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方家老爷子
    苏楠回到家里的时候真的是累坏了,工作了一天基本都在走路,晚上还翻开了那么多资料,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苏苏趿拉着拖鞋在门外敲门道:“老姐,我们系的那个同学找到了吗?”

    “你当派出所会大变活人啊?”

    苏苏委屈的噘嘴:“没找到就没找到嘛。”

    听脚步声要走,苏楠猛的起身打开房门对着她道:“苏苏!你过来!”

    苏苏刚洗完澡,穿着毛茸茸的兔子睡衣,露着粉嫩粉嫩的小脸蛋。

    苏楠道:“那个,我之前抓的那个小混混是不是加你好友了?”

    苏苏眼睛一亮:“你说方锦程?”

    “对,就他,他可不是什么好人,你离他远点,尤其不要被他的胡说八道所迷惑!听到没有!”

    “知道啦!”苏苏有些不耐烦道:“老姐你天天这么唠叨烦不烦啊,弄的我现在都不敢交男朋友了。”

    “还在上学交什么男朋友?以后毕业了总归要分道扬镳,而且现在的男孩子交女朋友那是因为爱你吗?是因为大学生活太寂寞!玩弄你!”

    苏苏翻个白眼转身就走:“然后我就会像你一样三十岁还没嫁出去!像个老妈子!”

    “你姐我还不到三十!不到!”

    嘭的一声摔上门,她要抓狂了,嫁人!嫁人!嫁人!姐还就偏不嫁了!姐就是要像个老妈子一样管你们一辈子!

    方锦程知道苏楠最近这段时间在躲着他,以他丰富的泡妞经验来看,当一个女人决定对你费心的时候,不管是她躲着你还是靠近你,都代表你已经在这个女人的心目中有一定影响力了。

    否则她完全可以将你当成空气,当成垃圾,看都不看一眼,何必大费周章的出去巡查错开下班时间呢。

    所以晚上送苏楠回去之后他回宿舍也好一嘚瑟,拉着宿舍另外三个学霸大谈泡妞经验,也不管人家是不是还有试题要做,他大讲特讲之后倒头就睡。

    这一觉睡的那叫一个舒坦,正在云端飞呢,忽然耳边一阵鞭炮的声响噼里啪啦的炸开了。

    好像突然被开水泼了一样,他差点从床上滚下来。

    “靠!这谁啊!有病吧!”

    空空如也的宿舍没一个人回应他,这才低头看了看枕边的手机,噼里啪啦的鞭炮声让他差点想把手机扔窗外去,这才想起来昨天大王八那孙子把他手机铃声给改了。

    看了看来电显示,竟然是家里的座机,顿感不妙。

    清了清嗓子,好扫走自己大梦初醒的声线。

    看看时间,上午十点,这个时候宿舍里的三个学霸肯定上课去了,院长费心把他放在这么个宿舍就是想让他近朱者赤的,奈何有大王八和林孝先这两个损友,他只能近墨者黑了。

    按了回拨键,不一会对面的电话就被芬姐接通。

    “吓我一跳……”

    芬姐小声问道:“锦程啊,你还在睡觉?”

    揉揉头发,打了个呵欠:“嗯……”

    “你在哪呢?”

    “在宿舍呢。”

    “哦……呵呵呵。”

    听到芬姐这诡异的笑声,他忽然意识到什么,连忙争辩道:“那什么,我女朋友太保守,在没结婚之前我们不打算同居!”

    “果然是个好姑娘,你要好好对人家。”

    他该怎么向芬姐解释,这个社会上,身为老处女已经不是什么引以为荣的事了。

    “芬姐你有事?”

    “方先生回来了,太太让你带苏警官一起回来吃个饭,见见你爸爸。”

    方锦程的脑内小剧场已经开始上演苏楠直接将他一个过肩摔摔地上的狼狈样儿了,果断摇头甩开这个可怕的画面。

    “我问问她吧,你也知道的,像她这么保守的女孩子会不好意思。”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更何况还是她这么优秀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优秀?漂亮?方锦程觉得自己和芬姐代沟很大,不满的撇嘴。

    结果中午他还是自己一人回家去了,来之前特意选了一身干净整洁没有破洞的衣服,头发梳的油光水滑一丝不苟。

    一进门果然看到方良业了,他正在打电话,方锦程挥手打了个招呼就蹭进厨房。

    芬姐和方太太正在忙活,他顺手拿了个西红柿一边啃一边坐在了流理台上。

    方太太往门外看了两眼道:“苏警官呢?没有一起回来?”

    “她值勤呢,不能擅自离岗。”

    方太太略有些遗憾的点点头:“爱岗敬业是好事,不过要是能和别人调一下班就更好了。”

    “妈,你太着急了,就这么让我把她带回来别把我爸吓着。”

    方太太呵呵一笑:“怎么就吓着了?这不是挺好吗?你爸一定也会非常满意苏警官。”

    “我那意思是说,我现在大学还没毕业呢,我爸肯定不会同意我们的事情。”

    说着就已经愁眉苦脸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方太太岂会看不出儿子的小心思,上前拍拍他的胳膊道:“你虽然还小,但苏警官已经不小了,你们的事情,我支持。”

    有了老妈这个坚强的后盾革命就成功了一多半!

    母子俩一起出了厨房,方良业也已经打完电话,正坐在沙发上看新闻。

    “爸。”方锦程略有些拘谨的叫了声爸。

    沙发上的男人精壮结实,五十多岁的人了,仍旧一脸矍铄风采依旧,只有鬓边灰白的发丝才能看得出他真实的年龄。

    模棱两可的应了一声,男人并未抬头去看儿子。

    方太太从中斡旋道:“锦程,给你爸削个苹果。”

    “好。”这个外人面前的二世祖在方良业面前立刻就变成了乖儿子,端端正正的在沙发上坐下,拿起苹果和水果刀削皮。

    削到一半,这个男人干脆的说道:“别削了,我不吃。”

    方锦程手上动作一顿,默默咬牙,默念一句我忍,将苹果和刀子重重放回果盘里。

    “你这是要干什么?”男人终于回头看向了儿子:“你是打算把盘子砸碎吗!削个苹果也削不好!还这么大的气性!一点礼教都没有!都跟谁学的这臭脾气!”

    “您早说不吃我不就不用削了,削一半说不吃,我这不得放回去!”

    “你放就放!这么大劲做什么?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有劲?这么大个人了还这么不稳重。”

    “我算是看出来了,我做什么您都不满意,这跟我年龄什么关系啊?”

    方太太赶紧从中调和:“行啦,行啦,父子俩都一个臭脾气,还问跟谁学的,锦程你削,削了自己吃,不给这老东西吃!”

    方良业冷哼一声道:“跟我一个脾气?我看是被你惯出来的脾气!”

    方锦程重新拿回水果细细将最后一点皮削净,咔嚓咬了一大口。

    方良业看着他,似乎还想说话,不过硬是忍了。

    其实他不张口方锦程也知道他想说什么,无非是坐没坐相吃没吃相之类的,下意识的,在这样的眼神下,他重新坐好,并且不再大口大口的去啃苹果了。

    方太太道:“锦程现在都长大了,你这老东西能不能不要用对新兵的要求来要求他?他不是你的兵,是你的儿子,整天把家里弄的跟训练营似的!”

    方锦程表示赞同,所以说还是亲妈好啊,他从小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成长起来,饱受荼毒,所以一旦有机会离开这个家,接触外面的五光十色,他便放纵的好像不是自己。

    这种对父权的抗争,与挣脱牢笼的迫切,让他再也不愿踏足这个家。

    “这难道不是做人的基本准则?难道只有当兵的才能被这样要求?”方良业还是不满:“慈母多败儿!”

    “爸,”方锦程啃着苹果道:“你之前说过的,等以后我成家立业了就不管我了,说话算不算数?”

    “那也得你有那个本事成家立业才行!”

    方锦程道:“成家这事对我来说真不难,至于立业,您以前还说过,工作不分大小,职务不分高低,但凡为国家为人民服务的都是令人尊敬的,所以我以后哪怕就是当了清洁工,也算的上是立业了。”

    “哼,你要是能做好清洁工,也算是我方良业没养出个废物来!”

    “好,那我就要正式告诉您了,我有女朋友了。”

    “你少跟那些女人打交道!那都是些什么啊?别以为我在军区就什么都不知道!”

    方锦程乐了“爸,您还挺关心我!”

    方良业被这句话激的老脸一红:“我是怕你给老子丢脸!做出伤风败俗的事来!”

    “您放心,以前是我不懂事,但那也是因为我没遇到自己的真爱,现在不一样了,我现在已经洗心革面了,为了我爱的人,我要好好奋斗,要做一个配得上她的人,我们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你选人的眼光都够叫我失望的了!”

    方太太一向温柔内敛,这个时候却有些抑制不住的兴奋:“他爸,你放心,锦程这回交的女朋友你肯定满意!今天本来打算叫来让你看看的,结果她在值勤,不能玩忽职守,这才没来。”

    听到值勤两个字,方良业一直板结的老脸终于有了化冰的痕迹:“干什么的。”

    “警察,在海新区公安局下属派出所当治安队长的,就是年龄有点大,属龙的,芬姐算了一下,跟咱们锦程的生肖正好配得上。”

    “只要人品好,年龄不是问题、”方良业也是如是表示:“大点也好,管管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