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派出所所草
    “额……其实也没那么好笑。”苏楠打破沉默摸摸鼻子道:“你放心,夫妻之间吵架就算有利器,无非是水果刀,菜刀,剪刀,再不行就是棍棒之类。”

    大虎脑袋点的拨浪鼓一样:“嗯嗯,苏队,我初来乍到,对这方面还不熟,但你要是给我什么任务,我一定会冲在最前线,如果有危险,您站我身后。”

    苏楠微笑点头:“好说,好说,年轻人多历练是好事,呵呵。”

    看看人家,再看看方锦程那小子,唉,同样是小鲜肉,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不对,她怎么又想到方锦程了……

    乐溪小区吵架的夫妻俩确实闹的不轻,女的拿水果刀把男人的胳膊划伤了,苏楠和大虎去的时候俩人的激动情绪基本已经得以控制。

    女的正被一群左邻右舍劝住,手上的刀也被夺了下来,指天骂地的说男的没良心,要杀了他,要捅死他之类。

    而男的正抱着他那只受伤的胳膊准备就医,苏楠去了之后就和大虎分开行动,他带男的去医院包扎,她带女的回所里去。

    女的上了她的警车才开始恢复理智,干脆就主动承认错误,求苏楠不要抓她。

    苏楠不得不解释道:“大姐,我不是要抓你,我们这是在执行公务,您的行为已经由家庭矛盾升级为扰乱社会治安了,咱们回所里好好调停一下。”

    “不用调停,不用调停,我想开啦,是我太冲动了,千不该万不该,我不该拿刀,也不该发这么大的火。”

    苏楠透过后视镜看她一眼,这是一个四十来岁但打扮还算时髦的女人,听口音是外地的。

    “你们是本地人吗?”

    “不是,我男人来这里打工,我就跟着过来了。”

    “为什么吵架?”

    “嗨,说起来,我真是想死的心都有啊!”

    苏楠赶紧说道:“别介,你看医院那么多人,哪个不是拼了命想活着的,你这没病没灾的还不得好好珍惜生命。”

    “女警同志说的对,说的对,要死也该是那个挨千刀的死!”

    “……”

    回到所里向几个同事打了招呼,将这女人交给大周带下去做笔录。

    治安大队姐妹花小张和小林一看苏楠回来了就趁机围了上去,一口一个楠姐叫着。

    “楠姐,楠姐,怎么这几天没看到那个大学生来接你了?”

    苏楠一边在饮水机前装水一边装傻道:“哪个大学生?”

    “就是追你的那个,个头高高的,笑起来特别帅的那个!”

    “你们俩吵架了?”

    苏楠白她们一眼:“吵架?为什么吵架?我和他什么关系?犯得着吵架吗?”

    “哎呦喂,生气了。”

    “确实吵架了,鉴定完毕!”

    “你让着人一点,人家还小,代沟这种东西就算你不承认,那也是真实存在的!”

    “就是,就是,别人可都还虎视眈眈看着呢,你要是不好好珍惜,其他好姑娘可要下手了!”

    苏楠彻底无语,拧紧手上的瓶盖:“没你们想的那么龌龊,我和他顶多算是有过几面之缘的朋友。”

    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快要到下班的时间了,正打算一个人出警去,却碰到大虎带着男受害者一起回来了。

    苏楠指指大虎对身边两个姑娘说道:“近水楼台先得月,各凭本事喽。”

    那两个姑娘果然瞬间炸毛:“楠姐!这么多年所里就这么一个看的过眼的,您可千万手下留情。”

    “您一把年纪了好意思吗,这可是小鲜肉啊!”

    苏楠纳闷了:“敢情方锦程在你们眼里就不是小鲜肉了呗?”

    “那不一样,他不是自己人,被你祸害了我们不心疼!大虎可是我们所里一枝草,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苏楠只觉得一群乌鸦头顶飞过,这俩丫头说的振振有词,她竟无法反驳。

    “苏,苏队!”大虎将人送到大周那,顶着一脑门的细汗来找苏楠:“咱们现在走吗?”

    苏楠从小张桌上抽了张面巾纸递给他道:“马上就要下班了,让换班的直接过去就行了,你准备准备下班吧。”

    大虎拘谨的接过那张面巾纸攥在手里:“这样可以吗?”

    “可以的,不在乎这几分钟。”

    “好,那苏队,我先走了,明天见。”

    “嗯,明天见。”

    大虎刚一转身,小张和小林就咋呼开了:“天啊,他竟然脸红了!竟然脸红了啊!”

    苏楠看到大虎的背影明显一震,立马伸手在俩丫头脑袋上k了两个爆栗:“都给我小点声!被听到了!”

    两个丫头又赶紧鬼鬼祟祟缩头缩脑,直到看大虎出了办公室才再一次的咋呼起来:“真的是脸红了!我没看错吧!”

    “好萌,好萌,萌出花来了!那么五大三粗的大帅哥竟然还会脸红!简直是反差萌中的战斗机啊!”

    “太萌了!不行,大虎在楠姐面前就像个做错事的小朋友一样啊!”

    苏楠默默喝水:他本来就是小朋友好不好……

    “对了,你有没有注意到,楠姐给他的纸巾他竟然没用!”

    “楠姐,他一定暗恋你,要回家把那张纸巾供起来!”

    苏楠额角青筋急跳:“你俩是不是做过这种事啊?”

    “还真做过。”小张一本正经的感慨:“小学班长送我一个陶瓷储蓄罐,后来被我一不小心砸了,我连碎片都一直珍藏到现在呢。”

    “……”

    苏楠觉得自己再跟这俩丫头呆一起绝对会变的跟她们一样智障,赶紧抽身逃离。

    恰好看到刚才吵架的夫妻俩从问询室出来,男的抱着女的胳膊,似乎在低声哄着她什么,女的看上去也平静了很多。

    看到苏楠之后不忘向她打招呼:“谢谢你啊,谢谢你啊警官。”

    “不客气,以后不要吵架了,凡事心平气和的谈谈,千万别冲动了,这要真出了什么事,后悔都来不及。”

    “嗯嗯,谢谢您啊,我们以后一定洗心革面!好好做人!”

    苏楠噗嗤一笑,摆摆手让他们离开,看到大周从里面出来便迎上去道:“我这几天不在所里,有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大周想了一下,摇摇头:“没有。”

    苏楠道:“你再好好想想。”

    大周又想了一下:“所长问过你两次,我说你出警去了,就没问。”

    “还有呢?所里有没有跟踪狂?”

    大周看看苏楠,嘿嘿笑道:“那个方锦程?”

    苏楠干咳一声,压低声音对大周道:“我也不瞒你,我出去完全是为了躲那小子,那小子最近没动静吧?”

    “老大,我看你也不用躲了,最近真没见着他,小孩子嘛,难免贪玩,哪有那么多时间精力陪你捉迷藏啊。”

    苏楠一想也对,但心里有种迷の失落感是怎么一回事?

    “对了,刚才那夫妻俩怎么样了?”

    大周无奈的摇摇头:“嗨,又是一起丈夫出轨老婆要杀人的旧戏码,这种案子我们每年接的都数不胜数了。不过这夫妻两个也真够好玩的,那么苦大仇深的两个人,一见面反倒抱一块求和好了,早干嘛去了啊?不过正好,省的我浪费口舌调解。”

    苏楠说:“所以说,冲动是魔鬼啊,可见这两个人本来就是非常相爱的。”

    “对了,在问到这俩人的姓名籍贯时,他们回答的有点犹豫,尤其是女人的名字,男人和女人说了两个不一样的名字,最后的解释是,男人说的是她小名,女人说的是她身份证上的名字,但身份证也没带,两个人也没什么大事就让他们走了。”

    苏楠道:“这虽然是小事但也不能忽略,你一会进系统查查这两个人,别有案底什么的。”

    “好,老大放心,快下班了,你不回去?”

    “回。”苏楠道:“那我先走啦,辛苦你了大周。”

    “不辛苦,不辛苦。”

    苏楠很少有准时下班的时候,出了派出所大门就有2路公交,能直达到家,今天星期五苏苏和苏贺应该也已经回家了,一会看看小区门口有没有卖菜的阿婆,今晚给他们做点好吃的。

    实际上她做菜的手艺真不怎么样,苏苏和苏贺已经不止一次的抱怨过了,但皆被她以家里做的健康营养搪塞过去,并且逼着他们全部吃光。

    等公交的时候遇到同事,马上就被人打趣道:“苏队,那个之前纠缠你的大学生呢?”

    苏楠呵呵干笑:“什么大学生,年轻人闹着玩的。”

    “就上次扫黄打非的时候抓的吧?这种人就该抓看守所去蹲几天,不然整天想着要报复你,你以后啊要小心点。”

    苏楠道:“知道了。”

    本来她也是这么想方锦程的,后来知道他家世显赫,而且为人除了贪玩一点三观还算不坏就没往其他地方想。但那天在家里相处过之后,面对这个年轻人总会忍不住的面红耳赤,这让她非常不爽,所以每天都去出警,尽量避免下班时间再让他逮着。

    结果今天从所里出来没看到他还有一点莫名的失落……

    二路公交在小区门口停下,在熟悉的摊贩前挑选了一点水果,打算一会去小超市看看有没有新鲜的肉和菜,今晚时间充足,包饺子好了。

    “老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