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3章 仙水!这简直就是仙水啊!
    ,!

    “凡哥,你拿出的这玩意能赢得过你情人公司开发的那么高档的美容水吗?”

    朱艳不禁低声担忧的问道。

    “不知道,试试呗。大不了耍赖,不认账,反正艳姐你的一血我是要定了!”鹿一凡坏坏的笑道。

    紧接着鹿一凡又低声用《如果我是dj你还爱我吗》的曲调,改了下歌词唱道:“如果我耍赖皮你还爱我吗?

    你还爱我吗?

    还让我艹吗?”

    这一唱把朱艳逗的花枝乱颤,上围抖的那叫一个波涛汹涌!

    朱艳手指轻轻一点鹿一凡的额头道:“讨厌!明知道就算你输了人家也不可能不和你见面的。”

    “哈哈,放心艳姐,我怎么可能会输?

    我可是要成为装逼之王的男人!”鹿一凡挤眉弄眼的调侃道。

    “好吧。”

    朱艳轻笑一下,也没在意,在她看来,鹿一凡这是认输了。

    毕竟那可是百分之百浓度的天泉美容水啊!

    不过,他刚才为什么要夸下海口,提出与郑大钱比试,难道是为了故意输给他,然后耍赖……这也太奇怪了吧。

    很快,朱母那边试用完了。

    朱艳母亲的左手背,和右手背一比,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看上去更加雪白,更加晶莹剔透,仿若初生的肌肤一般。

    朱艳母亲不禁感叹道:“怪不得那些贵妇、明星,都抢破头了要买这么贵的美容水!

    这东西对于女人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诱(和谐)惑!

    没有任何女人能抵抗的天泉美容水的引诱!

    太神奇了!”

    感叹过后,朱艳母亲握着郑大钱的手感激道:“郑总,谢谢你,这场比试,是你赢了。”

    “等等,阿姨,你还没用我的美容水呢,怎么就算他赢了?”鹿一凡无语道。

    朱母瞥了鹿一凡一眼,冷声道:“都看见人家美容水的效果了,你还要比?

    非要把自己的脸打肿了你才开心吗?”

    “那就不是您的事儿了,麻烦您试用完我的美容水再决定输赢吧。”鹿一凡同样冷声道。

    “你小子真是……”

    朱母还想说鹿一凡,却被郑大钱一把劝住了。

    “哎,阿姨,既然他想被打脸,那您就成全他呗!

    这种小年轻啊,就得多受点教训,以后上了社会才能少吃亏。”郑大钱冷嘲热讽道。

    “行!那我就用用你的‘矿泉水’,让你对我们家小艳彻底死心!”

    说着,朱母拿起鹿一凡的美容水问道:“你这玩意怎么用?”

    鹿一凡挑了挑眉毛,拧开盖子,往朱母的右手背倒了一点水,然后……大功告成。

    这样就完事了?

    这一幕看的三人是目瞪口呆。

    哪怕天泉这种级别的美容水,都要先清洗干净手,再涂抹均匀数遍才有效果。

    你丫随便滴上去就完事了?

    逗我玩呢?

    朱母抬起手闻了闻,不禁勃然大怒道:“这分明就是清水!你骗谁呢?”

    “哼,果然是装神弄鬼!”

    闻言,郑大钱时用充满不屑的目光看鹿一凡,亏他刚才还紧张了半天,原来这小杂种根本就是故弄玄虚。

    “凡哥,你这是……”

    朱艳也有点儿不解的望向鹿一凡。

    “你们怎么不相信我呢。”

    鹿一凡凡无奈地一耸肩,道:“你们自己看吧。”

    “相信你个大头鬼啊!!c,我就让你死的名白!”

    言罢,朱母放下右手,与自己的左手并排在一起。

    “天呐!”

    下一秒,三人齐声惊呼起来,脸上充满了不可置信。

    却见朱母右手上的冻疮、烧痕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

    不但如此,她的右手背,仿佛脱胎换骨一般,变得焕然一新,那纯净无瑕的肤质,那细腻光滑的光泽……无论怎么看,都完爆她的左手背!!!

    “天啦噜!!!”

    朱艳一双美眸惊骇的望着鹿一凡。

    自己的这大老板简直就是个妖孽!

    之前在酒吧拿出过让酒神都为之沉迷的绝世好酒,又随手拿出了能治疗白岚重度焦虑症的药方,现在他又拿出了一瓶让所有女人都为之疯狂的美容水!

    他的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这怎么可能!”

    郑大钱双眼瞪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鹿一凡所拿出的美容水已经不在人类所能理解的范畴了。

    仅仅滴一滴,就能让人手上的伤疤快速恢复,皮肤晶莹透亮,白里透红?

    这哪里是美容水啊,这特么简直就是仙水啊!!!!

    朱艳母亲也被惊呆了!

    如果说那100毫升的天泉美容水要100万的话……

    她毫不怀疑,自己现在用的这种美容水就是一个亿一滴,买的人也大有人在!

    而鹿一凡一下子就能拿出一个矿泉水瓶这么多的神奇美容水……

    朱艳的母亲在心里已经开始重新打量审视眼前这个俊美的年轻人了。

    “妈,这把谁赢了?”朱艳迫不及待的问道。

    “这……”

    朱艳母亲苦笑了下,对郑大钱道:“郑总,不好意思了,我也不能装睁眼瞎不是吗?

    一凡他带来的美容水,确实比您的那瓶好太多了。”

    “那么按照约定,郑总,您是自己滚呢,还是我请您滚呢?”鹿一凡淡淡道。

    郑大钱被气的满脸涨红,一拍桌子,怒道:“你个小兔崽子,凭什么跟我比?”

    “郑总,您说话过分了!他是我的朋友!”朱艳怒道。

    “小艳,你年纪小,还不懂事!你肯定是被他给骗了!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跟你好好说道说道。”

    郑大钱深吸了一口气,冷冷道:“我父母都是农村的,兄弟姐妹一共九个,他们根本供不起我读书。

    当初为了上大学,我甚至去医院卖过血!

    上了大学之后,为了给父母还债,我一个人打了七份工!

    大学毕业后,我拿着仅有的两千块钱去北漂,在游戏公司给人家做游戏测试员,很累,每天都要熬夜工作到凌晨三点才能下班,第二天还要照常工作!

    等到了四年之后,我靠自己的实力混成了公司的运营总监,年薪五百万!”

    “六年前,我将那家我所在的公司收购了!”

    “三年前,我被轩辕家的三长老看中,授予了轩辕家房地产生意销售总管的职位,年薪数亿,还有股份期权!”

    “去年,我成立了自家的房地产公司,就连你现在坐的这家保利会所都有老子的股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