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6章 先把屎吃了再说!
    “呵呵,我对的出来,你确定要吃屎?”鹿一凡冷声道:“一个既无深意,又无哲理的破对子,我随便一出口,就能对的上!”

    “别特么吹牛逼了,你先对出来再说!”

    沈景斌对自己的才学有着绝对的自信,他不信鹿一凡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够对出来!

    “那你听好了,我对你个:两猪共一槽!”鹿一凡冷冷道。

    沈景斌和崔向红听后,脸色刷的一下子就变了。

    鹿一凡的这对子简直就是赤果果的对二人进行侮辱,两人的身份,就是放在整个华夏国,也是属于上等人士,现在竟被他讽刺为猪!

    这口气,沈景斌怎么能咽下去?

    沈景斌马上厉声呵斥说:“放肆!你侮辱我们!”

    “哟,傻哔,我侮辱你们什么了?”鹿一凡冷冷的看着他们问道。

    沈景斌一听却一时间不知如何说了。

    他难道要当众说,你侮辱我和崔向红是猪吗?

    这对子大家是都明白,可偏偏他不能说出来,这让他感觉心里窝火的都快要爆炸了!!

    良久,沈景斌才憋出一句:“你不能狡辩,反正你今天侮辱我和崔老师,大家都看到了!我要请律师告你诽谤!”

    鹿一凡怒极反笑道:“侮辱你们?我好好的对对子,侮辱你们什么了?如果你的意思是,对子里面的动物,代表了人的话,那也是你先侮辱那几位农民的,骂他们是羊羔的!如果你对子里完全没有那个意思,我用猪来对对子,又有何不可?”

    “你,你……”沈景斌气的都快晕过去了。

    这鹿一凡诡辩的能力简直无人能敌,一张利嘴,说的他是哑口无言。

    是啊,要是认为鹿一凡侮辱他们是猪的话,必须先承认自己骂人家是羊,可是如果只是按字面理解的话,鹿一凡确实对的十分工整。

    此时崔向红上前怒道:“鹿一凡,就算说那些下贱之人是羊又怎样了?

    我们又没骂你,你却是在侮辱我们!”

    鹿一凡冷冷道:“亏你还号称什么大文豪,大国学,竟能说出如此厚颜无耻之语!

    连小学一年级的孩子都知道,我们身上的一针一线,碗里的每一粒米饭,都是农民伯伯辛辛苦苦种出来的!

    在我看来,你这种月经不调的老女人,要不是生在一个好人家,你特么连村头的二傻子都不如!

    村头的二傻子起码还知道给农民伯伯鞠躬敬礼呢!”

    “你,你!!”崔向红听到鹿一凡如此羞辱自己,气的几乎快要昏过去了。

    “鹿一凡,你给老子闭嘴?”沈景斌怒道。

    “怎么着,才说这两句就受不了了?

    国以农为本,我们华夏国更是农业大国,农业也是我国的根基,你们俩附庸风雅的傻哔有什么资格去蔑视他们?

    尤其是你,崔老师,你出生在文豪世家,也许你家往上数八辈子都是上流人士。

    当时你特么别忘了,你再往上数个十八辈,你特么也是泥腿子出身!

    谁特么比谁高贵,谁特么比谁下贱?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居然还特么给人分三六九等,我骂你傻哔,有错吗?”

    鹿一凡大怒之下,狠狠的一掌将身边的一颗巨大的松树给拍的轰然倒地!

    众人被他的这一手给吓懵逼了。

    这尼玛一掌拍倒一颗半米粗的大松树!

    比水浒传里面的鲁智深倒拔垂杨柳还牛逼有木有!

    若是鹿一凡盛怒之下一巴掌拍在人的脑袋上,还不得把人的脑袋瓜给拍开花了啊!

    “你嘲笑农民,就是嘲笑自己的祖宗,此为不孝!

    你嘲笑农民,就是嘲笑自己祖国的根基,此为不忠!

    你嘲笑农民,就是对赠与自己食物和衣物之人的亵渎,此为不义!

    你个不忠不孝不义,又月经失调的老女人,有什么脸面说别人下贱?!”

    鹿一凡指着崔向红的鼻子怒骂道。

    崔向红直接气的一口闷血上胸,捂着头,手颤抖的指着鹿一凡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此时沈景斌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好一张伶牙利嘴,竟敢当众侮辱崔老师!你且听好我这一联:螳螂挡车,猎豹凭河,竖子怎敢言勇!”

    鹿一凡扭头看着沈景斌,没对对子,反而冷冷道:“你刚刚承诺什么来着?

    我只要能对上你的对子,就吃屎对吧?

    想让我再对你的对子,你先把屎吃了!”

    沈景斌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

    他刚刚不过是开玩笑的话,这鹿一凡居然当真了!

    不过当着这么多才子才女的面,沈景斌觉得耍赖也挺没面子的,于是他眼珠子一转,开口道:“哼,我当然不会耍赖!

    只不过这里没有屎罢了,你让我怎么吃?”

    鹿一凡哈哈大笑道:“没想到啊没想到,居然还有人上赶着吃屎的!

    行,你要屎是吧!

    你等着!”

    鹿一凡言罢,昂首阔步走到那正在耕种的农民伯伯身边,打招呼道:“大爷,能找您借点东西不?”

    那老农哈哈一笑道:“娃子,不嫌俺脏的话,想借啥东西尽管借走就是了!”

    鹿一凡嘴角微翘,指了指他蛇皮袋子里的东西道:“我想借这里面的一点儿东西。”

    “啥?”老农瞬间傻眼了,“这里面是猪粪,俺用来施肥用的,你借它干嘛?”

    鹿一凡指了指远处的沈景斌,淡笑道:“大爷,看见那位了没?

    那是我一位表哥,他从小就得了一种叫‘iq250’的病,身体里缺乏一种有益菌,而这种有益菌,恰好在猪粪里有。

    所以啊,他每天不吃个十斤八斤的猪粪,他就会浑身抽搐,严重的时候,甚至会有生命危险!”

    老农被鹿一凡这一通忽悠,那一大堆自己造出来的名词一顿怼!

    最后老农就听懂了一点——沈景斌不吃猪粪会挂掉。

    “行吧,为了救人,这袋猪粪大爷我就送你了。”老农爽快的答应道。

    “哎,谢谢大爷了,我替我那个‘神经病’表哥谢谢你哈!”鹿一凡说着,美滋滋的扛着一袋子猪粪走了。

    老农抽了两口烟,摇头轻声喃喃道:“现在的人啊,啥怪病都有!

    猪粪居然也成了药了!”

    (最近项目又忙起来了,下班都特别特别晚,还有一更,稍后奉上,我快困的嗝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