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15.第915章 一夜七次郎VS奇淫和合散
    “呵呵,不试试你怎么知道我要输了呢?”崔向红眼珠子一转,笑着道。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怎么?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行啊,那咱呗!来吧!”

    鹿一凡连棋圣都得过,岂会怕她一个区区九段的国手?

    “哎,不急,不急。刚刚两轮试下来,相信在场的诸位也都有些口干舌燥了。

    景斌,把老身珍藏的武夷山大红袍拿来,给各位品尝品尝!”崔向红淡笑道。

    沈景斌心领神会,让下人端着茶水,给在场每一个人都奉了茶。

    鹿一凡自然也不例外。

    当茶水端来之后,崔向红笑道:“这杯武夷山的大红袍可是我珍藏多年的珍品!

    尼玛老爷子,来,咱们以茶代酒,干一杯!”

    “主人,这茶水有问题!”

    在这时,鬼音的声音在鹿一凡的神识响了起来。

    鹿一凡微微一笑,用神识道:“我当然知道这茶水有问题了。不过,这区区凡毒,能奈我何?”

    “这个老娘们简直太坏了!主人,要不要我现在做掉她?保证神不知鬼不觉!”鬼音道。

    “哎,直接杀了她多没意思啊!好戏,才刚刚开始。”

    言罢,鹿一凡以肉眼难辨的速度从怀掏出一包药粉洒在了崔向红的茶杯里。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崔向红是一丢丢都没有察觉到。

    鹿一凡拿起茶杯笑着道:“呵呵,之前多有得罪了,既然崔老师有心与我修好,那我也不会再那般咄咄逼人了。

    来,咱们以茶代酒,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鹿一凡做了一个陶虹版老年表情包“为我们的友谊干杯”的动作,淡笑道。

    “好好好!干杯!”崔向红不禁心大喜。

    哈哈哈哈!

    这老头子居然以为我是与他修好!

    这么高浓度的“一夜七次郎”下去,你丫非心脏承受不住嗝屁了不可!

    鹿一凡也心暗道:“老子的‘(和谐)淫和合散’只要你喝下去一滴,保证你贞洁烈女也要变荡(和谐)妇!

    有好戏看咯!”

    两个心怀鬼胎的人相视一笑,碰了碰茶杯,各自美滋滋的喝起了茶水。

    鹿尼玛顿顿顿的往下喝,喝完一杯还不够,又要一杯。

    连着喝了三大杯带有“一夜七次郎”的茶水,面不改色心不跳!

    崔向红这下傻眼了。

    我去,这三杯的药量连一头大象都能给弄的下边硬十个小时啊!

    这老头子咋啥事没有啊?

    鹿尼玛见崔向红一副诧异的样子,淡笑道:“小红啊,茶水不错,我是越喝越精神呢!”

    “呵呵……您喜欢好……喜欢好……”崔向红讪讪的笑道。

    郁闷的崔向红开始跟鹿尼玛对弈了起来。

    鹿尼玛似乎并没有要一下子让她败掉的意思,有条不紊的满满下着,时不时的还要皱眉头思考一两分钟。

    崔向红只感觉心里有一股火气,越烧越旺。

    脸和身也烫的跟炉子一样。

    “这天怎么这么热啊?”

    崔向红说着,脱掉了自己的外套,用手扇了扇自己的脸。

    “是啊,崔老师,天是挺热的,您要是撑不住把衣服脱了吧~~~”

    鹿尼玛的话,像是压到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让崔向红终于彻底爆发了!

    她站了起来,看着一众年轻的才子们,痴痴的笑着,还一边脱衣服道:“哎呀,好多帅哥哥啊!

    我是你的小红红,你们快来玩我啊!

    来嘛,大爷!”

    三下五除二,崔向红把身的衣服脱了个精光!

    那肥硕的身躯和年妇女才有的皱纹以及下垂的胸,让鹿一凡看了忍不住干呕了两下。

    现场的众人也都炸了!

    “卧槽!”

    “成何体统!成何体统啊!”

    “简直是有辱斯!”

    “要是美女我也忍了!你妹的,又老又丑!简直闪瞎了老子的氪金狗眼!”

    众人对着崔向红指指点点。

    可她却浑然不知,甚至爬到沈景斌的脚前,舔着他的脚道:“景斌,快来艹我呀!我是你的红红啊!”

    “卧槽!崔老师,您这是干什么?快放开我!放开啊!”沈景斌尴尬又愤怒的道。

    “怎么?以前你要认我为师的时候还叫人家小甜甜,现在拔出来翻脸不认人了?

    来嘛!快点来嘛!”

    崔向红一个饿虎扑食,肥硕的身躯直接把沈景斌扑倒在了地!

    可怜的沈景斌,直接被崔向红这么个年妇女坐在身疯狂的压榨了起来。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沈景斌哭着叫道。

    “我看不下去了!”武胜愤怒的一甩衣袖道,“我代表全国诗词协会的成员宣布,这场戟,尼玛老爷子胜利!

    另外,崔向红有辱斯,并与弟子沈景斌苟合,两人将永久从诗词协会开除,永不能加入!”

    一场闹剧,终于收尾了。

    鹿尼玛当选成为了汉东诗词协会副会长,鹿一凡也成功被选入了全国诗词协会,成为了史第一个不到五十岁加入全国诗词协会的成员。

    当鹿一凡入选全国诗词协会会员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引发了坛如同大地震一般的轰动!

    以前父母都以考清华北大为荣,现在,他们都教育孩子,以鹿一凡为榜样,甚至这一件事都被载入了华夏史册!

    事情结束之后,还有一天才结束老年状态的鹿一凡,利用七十二变变回了青年状态,找到了河雯。

    他笑着问道:“怎样?我爷爷的表现还可以吧?”

    河雯兴奋道:“还可以?那怎么能用还可以形容?尼玛老爷子简直是‘999999’!

    6翻了有木有!

    你不知道,老爷子这么往大厅一坐,任凭那崔向红出什么对联,出什么诗词都难不倒他!

    最后,他master的身份一亮,甚至棋圣聂卫平都来为老爷子打call了!

    哎,人生能像鹿尼玛老爷子这样牛逼一次,是立刻死掉也值了!”

    鹿一凡看着兴奋的像个孩子一样的河雯,不禁手顺着她的香肩,爬到了她的外套里,肆意的玩弄起了她的两团柔软。

    “我爷爷可说了,你答应他,只要他赢了,今晚能不带套的。”鹿一凡咬着河雯的耳朵轻声呢喃道。

    河雯瞬间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低着头,轻轻的点了点头。

    ://..///38/3878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