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6章 拿到河雯老师的一血!
    此时的崔向红一张老脸是涨的又红又紫,几乎成了猪肝色。

    尿裤子了!

    她居然被鹿一凡给吓的尿裤子了!

    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才子才女的面!

    她这个身份的人,可比什么清华北大的教授地位还要高!

    如今当着众人的面吓尿了,这……

    这成何体统啊!!!

    一众才子才女也是议论纷纷。

    “崔老师居然吓尿了!”

    “天哪,难道传说中的王霸之气是真的?”

    “你说崔老师是尿裤子么?”

    “那一片湿漉漉的不是尿裤子还能是什么?”

    “说不定哦!女性除了尿尿以外,还有一种方式可以湿漉漉哟!”

    “卧槽!难道说……崔老师觊觎鹿一凡的美色!”

    “说不定啊!刚刚崔老师被鹿一凡这么一抓……然后就湿了……”

    “啧啧啧,人不可貌相啊!咱崔老师居然想老牛吃嫩草!”

    才子才女们一下子对崔向红内心的鄙夷更深了。

    “我同意你进全国诗词协会,你可以放开我了吧?”崔向红吃痛的说道。

    “哎,等等,我的事儿还没完呢。”

    鹿一凡淡笑道:“听说,小红你当这个汉东诗词协会的副会长二十几年了对吧?”

    崔向红心中咯噔一下,望着鹿一凡肝儿颤的问道:“你……你什么意思?”

    “哼,什么意思!”

    鹿一凡一甩崔向红的手,对她一指,潇洒的摆了个pose道:“我要向你发起‘文戟’!”

    在苍天愿望符改变世界之后,因为五千年的文化大量流失,国家急需在这方面提高,所以在文学界兴起了一项挑战运动——文戟!

    简单来说,就是一对一,以文学方面的知识进行决斗。

    胜者将获得败者所有的文学方面的荣誉和名号!

    当初崔向红的这副会长的位置,就是靠“文戟”挑战得来的!

    咋一听鹿一凡居然要向崔向红发起文戟,现场所有人都炸了锅了!

    鹿一凡刚才所表现出的才学水平,绝不亚于崔向红!

    若他真的能挑战成功的话……

    那岂不是说,汉东省将诞生史上第一位21岁的诗词协会副会长了!

    嘶~~~~~

    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被鹿一凡这一手给震惊的不行。

    这是何等的嚣张和张狂!

    竟然敢向文坛泰斗级的大国学崔向红发起文戟!

    “你……你……你!你简直太为所欲为了!我……我不同意!”崔向红气的手脚颤抖的怒道。

    “你凭什么不同意?貌似文戟一旦发起,除非你有重病在身才能推辞吧?”鹿一凡一条眉毛笑着道。

    “你……你年龄不够!对!你的年龄不够挑战我!”崔向红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疯了一样,反复重复着这句话。

    “年龄不够?”鹿一凡疑惑的扭头望着河雯。

    河雯低声对鹿一凡道:“最早一批上位的老文豪为了保住自己的声誉不被年轻一代抢走,规定文戟最低挑战年龄为40岁。

    然而40岁以上的那批文人早被社会磨的没了棱角,根本不敢得罪文坛的老前辈,所以实际上文戟自实施以来,并没有真正实现过几次。”

    鹿一凡摸了摸下巴,眼珠子一转,扭头淡淡道:“好!那我代表我爷爷鹿尼玛向你发起文戟!

    我爷爷今年八十三岁了,他的年龄总够了吧?”

    八十三岁?

    鹿尼玛?

    崔向红从来没在文坛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

    点点头,崔向红道:“好,只要符合规定,我就接受挑战!”

    “嗯,明天早上十点钟,咱们汉东诗词协会见。”

    言罢,鹿一凡毫无顾忌的将手搭在河雯的爆(和谐)乳上,肆意而嚣张的玩弄了起来。

    搞的河雯是情迷意乱的,整张脸都涨红了起来。

    鹿一凡的鼻尖轻轻抵在河雯的鼻头上,轻轻咬住河雯的烈焰红唇,低声呢喃道:“河老师,你的学生今天晚上想要你的一血,怎么办?

    你说,这是不是乱(和谐)伦啊?”

    腾!

    河雯只感觉自己身体内涨起了一股邪火!

    她低头,羞红着脸,轻轻摇头道:“这……这都什么年代了……

    咱们谈恋爱……合……合理,合法……谁都管不住!”

    “嘻嘻,就算是乱(和谐)伦又如何?今晚我必须吃了你这只小野猫!”

    说着,鹿一凡不顾河雯的小粉拳在自己胸口不断捶打着,将其公主抱在怀中,仰天大笑着离开了这郊区。

    汉东诗词协会的才子们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哟!

    爷们!

    这特么才叫爷们有木有!

    在外面装完最牛的13,再回家艹最美的13!

    这简直就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状态有木有!

    而且这河雯还是鹿一凡的真正的班主任!

    卧槽,这……这不要太刺激啊!

    岛国爱情武打动作片都不敢这么拍啊!

    回到宾馆后,鹿一凡二话不说。

    直接将河雯推倒在床,一个猛虎扑食,连前戏都不做,直接长驱直入,凶狠的做起了那不可描述的事来!

    河雯在痛并快乐中,交出了自己最为珍贵的一血。

    ……

    ……

    夜晚,汉东诗词协会公寓内。

    沈景斌忧郁的看着崔向红问道:“崔老师,您明天有几分把握能赢啊?”

    崔向红阴郁的拿起茶杯轻轻压了一口,抬头道:“这鹿一凡的才学已经如此凶悍了,他爷爷肯定也不是泛泛之辈。

    若真正比起才学,我一分把握都没有。”

    “啊?那……那怎么办啊?您就这么坐以待毙吗?要是您输了,汉东诗词协会可就完完全全归河家所有了啊!”沈景斌焦急道。

    “哼,想让我把副会长的位置让出去,哪有那么简单!

    别忘了,文戟的输赢,有时候并不在才学的高低,比试之外的一些小手段,也是能决定文戟胜负的。”崔向红脸上抹过一抹狠戾,轻轻从桌下拿出一个药瓶。

    看到那药瓶,沈景斌心中一颤道:“您又要用那一招了吗?”

    崔向红微微一笑道:“别忘了,我现在的位置就是靠这瓶‘一夜七次郎’得来的!

    当初我发起文戟的汉东诗词协会副会长才67岁,都被这药给搞得肾亏当场就挂了。

    那什么叫鹿尼玛的老头都83岁了,一口药下去,还不得直接嗝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