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父管严
    “大点也好,管管他!”

    方锦程道:“我这个女朋友可凶了,一言不合就给我过肩摔!让我往东我哪敢往西啊!”

    方良业又瞪了儿子一眼,在这样的眼神下,眉飞色舞的人立马偃旗息鼓端正而坐。

    只听方太太说道:“果然就该有个人治得住他才行,我们又不能管他一辈子。”

    餐厅里,芬姐叫道:“先生,太太,开饭吗?”

    “好,我们马上过去。”

    方锦程赶紧起身道:“我去帮芬姐收拾。”

    看着儿子离开了,方太太这才坐到方良业的身边,拍拍他的手背道:“你放心,这次这个我亲自去看过,也把关问过。他们派出所所长以前在你手底下上过课,在我面前夸起苏楠这丫头来也毫不吝言。长的也挺好看,就是这几年忙于工作把个人问题给耽误了,不过耽误了也好,不然上哪找个能让锦程开窍的人呢?”

    方良业却比较关心另外一个问题:“他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

    一个在校大学生,一个派出所的片儿警,怎么就搞到一块了?

    “这……”

    看方太太支支吾吾的,方良业心里已经有谱了,看来他猜的不错,要是儿子没犯什么错误又怎么会在派出所认识人家警察。

    “锦程跟我说早就认识苏警官了,在一起很长时间才打算追她,但实际上却是他跟朋友在酒吧玩,因为喝多了被苏警官误认为吸毒带进派出所了,后来一查,什么事都没有。咱们锦程这么听话的孩子怎么会碰那些违法的东西呢,你说是吧。”

    这一点方良业还是可以打包票的,方锦程确实不敢碰,这孩子虽然胡闹,但单纯的善恶观还是非常清晰明了的。

    “那既然是这么认识的,为什么还要骗你?”

    “嗨,他估计是怕我说他是一时冲动所以才把时间说多了,好让我知道他已经深思熟虑过了。”

    方良业想了想到:“就怕他到时候再一时兴致,把人扔了,这算什么?”

    “我看锦程这回是动了真心思了,没少在她身上费心。而且这苏警官年龄也不小了,对结婚的事情也很着急,没认识锦程之前还天天相亲呢,所以你看……要不要在锦程毕业之前把婚结了?”

    方良业不满:“这人到底怎么样我还没看呢!”

    “当然得让你看!不过今天不行啊,我这不是在跟你商量吗,你看你这么大的脾气!”

    “结婚这事着什么急!”

    “但是锦程难得收心,得赶紧找个人能圈的住他啊!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别等着这两个人再吵架闹分手!人家姑娘看不上他!”

    看不上我?方锦程出来叫二老的时候忍不住腹诽,小爷好歹也是一根正苗红的五好青年,别人凭什么看不上他啊?他看不上别人才对。

    “爸,妈,吃饭了。”

    “好,吃饭,吃饭。”方太太笑着去搀方良业起身,一边对他使了个眼色。

    后者却仍旧板着一张铁青的脸,进了餐厅落座。

    食不言寝不语这是方家的规矩,没有一个人可以例外,饭桌上只能听到碗筷交替和咀嚼发出的细微声响。

    方锦程刚在桌下晃了晃腿,那主位上的人就好像装了x光透视眼一样将他锁定。

    “吃饭就吃饭!学些什么坏毛病!”

    他忍!总能忍到从这个家里搬出去的一天!

    吃完最后一粒米饭,方锦程起身道:“我吃饱了,先回学校了,下午还有课。”

    “睡个午觉再走!不睡午觉一下午都不会有精神!难道你想上课的时候睡?”

    他再忍!

    “爸,我学校还有功课没做完。”

    “做功课的时间你用来干什么了?!”

    “……”

    “好好好,我睡,我睡。”方家严谨的作息时间简直要人命。

    回到自己房间,将整个人摔在重重的床板上,他又极为不舒服的翻了个身。

    睁眼望着天花板,默默数着倒计时,想着前两天和林孝先约好的周末去邻市玩飙车的想法算是泡汤了,老头子回来了肯定会对他严加管教。

    不知道用自己和女朋友约会这个借口出去会不会得到批准,毕竟现在全家都担心他方少爷找不到正经媳妇嘛,当然,不正经的那就太多了。

    如是一想真就迷迷糊糊睡着了,直到门外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他才一脚将床边的椅子踹开:“谁啊!”

    “臭小子!还不起床!知不知道你下午得上课!”

    方锦程这才彻底清醒,揉了一把头发,睁着布满红血丝的眼睛,顺手把衣服整理平整塞在裤腰里。

    一开门就撞上方良业那铜铃一样圆瞪的双眼:“臭小子!脾气还挺大!晚上干什么了!一个午觉睡这么长时间!”

    “跟我女朋友约会,不行吗?”他没好气的呛了一句,干脆不再理他,大步就向楼下冲去。

    方良业气的在楼上吹胡子瞪眼:“这么大个人了,一点也不像话!骑自行车去!把汽车留家里!整天过的什么生活!骄奢淫逸!”

    “行啦,行啦。”方太太气的心口疼:“你当还跟我们那个年代?一辆自行车能骑穿好几个城市?光一个a市多大啊,你让他骑车回学校?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整天开着跑车到处招摇!那是他一个学生应该有的样子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老子贪赃枉法呢!”

    “行啦,你别说了,哎呦,你每次回来都被你气的喘不上气……”方太太说着便靠墙扶住了心口。

    方良业这才有些急了,赶紧上前问道:“怎么样了?哪里不舒服啊?药放哪了?让芬姐叫医生来看看吧!”

    “没事,我死不了,你少跟儿子生气我就好了!锦程现在大有长进,只要他不在外面胡来,不交一些狐朋狗友,不做违反乱纪的事,我就满足了,他姐给他钱,他爱怎么花怎么花!”

    “你啊,慈母多败儿!”

    “我说的不对吗?你管能管他一辈子?关键还得有个好妻子才行!他才能收心!”

    “就怕没人治得住他!”

    “苏警官就很好。”

    方良业还真对这个苏警官好奇起来了,以前他就想过撮合儿子跟老战友的女儿,对方是个女兵,在部队摸爬滚打多年现在已经身居要职,走到哪都是一朵铿锵玫瑰,不过想一想反倒觉得儿子配不上人家,把人家祸害了!

    现在好了,居然有个女警看上他了,还能治得住他,那还真是一件皆大欢喜的好事。

    “……在你的胸上!自由地飞翔!晃动的波浪!永恒地徜徉!一路的妹子!照耀我心上!漂亮的妹子!随我去远方!漂亮的妹子随我去远方——!!”

    林孝先差点没把嘴里的酒喷出来:“大王八你行不行!唱歌就好好唱!非要乱改人家的词儿!还改的狗屁不通!”

    “我!我这叫狗屁不通吗!”酒吧包房的k歌专区,王向中拿着话筒大声叫嚣:“有本事,有本事你改一个试试!你,行,你改试试啊!”

    “就你那点小水平,说你两句你还嘚瑟上了。”林孝先对他的行为是嗤之以鼻,左右手揽着两个不同风格的美女,对着王向中吹口哨:“再来个,再来个给哥几个助助兴!你也就唱歌不结巴!再来一个!”

    “老子还不爱唱了!”随手把话筒扔给一旁的哥们,王向中往沙发上去挤。在昏暗闪烁的镭射灯光下刚挤到方锦程的身边,就见他要起身。

    “哪,哪去啊?放水啊?哥,哥跟你一块!”

    林孝先搂着美女打趣这俩人:“瞧他们这点出息,上个wc还得手拉着手。”

    方锦程道:“你自己个儿放去吧,我要回家了。”

    “呦,这,这才几点啊,回家?你老爷子回,回来了?”

    林孝先却道:“你不知道了吧,人家锦程要接女朋友下班儿!人又有新马子了!”

    王向中推了林孝先一把:“孝,哮天犬!你这样说我可就,可就不乐意了!什么叫,什么叫又有新马子了!人家身边人儿!就!就没断过!就从来!没,没断过!”

    “不一样!这次不一样!这次是一女警!”

    女警两个字刚说出来就引起包房内不小的骚动,都是做夜场生意的,最怕听见的就是警笛声。

    王向中赶紧搂着身边的美女安抚道:“不,不怕,不怕啊!天,天塌下来,有哥!有哥顶着呢!”

    方锦程道:“行了,一会跟潘公子打声招呼,今晚的单记我账上,我先走了。”

    林孝先急了:“你真去接你女朋友啊?”

    “不去,她最近躲我呢,女人就这样,喜欢玩什么欲擒故纵,晾她几天就好了。”

    “那你这么早回去干嘛?”

    “大王八不说了吗,老爷子回来了,这会儿晚自习该下课了,我得回去报道去啊。”

    “哈哈哈哈!”林孝先笑的满沙发打滚,指着方锦程对其他人道:“看到了没有!父管严!三好学生!您这三好学生跟我们上了一晚上晚自习,我们也算是太子爷的伴读书童了!没功劳也有苦劳,回去问问你父皇有没有赏赐啊?”

    “去你的!”随手从桌上摸了个打火机砸过去。

    林孝先顺手将东西接住嘿嘿笑道:“那你周末是不是也不能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