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4章 装逼不成反被草
    ,!

    郑大钱说着似乎有些激动,他紧盯着鹿一凡道:“我现在问你,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比较?

    你不过是靠着一张小白脸,在大学的时候跑去唱歌跳舞,虚度时光!

    你不懂得成熟男人是什么样的,更不懂得什么是苦难!

    你觉得小艳跟你合适吗?”

    朱母闻言,即使对鹿一凡已经有了好感,却也只能沉默了。

    平心而论,鹿一凡这样的娱乐圈艺人,即使再有钱,总归给人一种不靠谱的感觉。

    但是郑大钱这种企业家就不一样了。

    他的经历却是很坎坷,很励志,也很让人心疼。

    就在这时,鹿一凡开口了:“这里真的有你的股份?”

    郑大钱鄙夷的看着鹿一凡,骄傲道:“那是自然了!不然你以为人家为什么把原本的一八零霸道皇家御用菜,换成了二百一十六道?

    还有一开始为什么那些服务员见了我就跟见了亲爹一样热情?

    这些你自己心里就没点b数吗?

    那都是因为老子有这里的股份!

    他们把我当成这里的大老板看待,才这么做的!”

    鹿一凡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你妹的,这里的股份老子占了百分之百!

    你丫吹牛逼的对象似乎找错了吧!

    朱艳母亲点点头道:“郑总说的没错,如果比经历,比成就,甚至是就比现在请客这个情况,确实比一凡有出息多了。”

    因为刚刚用了鹿一凡的美容水,朱艳母亲的态度也不像之前那般咄咄逼人,已经开始称呼鹿一凡为一凡了。

    郑大钱得意万分,二郎腿不禁都翘了起来。

    好在这时,鹿一凡开口了:

    “你觉得你从小在农村长大就很励志?

    你觉得你小时候过的很苦,你觉得只有你自己是靠自己的吗?”

    “告诉你,我父亲在我小时候就残疾了,我妈也因此下岗,来照顾这个家。”

    “从十岁开始,我就没有一天起床晚于5点半过!”

    “我每天下了学不仅要做功课,还要帮我妈准备食材。”

    “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不是洗漱,而且骑三轮车去学校卖早点!”

    “十年了,从小学到高中,天天如此,哪怕放寒暑假也没有间断过!”

    “我在高三的时候,不但没跟家里一分钱,反而开始写小说,写歌,给家里钱花,让家里变得富裕!”

    “你以为你现在的成绩很厉害吗?信不信我一句话,就可以让你变得一无所有?”

    “所谓无知者无畏。我之前忍你,让你,并不是怕你!只是不想艳姐在她母亲面前尴尬!

    可我没想到,你特么还在老子跟前装上了!”

    鹿一凡不屑的笑道:“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我只要金口一开,你连在这吃饭的资格都不会有!”

    郑大钱以为鹿一凡会被他的经历给吓到,可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比自己的经历还坎坷!

    而且……

    这家伙怎么比自己还能装逼呢?

    “金口一开,就能让我不能在这吃饭?”郑大钱摇头不屑的笑道,“你开个口试试!老子可是这里的大股东!”

    “噗……”

    听到这句话,鹿一凡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装,接着装9大股东?你骗鬼呢!”鹿一凡淡笑道。

    “怎么着?不信啊?你等着!我出去把这里的经理叫来,让他给你说!”

    言罢,郑大钱夺门而出。

    不一会儿,郑大钱带着保利的总经理罗峰来了。

    进门之前,郑大钱还低声嘱咐道:“罗经理,你可千万别给我说漏嘴了!这可关系到我的面子!”

    罗峰哈哈一笑道:“放心,郑总,客户的这点小要求,咱们保利还是能做得到的。

    保证把您给捧的漂漂亮亮的!”

    没多久,门被推开了。

    郑大钱嚣张的带着罗峰,挺着个啤酒肚,骄傲道:“这位就是咱们保利会所的罗峰罗经理!

    罗经理,你跟他说说,我到底是什么身份吧!”

    罗峰笑着点点头,但是等他目光刚一扫到鹿一凡身上时。

    噗通……

    罗峰脸色大变,双腿一软,居然瘫软在了地上!

    “咦?罗经理,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郑大钱关心的问道。

    “没……没事儿……就是刚刚一下子腿抽筋了……呵呵……”罗峰看着鹿一凡那一张极其不爽的脸,差点没吓哭了。

    我艹尼玛啊!

    你特么让老子来diss自己的顶头大老板!

    你这是要我死啊!!!

    郑大钱点点头道:“没事就好。那您就赶紧帮我证明一下身份呗!”

    罗峰眼神扫过鹿一凡,却听鹿一凡淡淡道:“实话实说,饶你不死。”

    罗峰闻言,如蒙大赦,赶紧开口道:“这位郑大钱郑总跟我们保利会所鸡毛关系都没有!

    刚刚他请我来,是想让我帮他骗在座的各位。”

    “听到罗经理说的没?我可是鸡毛都……呃……”

    郑大钱的笑容渐渐僵在了脸上,难以置信的看着罗峰。

    罗峰才懒得去吊他呢,就一直赔笑,看着鹿一凡。

    朱艳捂着嘴,想笑,却又不敢笑。

    朱艳妈则低头装作没听见,一直喝着果汁,似乎在琢磨考虑着什么。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空气中都漂浮着全是尴尬的气息。

    郑大钱一怒,拽着罗峰的衣服道:“草!你玩我呢?”

    “郑大钱,你不是说你有这里的股份吗?怎么你家的总经理却说你跟这里鸡毛关系都没有呢?”鹿一凡端起一杯红酒,也不去看他,微微晃动着,淡笑道。

    “这……”

    郑大钱看朱艳母亲的脸色越发难看,额头上的冷汗也出了不少。

    最终,他见装不下去了,马上翻脸怒道:“怎么着?老子就吹牛逼了怎么着?

    这是老子花钱包的包间,老子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罗经理,找保安来,把这个小杂种给老子扔出去!

    我不想再看到他!”

    “郑大钱,你够了!”朱艳马上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他的鼻子道。

    “特么的,碧池,要不是看你胸大,屁股大,老子想怼你,你以为我会在这里跟你磨洋工吗?

    罗经理,还不快叫保安?

    连着这对母女给我一块扔出去!!!”

    恼羞成怒的郑大钱终于撕破了脸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