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终得见公婆
    外头抓了几个扒手将审问结果给苏楠送了过来,确实是几个屡教不改的,这段时间出入公交站等拥挤场所,经常偷窃手机钱包没少让所里头疼。

    “先送看守所去,再量刑定夺!”苏楠说着就在文件上唰唰唰签上自己的大名。

    小张从外面好像一只轻快的蝴蝶一般飘了回来,人逢喜事精神爽,她一个人感染了整个办公室。

    “小张,你们打算去度蜜月吗?”

    “还不知道呢,看他什么打算吧。”

    “婚纱照拍了吗?时间有点赶啊。”

    “他刚才给我打电话了,已经约了摄影师,明天去拍,尽量在结婚之前赶出来。”

    “可真够快的啊,不过你男人挺靠谱,你什么都不用操心了。”

    “对啊,我现在只要操心我的婚假就行了,他好配合我的婚假做婚前婚后的安排。”

    “不知道今年能请多少天婚假。”

    “对了楠姐,我能请几天假啊?”

    苏楠一愣,想了想到:“晚婚假取消了,带薪假三天吧?”

    “啊?这么少?”

    “那不带薪可以请几天?”

    苏楠想了想到:“最近也不怎么忙,应该七天不成问题,不过还得你提交婚假申请。”

    “楠姐你一定要给我通过啊!”

    “我当然没问题,大不了多压榨一下小林,主要看所长那边。”

    小林呜呼哀哉道:“人家也好想结婚,也好想请假啊!”

    科室里马上响起一片不同的声音,已婚的过来人士不停向她们这群单身狗灌输婚后的悲惨生活,婆媳的纠纷矛盾,老公孩子的无可奈何。

    当然也有另外一片声音持反对态度,表示家庭有矛盾的只是个例,多数婚姻还是非常幸福的。

    不少男同志则表示,有你们说的那么夸张吗,每天也没发现老婆多累,孩子多愁人啊。

    于是女同志又一起对着大周这种‘直男’同志,群起而攻之!

    苏楠觉得等过七一建党节的时候,他们科室完全可以出一个辩论比赛,辩题就叫《婚姻生活是不是爱情的坟墓!》。

    治安大队的一群正在这儿插科打诨,门口忽然就传来所长一声干咳的声音,众人齐齐噤声,赶紧各忙各的。

    所长往里面看了一眼脚步匆匆的就出了派出所,众人有些不解,感觉所长的行为举止有些奇怪。

    苏楠却在一直盯着自己的手机看,方锦程这个小子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打她电话,她干脆给调成了静音模式。

    直到所长亲自去门口接了两位客人进来,众人才齐齐向外张望猜测。

    “那是谁啊?”

    “上次要给老大介绍男朋友的阿姨吧?”大周道。

    小张眼尖,连连点头:“嗯嗯,就是之前的那个阿姨,我的妈啊!这次连人都带来了?!”

    大周对着小张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说什么呢?那男人都可以当老大她爸了!”

    “还不是楠姐天天嚷嚷着说要找个比她年龄大的,这可不就大吗!”

    一屋子的人都呵呵笑了起来,似乎对苏楠找男朋友的这个梗乐此不疲。

    苏楠也跟着笑了起来,只不过默默往人群之后缩了缩。

    当时是她年少无知有眼无珠没认出那是方锦程他妈,还以为是跳广场舞的阿姨呢,结果去过方家之后才知道他们方家来头不小,从所长亲自接待就可以看得出来。

    这次她没有带芬姐来,而是带了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个人应该就是方良业了,那个经常出现在军事频道的新闻播音员嘴里的名字。

    这次所长看上去更加恭敬,一口一个老师叫着:“老师,师母,这里呢,我跟他说过好几次了,让她去休息一下,不要太过高强度工作,每个时段都有人值班,但她非但不听,还非得说什么要向我学习,你看,呵呵,真是拿她没办法!”

    方良业身着一身一丝不苟的中山装,并未佩戴象征身份的勋章,步履稳重精神矍铄的进来,随便扫了一眼,便和方太太的目光一起锁定了大周身后的苏楠。

    这眼睛犹如一双x光束一般,直接穿透大周,苏楠觉得自己被看了个遍。

    所长冲着苏楠招手道:“小苏啊,来来来,过来。”

    苏楠用手指指自己,还是有些不确定。

    小张幸灾乐祸道:“看来真是要给楠姐介绍对象。”

    大周幸灾乐祸道:“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挺精神,应该还能活个几十年。”

    苏楠在大周的胳膊上用力拧了一下,快步走向门口,先是笑着冲方良业方太太点点头,继而对所长道:“所长,有工作要布置吗?”

    所长道:“工作,工作,整天就知道工作,来来来,先把手头上的工作放一放。”

    “苏警官。”方太太笑眯眯对着一头雾水的苏楠道:“上次苏警官来家里的时候不是问过锦程的父亲吗?我们今天去见个老战友,路过这里,顺便里看看你。

    苏楠一愣,问过?她问过吗?也许问过吧……

    “这是锦程的父亲,我的丈夫方良业。”

    “您好,伯父您好。”她赶紧伸出双手去与他握手,被宽厚温暖的大掌包裹,能清晰的感觉到上面层层厚茧,那是长年累月训练战斗留下的痕迹。

    只听方太太又道:“我们去外面说吧。”

    苏楠点点头,莫名其妙的跟着他们去了院子里,而所长早就笑眯眯的闪身走人了。

    苏楠觉得压力山大,要是不知道这二位的身份也就罢了,她会热情的将二人当作普通民众接待,倾听他们的家庭矛盾和各种诉求,但现在……

    “苏警官,这段时间工作很忙吧?”好在方太太还算是一个非常好打交道的人。

    苏楠赶紧点头:“是啊,最近是有点忙,如果您有需要,一个电话我就会过去的,并不一定非得跑过来。”

    “年轻人坚守岗位是忠于国家忠于徳守的表现!”方良业忽然开口说出这句话倒让苏楠受宠若惊,她可担当不起。

    “哪里,哪里,像我这样的人全国有很多很多。”

    方太太道:“其实女孩子也不用太过辛苦,该休息的时候也得休息一下,身体重要。”

    “是,您教育的是,您二位过来是遇到什么难题了吗?”

    “我们最大的难题就是锦程那小子!你应该知道吧?”方良业无奈叹了口气郑重其事道:“锦程给你添麻烦了。”

    苏楠都快要热泪盈眶了,您老也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个麻烦精啊?可面对这样二位通情达理的父母,还有如此斐然的身份,她除了打掉牙齿往肚里咽还能抱怨吗?

    “不,不麻烦!他最近一直在进步,改邪归正,一定会越来越好!”

    对,已经不怎么来纠缠我了,您二老不用谢!

    “锦程的改变苏警官有很大的功劳,所以我们想请苏警官抽空来家里吃个饭。”

    “那小子说不出口,我们就亲自来了,不知道我方良业有没有这个面子?”

    苏楠那叫一个受宠若惊:“您,您言重了!这是我分内之事!我也是职责所在!况且我也没做什么!”

    “你做的很多,我对你也很满意。”方良业道:“我见过很多人,也经历过很多事,自认为看人的眼光还是挺准的。”

    “那也不用请吃饭的……要是被我们所长知道了……”

    “不用担心,我们不占用你的工作时间,而且只是单纯的表达感谢,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们不做任何干涉。”

    方锦程他爸虽然看上去一本正经,但谈吐却客气周到,更不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

    方太太道:“是啊,年轻人的事情我们不干涉,请你吃饭是我们感谢你改变了锦程的一点心意。”

    苏楠陷入两难:“好吧……嗯,那要不然今晚?”

    这种事情还是速战速决比较好吧……

    “好,好啊。”方太太难得表现的这么激动。

    方良业却道:“今天周六你在加班,那锦程没和你在一起,他去哪了?”

    苏楠略有些不解道:“我不知道,他……很久没看到他了。”

    方良业看了妻子一眼又对苏楠道:“他今天没来找你?”

    苏楠记得自己中午下班的时候并没在门口看到方锦程:“没有,我没看到他。”

    “这个臭小子!竟然学会撒谎了!”

    方太太赶紧说道:“苏警官今天上班呢!他怎么能跑到这里来打扰他上班?”

    “既然不是约会,那为什么不回家!”

    方太太急了:“儿子都那么大了,你还管着他星期天回不回家?”

    苏楠一看这架势感觉味很是浓烈,赶紧说道:“应该在学校吧,上次还听他说马上要期末考试了,功课比较紧。”

    方良业的表情这才看上去和缓了很多,继而点点头道:“好吧,晚上回家再问问他!”

    送走了方家二老,苏楠深深呼了口气,刚才真的好紧张啊好紧张,不知道自己表现的怎么样,他们应该不会对所长打小报告吧?

    如是想着便进了办公司里,一群人围上来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她只好实话实说:“给之前的一个家庭调解家庭矛盾的。”

    大周了然,这种事后感谢的,或者没处理利索再找到派出所来的多的是,众人也点点头便各自散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