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11.第911章 你教我作诗?老爷子教你做人!
    崔向红也不啰嗦,整理了下思绪,当场吟诵道:“我的这首诗,诗名叫做——《夜雨秋》。 ..”

    “月儿弯弯照九州,谁家欢喜谁家愁。

    花繁花谢秋声别,朝朝暮暮又思君。

    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时雨秋风冷,呼邀贫贱饮高粱。”

    言罢,沈景斌立刻第一个拍手叫好道:“好诗,好诗啊!”

    梁逸峰也不禁点头称赞道:“崔老师的这首诗确实水平很高啊!”

    江海省诗词协会会长雷老虎也重重点头道:

    “写得好!

    月亮照耀着华大地,同在一片蓝天下,有的家庭欢乐生活,而广大人民愁容满面,过着衣不遮体食不饱腹的苦日子。

    充分体现了崔老师忧国忧民高尚品质啊!”

    平原省诗词协会会长武胜却是轻轻笑着道:“你们都没说到重点。

    你们没发现,这首诗可是整整有八句吗?

    每一句可都有七个字的!

    如今会做七言律诗的,恐怕放眼整个华夏国,都没几个人了吧?”

    听到武胜的话,所有人再次品了一下崔向红的那首诗。

    这次,大家终于缓过神来了!

    “妈呀,七言律诗!而且是古诗!”

    “天啦噜!我听到了什么?”

    “这可是真正的大豪才可能做出来的古七言律诗,远非现代诗能呀!”

    “而且第一句还那么的有韵味!”

    “崔老师太厉害了!”

    “整个华夏的诗词界都以您为荣!”

    也难怪现场的人这么炸!

    苍天愿望符生效之后,整个华夏连会做古诗词的人都屈指可数了。

    当初鹿一凡那一首“两个黄鹂鸣翠柳”都把校长给震惊的不要不要的,更别提如今崔向红一首水平颇高的七言律诗了。

    听着周围众人如此夸赞自己,崔向红难看许久的脸色终于再次换成了高傲之色。

    她点点头道:“没错!字数如此之多的七言律诗,而且是古七言律诗如今华夏坛会作且能作的有味道的,也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人。

    老身不才,正是这区区几人之一!

    怎样,老头子,你怕了吗?

    若是怕了,尊我一声老师,我可以放低姿态,教你作诗。”

    如此高傲的姿态和言语,让河雯一下子听的眼都黑了!

    忍都忍不住,河雯隔着老远,大声对鹿尼玛道:“老爷子,加油,给我!欺人太甚了!

    您赢了我给您生重孙子!!

    生双胞胎,生龙凤胎!

    我保证让您儿孙满堂!”

    鹿一凡闻言,这特么感情好啊!

    之前跟河雯做,她怕怀孕一直让自己戴套,现在居然夸下海口,放出这话,那可是便宜自己了!

    要知道戴套和不带套,感觉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下!

    好像是隔靴搔痒,你戴着套,总感觉不是个滋味。

    但是你要是搔痒的时候,把那靴子脱掉,然后痛快的抓一番,你想那个爽感能提升多少?

    鹿尼玛笑道:“为了能抱重孙子,老爷子我也得努力一把了。”

    区区七言律诗,把你牛逼成这样了?

    还教老子作死?

    瞧不起老子是吗?

    那好啊!

    今天我东街诗仙鹿尼玛,不光教你作诗,还要教你做人!

    看看谁是专业的,谁是业余的!

    河雯替鹿尼玛争取时间道:“老爷子,您没有准备所以不用着急,这首诗貌似是崔老师之前已经准备好的,按照规矩,您可以先思考一段时间。”

    “没有那个必要。”鹿尼玛道。

    河雯一愣,不考虑?边思考边创作?

    崔向红目露鄙夷,现场作诗?

    而且还是字数很多,且有题目的古诗?

    算是河子亲临现场,也得至少需要半个多小时的灵感啊!

    河子都做不到,你丫能做到?

    鹿一凡当然不用准备,他也没有准备的必要!

    华夏下五千年的华全部在脑子里,何须准备?

    本来,他是想用《水调歌头》这首诗的,毕竟写秋的诗,它是第一,当之无愧。

    可现在这帮人吧,貌似还没那么高的鉴赏水平,以为字数多是牛逼,那鹿一凡决定,先留一点儿余地,用另外一首同样经典的诗!

    也是当初高的时候,老师让他背的滚瓜烂熟的一首诗。

    下面有人开始提心吊胆了。

    “你说,这老爷子能行吗?”

    “对对联他绝对牛逼,可是古诗,那不一定咯!”

    “什么不一定,是一定不!古言诗,而且还是字数那么多的诗,现在整个华夏坛会作的都没几个!”

    “说得对啊,而且水平像崔老师那么高的,更少了。”

    “所谓输人不输阵,这老爷子怕是硬着头皮也要作了。”

    “那样反倒是自取其辱。反正输给崔老师也不丢人,不如现在认输叫老师呢!”

    “哎,何必呢!这老爷子也真是倔,业余的是业余的嘛!”

    不顾所有人的议论,鹿尼玛轻吸一口气: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两句诗一出,大家都愣住了!

    是古言诗!

    而且是难度很高的七言律诗!

    并且开头这两句……让人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那股磅礴大气的感觉,随着鹿尼玛的吟诵,浩荡的在整个大厅之内回荡!

    鹿尼玛闭着眼睛,以45度角对着天花板,进入了朗诵状态: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

    江畔何人初见月?

    江月何年初照人?

    卧槽!

    这诗……太尼玛有内涵了!

    “这字数,已经和崔老师持平了啊!”

    “你关心字数,你仔细品品鹿老爷子做的这首诗,内涵完胜崔向红好伐!”

    “不知道还有没有了。”

    “怎么可能有?如今坛能做出八句以七言律诗的人,已经不存在了!”

    “肯定是没有了。”

    然而在众人以为鹿尼玛吟诵完毕的时候,他再次开口了: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

    武胜:“……”

    沈景斌:“……”

    雷老虎:“……”

    在场的众人一下子都呆住了!

    ://..///38/3878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