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3章 斟茶鞠躬叫老师!
    这一巴掌扇下去有多疼?

    沈景斌原本还一副威武不屈的强硬面孔,一巴掌下去,直接给丫扇的哭爹喊娘!

    俩眼睛那眼泪汪汪的往外那个冒哟!

    都没等鹿一凡再多数一秒钟,这货直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照着地上就开始疯狂磕头!

    嘴上不住的大叫着:“鹿先生,鹿先生别打了!”

    鹿一凡这才刚给了一巴掌,没想到这货就怂了。

    “你特么能不能爷们一点儿?老子还没打爽呢!”鹿一凡无语道。

    在场的才子才女们看到这一幕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好么!

    这特么哪里是什么大文豪啊!

    一巴掌就把人一嘴牙给扇掉了,还把人打的跪地叫“先生”,这特么比土匪还土匪啊!

    崔向红脸色已经涨红成了猪肝,愤怒的说道:“哗众取宠!鹿一凡,你刚刚的吟诗是在表演杂技吗?耍这些小手段,真是有辱斯文!”

    鹿一凡哈哈大笑道:“我欲斗诗一百篇,江东市上酒家眠。皇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只要我想,这饮酒的诗我吟上一百首又有什么难的?说我哗众取宠?我屑于用那种小手段赢比赛吗?”

    学生们一听鹿一凡张口便是绝佳之句,心中再无对他的鄙夷,反而多了一些崇敬。

    他名为“一凡”,但从吟诵的诗词,以及言行举止间,皆表现出了非同凡响之意。

    河雯此刻开心的简直比中了五百万彩票大奖还开心。

    这鹿一凡简直逆天了!

    连崔向红这种老女人都能被鹿一凡怼的人生不能自理!

    河雯平时虽然为人和蔼可亲,但却是不苟言笑的人,此刻,她面泛潮红的盯着鹿一凡一边看一边笑,在她周围的男生们看到后,只觉得河雯艳光四射,微微那么一笑,就能引动这些小男生们的心。

    熟(和谐)女是最能吸引他们这个年龄的男生的,因为在这种美女身上,能让他们感受到一种叫做“魅惑”的东西。

    河雯优雅的气质,爆炸的身材,加上妩媚的外表,简直能瞬间秒杀一切小男生!

    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有些人甚至在想,如果能和河雯这种熟透了的美女做一次,那就是立刻去死,此生也无憾了。

    只可惜,现在这位一众才子眼馋的美女,眼里却只有鹿一凡一个人。

    “你说你还能做出这样的饮酒诗?大言不惭!我承认,你这首诗做的非常好,不过你也是侥幸,有灵感罢了。这样吧,如果你能再做一首不输于这首诗的佳作,那这赛诗便算你赢了,否则就算你输如何?”崔向红淡笑着说道。

    河雯听后,原本还笑意正浓的脸上,瞬间就黑了下来。

    这个崔向红也太无耻了吧?

    四轮赛诗,鹿一凡已经赢了两轮了,剩下两轮,哪怕诗词协会的学生们都赢了,也不过是打平而已,现在崔向红居然在鹿一凡领先的前提下,说出这种话!

    “崔老师,你过分了!四轮赛诗,小凡已经赢了两轮了,而且他的才情如何,大家都应该一清二楚,我认为,应该直接算小凡赢。”

    该出手时就出手,河雯单刀直入的为鹿一凡辩驳了起来。

    崔向红当着众人的面却也不好直接耍赖皮,只能说:“这是我汉东诗词协会的主唱,我只是想让学生们,能多与外校的学生做些才学上的交流而已。多做一首诗,又有什么关系?”

    鹿一凡运功将酒精通过皮肤蒸发了出去,此刻他已酒醒了,脑子比任何时候都好使。

    崔向红这么说话简直是无耻到了极点!

    有什么关系?

    哦,老子已经赢了两轮了,你丫现在居然又想一诗定输赢?

    坑爹呢?

    艹你麻痹的,换谁谁乐意干啊?

    鹿一凡眼珠子一转,挥了挥手,笑着说:“如果崔老师是想为学生们谋福利,让他们从我身上多学点东西,那我没什么意见啊!只要你先承认我赢了,那我便再做一首!”

    崔向红听后,却支支吾吾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为学生谋福利?

    拉倒吧!

    她就是不想让河子的人加入全国诗词协会!

    那样她想坐上汉东诗词协会会长位置的机会就更加渺茫了!

    望着崔向红为难的样子,鹿一凡又淡笑道:“不过……为了让咱们汉东诗词协会的学生对我有更深刻的了解,我觉得一诗定胜负也不是不行……”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崔向红像是生怕鹿一凡反悔似的,马上接茬道。

    她为了赢,什么都做的出来。

    “哎,我说您老人家就是十月怀胎了,也没必要这么着急吧?这种明显不公平的场面,我当然是有我的要求的。”鹿一凡笑着道。

    “什么要求?”崔向红隐约觉得鹿一凡好像有什么阴谋隐藏在那笑容中。

    “这样吧,如果崔老师真的是为学生好的话,我也不是不给机会。

    雯雯手里不是有一瓶绿茶吗?我就凑活一下,权当它是古代的好茶了!你亲自斟茶到我手上,再鞠躬叫我一声‘鹿老师’,以表示虚心请教,那我就再做一首与‘酒’相关的诗出来,保证不比刚刚那首差,如何?”鹿一凡淡笑道。

    这个法子,简直就是要逼崔向红认鹿一凡为长辈啊!

    就算最后鹿一凡输了,可崔向红的面子也丢的干干净净了。

    众目睽睽之下,崔向红当然是不愿意这么干了。

    可偏偏吧,这群视才如命的才子才女们一听,纷纷开始叫嚷了起来!

    梁逸峰:“崔老师,您就牺牲一下小我,让我们涨涨见识吧。刚刚的那首古诗,我实在是佩服的要紧,要是能再来一首,简直是此生无憾啊!”

    欧辰也附和道:“对!崔老师,反正就是一个形式而已,您不也说了,是为我们好吗?”

    陈好学点头说道:“没错。再说了,如果鹿一凡做不出来的话,就算我们赢了,咱们怎么算都不吃亏的。”

    崔向红气的简直要骂娘了!

    去你大爷的!

    不吃亏?

    那他娘的是你们仨人不吃亏好伐?

    牺牲尊严的是我!!!

    堂堂汉东诗词协会副会长,华夏文坛的大国学,比北大中文系教授还牛逼的,崔向红!!!

    让老娘给区区一个20岁出头的学生斟茶鞠躬?

    还要尊一声老师?

    这特么侮辱谁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