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7章 千古绝对!
    拖着这一大袋子猪粪走到沈景斌身边,鹿一凡用塑料袋抓出一大把又腥又臭的猪粪,伸到沈景斌面前,冷冷道:

    “好了,是时候兑现你的承诺了。”

    沈景斌眼见鹿一凡真的弄到屎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吃吧,这特么屎谁下的去嘴啊!

    不吃吧,这么多人看着呢,他也不好意思耍赖!

    眼见鹿一凡眼中的冷色越来越浓,沈景斌略一思忖便道:“这样吧,你先对出我刚刚出的那副上联。

    若是能对得出,我吃双倍!

    对不出的话,这笔账一笔勾销如何?”

    “好!”

    鹿一凡极其淡定的望着沈景斌,根本不带思考的说道:“你出螳臂当车,暴虎冯河,匹夫何堪言勇。

    我出下联,蚂蚁沿槐,蚍蜉撼树,蠢猪妄自称雄!”

    对上了!

    而且还巧妙的把沈景斌给嘲讽了一番!

    一众才子皆是低声议论纷纷,都被鹿一凡的才学给震撼的无以加复了!

    鹿一凡再次拿出塑料袋,足足装了有一斤猪粪,伸到沈景斌面前,只是淡淡说了一个字:“吃!!!”

    沈景斌望着那一大坨又腥又臭的猪粪,哪里肯吃!

    最后他愤然怒道:“鹿一凡,你不要太咄咄逼人!”

    “你想耍赖是吧?”鹿一凡眼睛微眯淡淡道。

    “是又怎样?你能拿我如何?”

    沈景斌为了不吃屎,已经不要脸了!

    一众才子才女对着沈景斌指指点点,全都是一副鄙夷的样子。

    然而沈景斌却是视而不见,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鹿一凡眼神越发阴冷:“没有人能耍我鹿一凡!”

    言罢,一手掐住了沈景斌的脖子,将其狠狠的按在了地上。

    文弱如沈景斌如何是鹿一凡这修仙者的对手?

    他就像一只小鸡一样,被死死的按在地上,张着大大的嘴巴,动弹不得。

    鹿一凡拿起塑料袋,一口屎接一口屎的狠狠往沈景斌的嘴里塞!

    沈景斌是一边吐,一边吃,七窍全都溢出来猪粪了!

    这凶残的一幕,直接把这群才子才女们给吓尿了!

    你妹哟!

    刚刚听他对对子感觉他很有才!

    现在怎么感觉他比土匪还土匪啊!

    沈景斌被一口一口的连着喂了十斤屎,肚子都吃的涨起来了,鹿一凡这才罢休。

    完事,鹿一凡还贱贱的笑道:“你吃屎的视频我已经录下来上传到网上去了。

    估计明天你就会成为网红了,沈大公子!嘻嘻!”

    噗~~~~

    沈景斌感觉自己内心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

    他堂堂汉东文豪,居然被拍到吃屎的视频了!

    这特么让他以后怎么出去见人?

    崔向红此时忍不住骂道:“鹿一凡,你这人简直就是个下流,不知羞耻的无赖!”

    “怎么着,崔老师,你敢跟我对对子吗?”鹿一凡挑衅道。

    未曾想鹿一凡居然敢对她这个大国学主动挑衅,崔向红想也未想直接道:“有何不敢?就你?”

    “既然崔老师如此受人尊敬,那我也有一联,请崔老师对上一对!听好了:鸡冠花未开。”鹿一凡淡淡道。

    众人一听,却是笑了。

    这特么算什么对联啊!

    如此简单,就是语文稍微好点的小学生也能对的出来啊!

    崔向红想都没想便鄙夷的对道:“狗尾草先生,你这对联也太……”

    突然,看到鹿一凡嘴角那标志性的邪笑,她意识到自己好像上当了。

    河雯此刻是轰然大笑。

    这个鹿一凡实在是太能气人了!

    而一众才子才女们见自己最崇拜的老师居然也上了鹿一凡的当,想笑却又不敢笑。

    崔向红又气又怒,身为华夏文学的启蒙者,地位如此之高,又怎么甘心被鹿一凡骂成狗?

    他睁大了眼睛,怒瞪着鹿一凡道:“两猿截木山中,这猴子也会对锯?”

    这联其实最精妙的地方,就在最后两个字。

    “对锯”与“对句”是同音词,崔向红这是在骂鹿一凡是个猴子。

    鹿一凡走到崔向红的面前,距离她只有不到五厘米的距离,冷冷的看着这个人模人样,却不干人事的大国学,脸色怒的血红,大声说道:”匹马陷身泥内,此畜生怎得出蹄!!!”

    众人一听,又是一片哗然。

    “出蹄”的同音词是“出题”,鹿一凡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崔向红是个畜生!

    当今文学界,不,哪怕是当今世上,恐怕也只有他鹿一凡一人敢这样了!

    鹿一凡眼见崔向红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心中不由大是畅快。

    让你个月经不调的老女人再目空一切!

    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脸色难看的崔向红实在是忍不住了,厉声呵斥道:“鹿一凡,难道你以为会两句对联便天下无敌了吗?你今天侮辱我,便是侮辱了华夏的才学!今天你在文学界将再无立足之地!快快道歉!”

    “侮辱你就是侮辱华夏才学?你能代表得了华夏五千年的才学吗?”鹿一凡不屑的说道:“老娘们,你丫也太高看自己了!你就是一个月经不调的老女人罢了,甚至还不如我们大一的学生!”

    见崔向红老脸煞白,鹿一凡便道:“怎么着,不信吗?

    不信的话,我出一对,你来试试!

    你要是赢了,我便当场下跪认错!”

    崔向红怒极反笑道:“好!我苦心研究文学二十余载,不信对不上你一小小大一学生的对子!出题吧!

    若是你能难的住我,我便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参与全国诗词协会的考核!”

    话不再多说,鹿一凡原地踱了几步,便说道:“游西湖,提锡壶,锡壶掉西湖,惜乎锡壶。”

    乍一听,好像这对子没什么好的,可是这对子却是有一段典故的。

    相传有一年,苏东坡应邀同一群朋友游西湖。为他沏茶的一个丫鬟不慎将一只锡壶掉进了湖里。有人触景抒情,当即出了一联:

    “游西湖,提锡壶,锡壶掉西湖,惜乎锡壶。”

    此联一出,满船叫绝,却无人能应对。此联联中有“西湖”、“锡壶”、“惜乎”三组词,用字巧妙,同音而不同义,下联无疑也要符合这一条件。最后,大伙儿把希望都寄托在苏东坡身上。哪知苏东坡冥思苦想也没能对出。至此,此联成了一个千古绝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