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06.第606章 一言花枯!
    一口老血含在喉头,神光是吐也不是,不吐也不是,场面一度极其尴尬。



    泽惊骇的望着鹿一凡,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他竟然如此轻松的破掉了神光道士的气态杀气!



    而且看神光这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好像是被鹿一凡虐的不轻啊!



    石云帆同样惊骇的擦着额头不断冒出的冷汗,低声问道:“神光长老,您没事吧?”



    神光强行将喉头的那口血逼回了体内,假装悠然自在道:“没事!只是和鹿大师切磋了一番罢了!”



    实际神光都快哭了。



    刚刚那一口血暗含内伤,若是吐出来还好,休息个三五天好了。



    可他为了面子硬是把血逼回了体内,这直接让神光损失了三年的修为!



    “鹿大师,请勿见怪,刚刚是贫道跟你开玩笑罢了。”神光突然站起来,抱拳道歉道。



    这家伙,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看着一脸和气笑容的神光,鹿一凡眉头微微一皱,随后释然一笑。



    管他呢!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任他哼,明月照大江!



    “哈,神光大师您放心吧,早看出来你是开玩笑了。我说没有人会用弱成那样的杀气来挑衅的对不对?”鹿一凡哈哈大笑道。



    一句话把神光憋的差点又一口血吐出来。



    你妹的!



    弱?



    老子刚刚已经用了吃奶的力气在制造杀气了有木有!



    是你这个变态的杀气太牛逼了,老子根本怼不过你有木有!!



    鹿一凡收敛起嚣张的气势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道:“神光大师,俺妈经常说俺是太老实了,人也没啥心眼,所以在外面经常被人欺负。



    今天被你欺负几次,俺其实根本没放在心。”



    这下不光神光,连泽和石云帆都向鹿一凡投来了鄙夷的目光。



    老实?



    这个世界的人都死绝了,也轮不到你丫当老实人啊!



    说这种话,你良心不会痛吗?



    在石云帆的印象,只有鹿一凡欺负别人,还从来没人能欺负过鹿一凡。



    神光眼珠子一转,话语一转道:“鹿大师您年纪轻轻修为如此之高,我冒昧的问一句,是师承何处?



    难道是某个洞天福地里的高人吗?”



    如今真正厉害的修仙者都必定是从洞天福地出来的。



    因为在这个灵气枯竭的地球,只有残留下来的洞天福地还有古大能的遗迹才有充足的灵气供修仙者吸收,晋级。



    之所以这么客气的问鹿一凡,是因为神光想套套他的话,看看是否他的身后有什么大牛人在撑腰。



    否则这么唐突的下手了,那么万一有什么厉害的修仙者出现,那他哭也来不及了。



    鹿一凡耸耸肩轻松道:“我哪有啥师父啊!不过是偶然得到了一部秘籍和一些丹药,自己胡乱炼成现在这样的而已。”



    这么说其实也没错。



    因为除了太老君指导过鹿一凡修炼杀心一气决之外,他是真没让任何人教过。



    闻言,神光道人心稍稍放心,但是仍客气道:“瞎练都能有如此成,鹿大师当真天才。”



    “嗨,什么天才啊!是你们这些人太菜了,反衬出我牛逼而已。



    不过想想也是,你这修为,我一巴掌都能把你扇到医院去,确实有点弱。”



    说着,鹿一凡站起来,以一种长者的姿态拍着神光道人的肩膀,语重心长道:“神光啊,你叫我一声大师,那我也不好不指点你两句。



    你这三清道观的功夫,太弱了,你靠这些功法最多练到金丹期而已。



    要不这样,你现在给我三跪九叩,尊我一声师尊,我指导你修炼如何?”



    “鹿大师真会开玩笑。”



    ?神光道人脸庞僵硬,强颜欢笑道,心则是暗恼道:“这个小杂种,真是太嚣张了。若不是还没摸清这厮的底细,老子早动手了。”



    接下来的半小时内,泽和石云帆在一旁看的是一脸憋屈。



    这神光道士怎么这么客气了?



    平时要是被人这么怼,这么指着鼻子骂成孙子,他早出手把那人给杀了!



    难道……



    石云帆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难不成是这神光道士感觉到鹿一凡实力太强而怕了他?



    一想到这里,石云帆感觉脊背凉飕飕的。



    神光道士可是三清道观的大长老!



    修为仅次于神罚观主!



    要是连他都降服不了鹿一凡,那天下还有几个能降服的住他的?



    “嘿,这家伙还真够谨慎的啊。”



    鹿一凡看着神光道士,眼掠过一丝玩味。



    这孙子明显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不打听出自己身后的人,这孙子是死活不出手。



    鹿一凡心清楚,这都是神光的伪装而已。



    ?他已经确定,这货对他没安好心。



    ?刚才有几个瞬间,神光对他动了杀心。那股杀意,虽然极其隐晦,而且转瞬即逝。



    ?但他可不是普通人,自修行以来,他的精神力经过千锤百炼之后,变得十分强大,而且敏锐无。神光道人的任何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他的感知。



    “我倒要看看,我这么怼你,你能忍到什么时候?”



    一连被鹿一凡怼了一个小时,祖宗十八代都被鹿一凡喷一遍了,在确定鹿一凡没有后台后,神光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他看了一眼餐桌的一盆装饰性的玫瑰花,微微一笑道:“鹿大师,你看这盆花美丽吗?”



    鹿一凡淡淡道:“花瓣鲜艳,花香四溢,是一盆不错的好花。”



    “不不不,鹿大师你一定是眼花了!这盆花,明明是一盆烂到不能再烂的枯花,怎么能说是好花呢?”神光略带戏谑的说道。



    “枯萎?这花开的好好的,哪里枯萎了?”鹿一凡道。



    “你再看看!”



    言罢,神光道士突然双手掐出一道法诀,对着那盆轻轻投掷了过去。



    只见那盆花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了下去!



    转瞬间,一盆鲜艳的花朵,竟然变成了一盆毫无生机的枯萎花朵!



    这……”



    “太牛了!”



    泽和石云帆两人,看得目瞪口呆。



    本来自  http:///html/book/38/38786/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