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你到底想找什么样的!
    “那你周末是不是也不能出来了?”

    “对,对啊!周末呢!”王向中也急了。

    “到时候现看,实在不行我就说跟女警察约会了,老爷子不同意还有我妈呢。”

    “甭管你用什么法子,能出来就行,好吃好玩的我都办妥了,你要是不去以后哥几个不会放过你!”

    “成!等我信!”

    出了潘二开的酒吧,外面就是一巨大的商场,先进去买了身新衣服把自己那一身沾满烟酒味道的衣裳换了,又去洗手间洗把脸,划拉了一把头发才回家。

    老爷子从军多年有一双明察秋毫的眼睛,自从进入青春叛逆期,他反侦察的能力也一直是有增无减。

    一路嚼着口香糖回家,进家门第一件事就是喝水,省的老爷子盘问是不是喝酒了,没喝酒干嘛吃口香糖啊!

    果然,刚从厨房出来就看老爸老妈房间的门打开了。

    “爸,妈,我回来了。”

    方太太微笑点头:“我听你们院长说马上要期末了,最近功课很忙吧?”

    “嗯。”模棱两可的应了一声,他接着上楼。

    老爷子在鹰隼一样的眼睛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一天还换好几件衣服!多浪费啊!”

    “上体育课弄脏了,洗好晾宿舍了。”

    “什么时候考试?”

    暗叫一声糟糕,他竟然忘记本学期的期末考是哪几天了:“还没定呢,我们系今年新增了几门课,可能考试时间更长一些。”

    “嗯。”方良业应了一声,方锦程暗暗松了口气,还好院长没有暗地里打小报告。

    “锦程啊,我和你爸商量了一下,觉得星期天请苏警官来家里吃个便饭比较好。”

    “别介!”他赶紧叫停。

    方良业立马皱眉头了:“怎么跟你妈说话呢!”

    “爸妈,不是我不想让她来,是我怕给她太多压力,实话跟你们说了吧,别看她外表是个女汉子,是个人民警察,其实内心也有女孩子敏感脆弱的一面。”

    方太太点头说道:“嗯,上次来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挺好的姑娘,就是在对待你们的问题上还有些害羞。”

    方良业板着脸道:“这不是她不能见未来公婆的理由!”

    方锦程哭笑不得:“爸,这确实不是理由,你听我说啊,我女朋友也算是老大不小了,天天相亲,好不容易看到合适的了吧,七姑八婆就催着赶紧见父母结婚,但她对人家男的还不了解怎么能随便结婚呢?所以就果断分手了,你不想让你儿子也被甩吧?”

    方太太略有些紧张道:“我上次还去警察局里看过她……那她会不会误会……”

    “妈!你居然还去警察局看过她!”方锦程故作惊讶道:“唉,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俩的事我比你们还急,我也知道我以前太混蛋,所以她对我还在考察期,她没点头之前先不把人带家里给了,省的人家害怕,觉得你们硬要塞个残废儿子给她!”

    方太太竟然觉得儿子说的很有道理,一时无法反驳,求助般的看向方良业。

    后者虽然还板着脸,但已经稍微有了些许缓解:“那你好好跟人家谈,咱们的家庭情况你也实话实说,至于他们家的家庭,只要不是大奸大恶违法犯罪之徒就行!”

    方锦程道:“人一警察,家庭条件能差吗?好了,我要去洗澡睡觉了,您二老也赶紧休息吧。”

    言罢就恭恭敬敬的一个九十度鞠躬,快速闪身回房,刚一进门就又钻出个脑袋道:“对了,星期天我要跟她去约会,吃住可能都在她家,不回来了。”

    方良业有些生气道:“一没订婚,二没结婚的,像什么话!”

    方太太反而嗔怪他道:“当年我怀静秋的时候结婚了吗!”

    方锦程嘿嘿一笑:“老爸,你够前卫的啊。”

    方良业大怒:“那时候是条件不允许!你以为我不想结婚!”

    方锦程连道:“我听不见,听不见,我要睡觉了!”

    方太太门外呵呵笑着拉老伴离开:“行啦,要是锦程现在真让你抱上孙子了,你高兴还来不及呢,要真这样,到时候他也更加有责任心,更加成熟了。”

    “哼,就怕他自己不知进取!”

    方锦程屋里听着忍不住腹诽,进取什么?进取占领高地?还真对不住了老爸,您的孙子估计十年内没戏!

    上个星期苏楠加班加点在着手几起人口失踪案,所长看在眼里也是疼在心里,尤其一想到这丫头以后就是自己师父的儿媳妇了,更有一种肉疼的感觉。

    果断对苏楠下达了最高指令:“小苏啊,你们大队这段时间的工作效率一直很高,但你总这么加班加点也不是个事,明天星期天,你在家里休息休息吧!”

    苏楠正在翻看手上的几份民事纠纷报告,听闻顺手递给所长让他签名:“没事儿,我在家里也没啥事,手上工作没做完在家里也不安心。”

    所长又道:“这年轻人啊还有许多比工作更有意义的事情可以做嘛,比如跟男朋友约会啊!”

    看着面前所长这张中年大叔意味深长的笑脸,苏楠尴尬的笑了,这要是放地铁公交上,绝对一电车痴汉啊,分分钟被放倒。

    “我没男朋友,不过我自己也会调节工作进度,适当休息的,您不用担心。”

    “唉,小苏啊……”

    “所长,您是了解我的,我经历过亲人失踪的痛苦,所以对这种事情就格外上心,我们多做一些努力,失踪者的家人就会多一分希望。”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所长也不再做过多干涉,谁不想让自己的下属提高工作效率呢。

    苏楠拿走所长签完字的卷宗,在走廊上迎面碰上小张。

    这个年轻的小姑娘一脸洋溢着满面春风,对着苏楠的手里就塞了一把喜糖:“楠姐,我要结婚啦!”

    苏楠吓了一跳,继而马上反应过来的:“是吗?恭喜恭喜,什么时候啊?”

    “家里找人算命说下个月十五号是今年最好的一天,嗨,都是些迷信,我也不信那个!不过无所谓啦,能嫁给他就好,管他哪一天呢!”

    是啊,能嫁给他就好,管他哪一天呢。

    说不羡慕是假的,苏楠虽然笑容满面,但心底还是有着小小的失落感。

    进了科室之后才看到每人面前都看着一堆糖果,就连刚抓回来的几个社会扒手混混嘴里都塞着喜糖,科室里的气氛既轻松又热闹。

    “苏队。”有人向她打招呼,扔给她一块糖,她赶紧伸手接住:“小张给过我了。”

    “苏队,你得加把油啊!”

    “就是,连小张都修成正果了,你这得加快速度。”有人向她打趣。

    苏楠无奈摊手,她已经懒的辩解什么了,说她没空相亲?说她没有看上的对象?弄的自己好像很高冷一样。

    进了办公室把卷宗交给大周道:“为了配合市公安局打击传销,我们还要做一段时间的传销普法活动,重点对象就是在校大学生……”

    “老大。”大周道:“小张要结婚了你知道吗?”

    苏楠点头:“知道啊,刚才还给我喜糖呢。”

    “老大,别怪我说你啊,我们都挺为你着急的,你就真没看上的人?”

    苏楠忍不住翻白眼:“工作时间,干嘛呢你!”

    小林从前面探了个脑袋过来:“楠姐,说真的,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你是不是连自己想要什么样的都不知道啊?”

    苏楠急了:“我知道啊!赚的比我多!年龄比我大!包容我!温柔的!”

    小林道:“那就冲着你这目标找去啊!不然等过两年你三十多了,要想找这样条件的只能找二婚了啊!”

    苏楠干笑:“不至于。”

    大周不解:“不是,老大,你干嘛总抓着比你年龄大不放呢?比你年龄还大的除了二婚还真就没有单身的了!”

    小林道:“其实要是咱所里其他人没意见,我觉得大虎就挺好,又帅,又高的肌肉猛男,比那个读大学的小白脸好多了,就是比你小三四岁,不过年龄都不是问题!”

    苏楠道:“闭嘴吧你们,好好工作,联络宣传专员出一期抵制传销的宣传海报。”

    话音刚落,桌上的手机就开始震动起来,大周与小林一同探头去看,方锦程三个大字占据了大半个屏幕,分外醒目。

    “哦”两人了然,看苏楠的目光愈发的意味深长。

    她直接按了拒绝接听,没好气道:“哦什么啊!工作!”

    “楠姐,你俩有戏?”

    大周道:“老大,我比你多吃几年饭,这方面的问题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啊。这个方锦程虽然长的也不错,家庭条件好像也挺好,但是呢,人不可貌相!这小子为人不端!可不是什么值得深交的人!”

    小林不乐意了:“人家也是高材生呢,和咱所里天天抓的那些屡教不改犯不一样!”

    “是不一样,这种人以后就算要违法犯罪也轮不到我们来管!但是他就一花花公子啊,凭一张能说会道的嘴把咱老大给骗去了,再始乱终弃,这不是害人吗!”

    小林点头表示赞同:“怕就怕他只是玩玩咱楠姐……”

    苏楠郁闷了:“感情我在你们二位眼里就是个弱智?分不清对错是非?咱好好工作行不行、”

    手机再次嗡嗡震动起来,她直接挂断,瞪着他俩道:“工作!”

    “得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