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校园痴汉
    “咳咳,别说话了,干活干活!”

    姜玉琪这才看到一辆普桑通过了校门口的检查正在驶进校园,不禁嗤之以鼻道:“没事啦,我们又不是给老板打工,还不能说话了啊?”

    “好好表现,好好表现!”大男孩说着便干咳一声大声说道:“这个禁止传销呢,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传销致富路不通,竹篮打水一场空!传销骗人是陷阱,天上不会掉馅饼!同学们啊!为了您和家人的健康幸福,请远离传销!”

    苏楠已经在停车位停好车,带着大周和小林下车,还没看到方锦程就先听到了他的大嗓门。

    “传销是牢笼,入门人变虫!传销发财是场梦,一旦陷入家财空!警惕传销陷阱!创建和谐校园!”

    “呦!”大周乐了:“看来这两天的普法活动有效果了啊,看看同学们这高昂的兴致。”

    小林有点犹豫道:“我怎么听声音像……像方锦程呢?”

    苏楠没好气道:“除了他还能是谁!”

    果然看到方锦程突兀的站在一群同学中间,挥舞着海报高喊着口号,生怕人不知道他是在干嘛。

    苏楠硬着头皮向大礼堂的方向走去,方锦程径直就拦在她的面前。

    苏楠往左他往左,苏楠往右他往右。

    “这位同学……”她板着一张脸道:“可以让一下吗?”

    方锦程嘿嘿傻笑:“苏警官,我帮你一起做宣传。”

    “同学们能有这样高的抵制决心说明我们的工作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效果,谢谢你能加入到宣传正能量的队伍中。”

    方锦程道:“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您尽管说口,爷们绝不推辞!”

    “现在想麻烦你让让路,我们要上去了。”

    “好好好。”方锦程赶紧侧身让开,一边对苏楠道:“一会见啊警花姐姐!”

    苏楠走的飞快,后面小林和大周差点笑出内伤。

    “警,警花姐姐?”姜玉琪道:“你跟她很熟?”

    “跟你没关系。”方锦程说着便把剩下的传单塞姜玉琪的手上,循着苏楠往礼堂去了。

    这边姜玉琪着急道:“我在第一排给你占了位置,你不要再和陈院长抢位置了,你一个学生怎么能和领导坐一起呢。”

    “院长乐意,你甭管这么多。”

    所以方锦程照例又坐在了讲桌后面,今天最后一天,经过前两天的预热,来的人更多了。

    苏楠今天已经对方锦程见怪不怪了,瞅都不瞅他一眼依旧淡定自若的整理文件,时不时笑着和一旁的马主任说两句话倒让方锦程忍不住倒胃口。

    想起之前姜玉琪说的制服,他不禁盯着苏楠的胸和屁股多看了两眼,没啥特别吸引人的地方。

    可能做警察都比较操劳,所以她看上去比较清瘦,胸和屁股当然也就没那么大了。

    夏季的警察制服穿在她身上让她更加单薄,但就是这么单薄的身体却有着强大的爆发力,简直像个怪力女。

    要是和他方锦程结婚了,不管是冲着他方家的门面还是什么,把媳妇喂胖一点总是应该的吧?到时候胸和屁股……

    正看的出神,一只咸猪手闯进了他的视线之内,手的主人是姓马的主任!

    这只手就在苏楠的背后屁股的位置张开成爪状向她的屁股摸去,这要是一抓下去,苏楠就算不把他摔地上也能把那爪子给废了!

    但是……但那只手就是隔着一层薄薄的空气不下手,好像这样就能足够感受到她屁股的浑圆和柔软一般,一边还做出猥亵抓

    揉的动作。

    方锦程腾的站了来,连带身后的椅子都带倒在地。

    众人齐齐向他看了过去,马主任这才受惊一般收手。

    “你要是忍不住想乱来就给我下去!”也只有苏楠敢这么对他说话了。

    他瞪了马主任一眼,笑眯眯的坐下道:“我换个姿势。”

    苏楠这才调整话筒开始今天的讲课内容,传销的利害关系已经讲的差不多了,接下来的就是防范和自救内容。

    她还特意整理总结了一些犯罪现场的自救方式,包括现在骗子越来越多,她还要多向这些大学生传授一些防骗手段。

    方锦程全程都在盯着马主任看,见他时不时的向苏楠献殷勤,递水擦汗便觉得很是郁闷。

    最后的环节是提问,不少同学都向苏楠提出自己所经历的,以及从其他渠道听说的一些骗术。

    “苏警官,之前我妈给我打电话说我们老家有个人在野外被迷晕了,后来回到家洗澡的时候发现身上有伤口,去医院一检查才知道肾被割了一个,这是真的假的?”

    苏楠笑道:“这个问题应该让周警官来解答,他就曾多次应对过这样的器官倒卖案。”

    大周结果话筒笑道:“我首先要请问这位同学,你身体被划破之后不会觉得疼痛吗?”

    “会啊。”

    “同样,要想将一个人的肾脏器官取出,肯定不会无知无觉,哪怕是在医院手术都要经历一段痛苦的恢复期,更何况还是野外,这个故事的逻辑首先都说不通。还有就是人的器官在手术移植前是需要配型的,割掉再配型将会浪费许多时间,更何况体外器官无法保存太长时间,连配型的时间都等不到,像这种说法多半是危言耸听以讹传讹,真相肯定不是这样的。”

    “说到迷晕这件事,就是我看到好多人在朋友圈发文说,在公共场所被人摸了一下头,然后就稀里糊涂的把银行卡和密码告诉那个人了,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小林接过话筒道:“这是假的,如果真有这么神奇的药物我们为什么不拿来反用于犯罪分子的身上呢?在街上抓住小偷暴徒直接可以将他迷惑让他自己回警局,我们可以继续巡查,可以节省很多时间。”

    “可很多人都信誓旦旦的表示经历过。”

    “如果真的经历过也多半是经历过洗脑的原因主动交出了钱财,如何洗脑昨天苏警官已经说过了,许多人在事后发现自己上当受骗,但却因为自尊心在作祟,所以不肯承认,只能顺着别人说自己是被迷晕了。”

    “对,”大周补充道:“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第二款: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知道同学们是在帮助更多人提高警惕,但在传播转载的时候也要动动小头脑,想一下这件事的本身是否合理,以免传播错误信息,误导大众。”

    台上台下很是热闹,问的问题也都层出不穷。

    方锦程的眼睛却又在马主任伸出咸猪手后骤然睁大,这个猥琐男假装自己靠向椅子后背舒展筋骨的同时把手放在了苏楠的身后,对着她屁股的方向抓

    揉手指。

    “这些骗子惯用的伎俩我们不仅要自己知道,还要告诉身边的人,并向他们……”苏楠话音未落就被一只大手攥住手腕腾的拉了起来。

    整个礼堂一千多号人齐齐倒抽一口冷气,她则被吓了一跳,呆呆的看向方锦程那张帅气十足的脸带着痞笑看向自己。

    没等她发火,方锦程却率先说道:“警花姐姐。”

    马主任等人也都急的站了起来,所以说把方锦程放台上就好像一颗定时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要发神经,这是要干啥?干啥?

    苏楠克制着自己的脾气道:“这位同学,你有事?”

    方锦程干咳一声,弯腰对着讲台上的话筒说道:“喂喂喂,那什么,我也有个问题要问一下苏警官。”

    “请讲。”虽然知道他不会吐出什么好象牙,但从今早他发传单的表现来看,苏楠还是希望他能迷途知返的。

    “我想问一下苏警官,作为我的女朋友,我们交往这么长时间了,你愿意嫁给我吗?”

    “哇哦!”整个礼堂炸锅了。

    几位校领导更是气的七窍生烟,马主任脚下一个不稳,整个人都快要要向后倒去。

    方锦程说完就特意往马主任的方向看了一眼,那眼神似乎是在挑衅,在恐吓,这让他更加慌张无措。

    相对于所有人的震惊和等看好戏的态度,苏楠却表现的很淡定,她道:“这位同学,我不认识你。”

    然而这话不是对着话筒说的,礼堂里的人只看到这位苏警官愤怒离场,却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方锦程放下话筒去追人,所有人都在他身后起哄:“方少,真有你的啊,连女警察都玩!”

    “方少,眼光越来越差了啊!”

    “就方锦程这种人渣,就该和那些外援女凑一对,还是放过人家美女警花吧!”

    “天啊,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他们真的在一起很久了?”

    “那个警察图什么啊,不就姓方的有钱长的帅吗?”

    “图啥?我就图我男朋友有钱长的帅,可轮得到我吗!”

    “这年头连警察都这么势利眼?”

    “为什么我觉得好萌啊,我的萌点在哪?禁欲警察和痞子富少,啊啊啊,简直配一脸啊!谁攻谁受啊?”

    “喂喂喂,方少不是在和那个黑不溜秋的周警官表白!”

    黑,黑不溜秋的周警官?

    大周觉得委屈,一边幽怨的问小林道:“我黑吗?”

    小林顾不上管他,赶紧收拾文件:“我们还是赶紧去找楠姐吧,去的晚了楠姐说不定把方锦程分尸了。”

    刚要准备向他们道歉的几位校领导顿时觉得背冒寒气,没一个敢说话的了,反而是小林大周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