轻抚着小弟柔软的头发,继而又对李川道:“小舅,你去过中东了吗。”

    “我得谢谢你怂恿我去中东。”

    方静秋忍俊不禁:“怎么了?”

    “遇上了我这辈子的大劫!”

    方静秋继而说道:“我知道那边有几个国家在打仗,你总不至于傻傻的去参观战地了吧?”

    “没有,我就在沙特阿拉伯转了一圈,对了越南那边的医药基地建成了?”

    “差不多可以竣工了,用不了半年就能正式投入使用。”

    “那不错,你们公司这次进军医药业应该算是这几年来最大的投资了吧?”

    “是啊,虽然医疗器械和药物属于及时消费品的,但近几年来有点不景气,尤其是国家对医药把关严格,药价一控再控,基本上已经没有太大利润可言,所以很多医药公司就从成本下手。”

    “静秋,你可不能这样,千万不要为了赚钱就昧良心,就跟电视上说的那样,要做好药,做良心药,做让老百姓放心的药。”

    方静秋笑道:“小舅,你当我是什么人了,我最近拿到了几个知识产权,想要着手研发一些特殊药物。”

    “有多特殊?”

    “跟你想的不一样。”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可没想什么不健康的东西。”

    方锦程迷迷糊糊道:“是不是吃了可以拥有超能力的药?给我来一卡车。”

    方静秋道:“主要是针对疑难杂症以及罕见病例所研发的药物,有些病症之所以称之为罕见病就说明得病的人少,治疗这些病的药销量也少,一些大的药厂无法用高成本生产药物因为要面临没有销量的困境,所以很多患有罕见病的病人都无法买到适合的药。”

    “那你是打算生产之后高价销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