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8章 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打你需要理由吗?

    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在心中直呼:“这个老爷子太尼玛霸道了!”

    还别说,因为之前崔向红认过鹿一凡为师,现在这老爷子又因为她不给让座的原因被打了,现场反而有不少人暗暗叫好,根本没有人去帮她。

    崔向红是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

    “死老头子,你给老娘等着!待会儿这‘一夜七次郎’往你茶里一倒,老娘让你直接肾亏人亡!”

    这么想着,崔向红找人给鹿尼玛上了座,文戟这才算是正式开始了。

    “这‘文戟’是怎么个比法?”鹿一凡四仰八叉的坐在座位上,一副老流氓的样子,根本不把现场这么多文豪放在眼里。

    崔向红大意之下,吃了个大亏,见这老头子一副吊儿郎当的嘚瑟样子,哪里有半分文豪风采,忍不住冷哼道:“文戟挑战者要进行三局挑战,并且三局全胜方算成功。

    既然你自称对王之王,那么老身第一局就以对联与你对局!”

    “哟?这么不自量力?行啊,让你知道知道,你大爷为啥是你大爷!”鹿一凡嚣张道。

    “无知老头也要学人对联,我劝你一句:闲人免进贤人进。”崔向红冷哼道。

    鹿一凡知道这崔向红是在骂自己闲的蛋疼,嘿嘿连笑两声道:“你这老太太虽仪表堂堂,却是:盗者未来道者来。

    怎么样很工整吧?”

    你骂老子闲的蛋疼,老子就骂你盗亦无道!

    眼见鹿一凡一副吊吊的样子,崔向红哈哈大笑道:“你错咯,你错咯!我的上联是——”

    说着,崔向红提起毛笔,笔走龙蛇的在宣纸上写道:“贤人免进闲人进!”

    虽然贤人与闲人颠倒了过来,可鹿一凡现在已经进来了,这崔向红还是在骂他闲的蛋疼。

    如此一手,让周围的观众都纷纷叫好不已!

    “崔向红不愧是上一届京城对联大赛的冠军,这一副首位偷换联,出的甚是巧妙啊!”

    “这老头还暗自得意,不知道自己却是已经中计了。”

    “汉东诗词协会副会长的名号果真不是白给的!”

    “妙哉,妙哉,老太太的这张嘴果然犀利!”

    鹿尼玛却是笑道:“小红,你也听错了,我的下联啊……”

    他拿过一支毛笔,用苍劲有力的笔力在宣纸上写道:“道者未来盗者来!”

    这两句前后两词互换,就变成了地道的首位互换骂人联,契合的那叫一个天衣无缝!

    “好啊!”

    河雯率先站起来鼓掌,大厅中的诸人更是掌声如雨。

    盗者未来道者来,道者未来盗者来!

    妙!

    实在是妙绝天下!

    却见崔向红面色铁青,鹿尼玛呵呵一笑道:“咋样啊小红,你大爷是你亲大爷不?

    服不服吧?

    不服现在马上艹服你!”

    大庭广众之下,污言秽语,这分明是侮辱自己!

    崔向红怒道:“一乡二里共三夫子不识四书五经六义竟敢教七**子十分大胆!”

    此联一出,众人都惊了!

    这从以到十连用,还用的如此巧妙,这对联难度,堪比千古绝对啊!

    却见鹿尼玛连眼都未抬,砸吧砸吧嘴淡淡道:“十室九贫凑得八两七钱六分五毫四厘尚且三心二意一等下流!”

    “卧槽!”

    “神对!简直是神对啊!”

    “哈哈哈,笑的我咪咪都疼了!一等下流,这老爷子嘴可真够损的!”

    “嘴损也还在其次,关键是人家从十到一,对的那叫一个精妙绝伦!”

    崔向红被鹿一凡一句“一等下流”差点给气的吐血。

    她拿出手巾擦了擦自己额头冒出的冷汗,知道这鹿尼玛有些本事,心里慢慢冷静了下来。

    望着大厅外的园子里,有翠鸟在鸣叫,便指着园子里说道:“莺莺燕燕翠翠红红处处融融洽洽!”

    “这……这是……”

    “叠字联!传说中失传已久的叠字联!”

    “天哪,这种难度的对联都出来了!”

    “这回老爷子估计是真的要为难咯!”

    叠字联在华夏文学界是出了名的难!

    如今高考一般也就靠个三字叠字联,最多考个四字叠字联。

    就这样还把一众高三的考生们难的哭爹喊娘。

    如今崔向红一气呵成一句七字叠字联,这让所有人感觉肝儿都在颤抖!

    这特么是人能对的出来的对联?

    “雨雨风风花花叶叶年年暮暮朝朝!”

    却见鹿一凡连一秒钟都未思考,几乎是在崔向红出完题的下一刻,鹿一凡便退口而出!

    “天哪!”

    “老爷子威武啊!”

    “这……这……这……”

    又是一片狂热的叫好声!

    甚至一些外省诗词协会的会长们一个个都“这……这……”的说不出话来了!

    满脸的难以置信!

    三秒钟!

    仅仅过了三秒钟,这老爷子便对出了这难度堪比上青天的七字叠字联!

    这特么也太丧心病狂,太吊炸天了有木有!

    在场所有人,甚至是崔向红的几个学生都在为鹿尼玛老爷子疯狂鼓掌!

    崔向红知道再这样下去是必输无疑了,于是拿出一张宣纸,再次笔走龙蛇写道:“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在场人看到这副对联,都心中疑惑不解。

    一些才学低的学生也都低声嘀咕着。

    “崔老师这是写错字了吧?咋那么多朝呢?”

    “要不是她写出来,我还以为她是个结巴呢!”

    “要是结巴我倒能对一个‘五黑走走走走走走走起’!”

    “你妹哟,你这是真结巴,人家崔老师那对联肯定是有深意的!”

    崔向红见鹿一凡这回迟迟不开口,便嘲弄的笑道:“如何?能对出来吗?

    我也不怕告诉你,老身就是用这副对联夺得了京城楹联大赛的冠军!

    此联三十年无人可破!

    全国诗词协会的成员一起来商量也都是无功而返,就凭你个糟老头?

    我劝你还是赶紧回家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却见鹿尼玛负手而站,以45度角仰望天花板,淡淡道:“罢了,是时候展现对王之王对穿肠尼玛大爷真正的技术了!”

    言罢,他提起毛笔,在手中来了个花式转笔,眼神一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