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校草的传说
    苏楠真有种欲哭无泪之感,到了小区摔上车门就直奔楼上而去,一进家门就嘭的关上大门,甩飞鞋子和包。

    苏苏贴着张面膜从卧室出来道:“老姐,又遇到棘手的坏蛋了啊?”

    “简直是个大混蛋!”

    “姐,做你这行天天有受不完的气,你本来就不注意保养,还天天这么生气,比同龄人老十岁!”

    苏楠扬手要打人:“再给我说老这个字,我把你生活费断了!”

    苏苏举手投降,不过却贴近苏楠,鼻尖动了动,继而一脸纳闷的揭了面膜又贴近几分:“老姐,你身上有他的香水味!”

    “是我鼻子犯的罪!”隔壁房间苏贺引吭高歌:“不该嗅到他的美!擦干眼泪陪你睡!”

    姐妹俩一记眼刀扫向隔壁,好像能隔空杀人一般,歌声戛然而止,紧接着响起苏贺打游戏用力敲击键盘的声音。

    “什么香水味?有吗?”苏楠疑惑的抬起胳膊嗅了嗅。

    苏苏双手环胸,郑重其事的点头说道:“方大帅哥的车载香水,ny今春最新款,流年系列!”

    苏楠道:“你一点小聪明全用在化妆品和香水上了!你倒是分点给学习啊!”

    “我分啦,有您这么聪明的老姐呢,我学习成绩再怎么差也不会拖班级后退不是,对了老姐,方大帅哥终于又去接你下班了啊?你俩是不是有戏?”

    苏楠停下手上的动作,郑重其事道:“苏苏,我得向你咨询一下,如果一个男人骗自己的父母,说你是他的女朋友,这个男人目的何在?”

    苏苏惊讶的捂住嘴巴:“天啊老姐,你也有被人当假女朋友的一天啊!”

    苏楠额角青筋直跳:“什么玩意?”

    “有的人家里逼婚嘛,不想和父母吵架就说自己有女朋友了,结果就带个假的回家了,你可不就是那个挡箭牌嘛!”

    苏楠郁闷道:“就,就没有其他可能?比如说,比如说真喜欢什么的……”

    “有啊!有这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假戏真唱,不过不可能发生在你身上,你看看你,活脱一老妈子!”

    苏苏说完一脸无辜的看向苏楠:“老姐,你的脸怎么绿了?”

    “呵呵,可能是青菜吃多了……”

    苏楠转而回自己的房间,嘭是摔上了门。

    苏苏在门外苦口婆心道:“老姐,不要怪我说话难听啊,方大帅哥那种人一看就是游戏人间的花花公子,泡妞的手段一溜一溜的,我这种纯情美少女都不会上当受骗了,就怕你这种纯情老剩女会中那个圈套,你可不能被他的外表所欺骗啊!”

    苏楠没好气道:“你姐是那种人吗?赶紧睡觉吧,忙一天累死我了。”

    “老姐,明早你上班吗?要是上班的话你早点起来帮我买个包子呗,三鲜的。”

    “知道了……”

    “谢谢老姐!”

    苏楠有气无力的趴在床上,眼前却总浮现出方锦程那种玩世不恭的脸,含着金汤匙的公子哥儿,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

    虽然方锦程在饭桌上说以后会常来派出所招呼她,但事实上苏楠已经一个多星期没看到他了。

    又是一年一度的期末季,随着暑假一起到来的还有社会各阶层的暑期工招募工作,海新区公安局给下属派出所分派了几项任务,多以安全打工为主题。

    因为苏楠之前提交了大学生误入传销组织的案件报告,所以她们大队就接受负责了打击抵制传销的宣传工作,除了要在各个社区科普走访,还要在各大高校开设讲堂,重点抵制传销这颗社会毒瘤!

    立夏后a市天气开始变的更加炎热起来,每天打开电视听到最多的就是所谓‘专家’对今年气温的预测,说什么今年和去年一样,都是五百年一遇的高温天。

    都说五百年一遇了,你都遇两次了,那能叫一遇吗?!

    苏楠这段时间带着大周和小林一起跑各大高校上普法课,小张最近在筹备婚礼,为了做一个白白的新娘就不让她出来风吹日晒了。

    苏苏的学校之前报案失踪的学生还没有找到,所以这里就变成了重点普法地区,在大礼堂开设了为期三天的普法工作还没有校门口乐队的观众多。

    可到了a市科技大学就不一样了,能考进这里的学生都是传说中的高材生,a科大更开办有全国知名的法学院,这里的学生更热衷于各种跟法律有关的课外活动。

    所以的苏楠的普法工作一来到这里就受到热捧,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连校领导都亲自上阵,一路开放绿色通道,带领同学有秩序有组织的听讲,并且就这次传销专题上交一篇论文,将会筛选出前十名发放一定奖学金。

    不仅苏楠,所有公安干警都喜欢这种配合工作的听众。

    等到开讲的那一天,a科院学生会一大早就在礼堂门口排出了海报宣传栏,并且向过往同学发放了反传销的宣传单,给苏楠他们省了不少的工作。

    等苏楠开着她的那辆普桑,带着大周和小林出现在学校后,校党政工作处的几位领导又热情洋溢的迎了上去,对他们表达了欢迎和慰问,弄的苏楠那叫一个受宠若惊,忙不迭的说您太客气了,真的不用这么客气。

    “你们辛苦了,时间还没到,先到招待室去喝杯茶吹吹空调吧。”

    苏楠推辞不得便跟着他们一起去了,小林在她身后拉了一把,刚迈上台阶的她回头去看,却看到不远处站在树荫下,一个高高瘦瘦的大男孩,穿着白色的运动衫,那灿烂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筛在男生的身上,他正单手转着篮球正冲她打招呼。

    苏楠立马转过头来,只觉得鼻腔之内一阵炙热,赶紧抬手一摸,还好,没流鼻血。

    “楠姐,好像是那个经常来接你的大学生吧,他真是这个学校的啊?”

    苏楠赶紧道:“不知道,没看清。”

    她怎么可能没看清,方锦程这小子,化成灰她都认识!

    只是刚才他那形象未免太阳光帅气了点,让她这种走出校园多年的大龄女青年都不禁开始怀念起青葱岁月,谁没年轻过?谁没为校草痴狂过?

    唉,往事不必回首啊!

    “方锦程!”发宣传单的妹子欢快的奔向树下,伸手递了一份传单给他。

    后者接过,随手把篮球往屁股底下一塞就坐了上去看看宣传单道:“普法课不就今天吗。”

    “对啊。”女生将剩下的传单抱在胸前,也蹲在他面前道:“平时上课怎么没看你这么积极,今天也过来听普法讲堂?”

    “谁听这个啊,对那种弱智而言,听的再多该被骗的时候还是会被骗。”

    女生笑呵呵的说道:“就是说嘛,咱们平时在网上和电视上天天接触这些东西,但有些人该被骗还是会被骗,说白了就是想钱想疯了呗。”

    方锦程抬头看了看她,发出短促一笑。

    后者不解:“你笑什么?”

    “没什么。”

    同样是阐述因为缺钱而误入歧途的话题,苏楠就比她说的中听多了。

    “呦,姜玉琪!方锦程!”远处几个同学向他们挥手打招呼:“您二位和好如初啦!早就说了嘛,这小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合,哪有隔夜仇的啊。”

    方锦程掏出篮球作势要扔过去,后者赶紧摆手投降,一群人嘻嘻哈哈的往礼堂去了。

    姜玉琪道:“快开始了,我先进去了。”

    方锦程道:“等一下,我跟你一起。”

    “不是吧方少?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刚才不还嗤之以鼻说不听吗?”姜玉琪歪头笑道:“到底有什么目的,从实招来!”

    后者挑起一侧的眉梢道:“你猜呢。”

    “我猜……你是不是也想拿论文奖学金!”

    后者勾唇一笑,抬起胳膊就揽住她的肩膀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小姑娘双颊染上一片红晕,在周围不少人艳羡的目光中和一起进了校礼堂。

    方锦程是a科大的风云人物,不仅因为他背后显赫的家室和从大一到现在换过的五六台跑车,更因为这往哪一站都吸引万众瞩目的一张脸。

    不管是故意还是无意,他明明从来不上校园论坛和贴吧,但在这两个地方,他的名字总是会被多次提及,一来二去不认识的也认识了。

    姜玉琪是他众多前任中的一个,说前任有些不严谨,毕竟在八卦者的嘴中,但凡坐过他跑车副驾驶的都被戏称为他的女朋友,当副驾驶换一个人的时候,那个女朋友就变成了前任。

    姜玉琪和他在高中的时候就认识了,本来算得上交心的朋友,但后来日久生情就变成了男女朋友,没几天方锦程的副驾驶换人了就对她说,其实我觉得我们还是做朋友比较自然。

    姜玉琪也是心大,不仅豁达的接受了分手的说法,还真就和他重归美好纯洁的友谊。

    当然,不少人都认为姜玉琪肯定会是方锦程看遍红花绿叶之后最后的归宿,因为只有她懂得进退有度,伺机而动。

    两人进了礼堂,熙熙攘攘已经坐满了不少人,方锦程掏出手机准备给舍友打电话,以那个四眼仔的积极程度肯定第一时间来占领前排了。

    “我让同学给我留位子了。”姜玉琪按住他的手机道:“到我那边坐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