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77.第577章 拿你的身体做抵押!(第三更)
    “赢了一千亿了,哈,今天运气不错!”鹿一凡微笑着道。   (w w w . v o dtw . c o m)



    石建仁闻言,肝儿都在颤抖了!



    一千亿啊!



    这钱拿来去帝都买地皮都能买多少了?



    拿来买美女,你是天天变着花样的艹,是艹到死都花不完!



    这钱已经是华夏一个一流家族的全部资产了!



    而在刚刚,不到一小时的时间内,鹿一凡从石家硬是赢走了如此庞大的一笔资金!



    这已经是石家账面可流动资金的五分之一了!



    石建仁的心在滴血啊!!!



    “我不信!我不信你的运气能一直这么好!再来!”



    熟悉赌场的人看到金美妍现在的状态肯定都知道,她现在已经是那种输光了钱的赌徒,孤掷一注的心态了。



    她输红了眼,却固执的认为自己一定能翻盘!



    “金荷官,你下去吧,今天鹿先生的运气太好了,你不能再赌下去了。”石建仁皱着眉说道。



    “不!我要赌!我身负一身赌术,又是赌神的传承人,岂能白给这么区区一个华夏毛头小子?



    二当家,再给我一百亿,我保证能翻本!”金美妍红着眼睛,死死的瞪着鹿一凡道。



    “够了!金荷官!赌场可不是慈善医院!我说要你别赌了!”石建仁怒道。



    金美妍娇躯因为愤怒而不断起伏着,一对雪梨一样的双峰,更是随着她娇躯的颤抖而剧烈起伏着,看去极为诱人。



    白岚美眸在金美妍性感的娇躯扫了一遍,淡淡道:“金荷官,如果你真要赌的话,我倒是有一个主意,是不知道你敢不敢答应。”



    “什么主意?只要让我翻本,我什么都敢!”心态爆炸的金美妍无坚定的说道。



    白岚嘴角勾勒起一抹狡黠的弧度,微笑着道:“我知道金荷官乃是赌神的传承人,又长得如此性感漂亮,如果您愿意用自己作为筹码,签一个卖身契,我倒是可以帮我家一凡做主,借给你一百亿的筹码让你翻本。”



    “什么?”



    不光金美妍惊呆了,连鹿一凡都惊呆了!



    “岚姐,你要这棒子签卖身契干嘛?她这样的值一百亿?”鹿一凡无语道。



    “我觉得咱家缺一个洗脚俾还有一个洗内裤的女仆,你不觉得金荷官的形象很不错吗?”白岚微笑着道。



    “卧槽!岚姐,你我恨啊!”鹿一凡哭笑不得道。



    “怎么样,金荷官,你敢吗?”白岚微笑着道。



    输红眼的金美妍看着白岚和鹿一凡,心有那么一点动摇。



    若真的签了卖身契,恐怕以鹿一凡这么仇韩的人,自己去了他家不知道会被他怎么糟蹋蹂躏呢!



    她堂堂赌神的传承人,如果被一个华夏人给搞了,这让她打从灵魂都会感到被羞辱了。



    毕竟她是韩国人,和很多现代的韩国人一样,非常看不起华夏人。



    又怎会卖身给一个华夏人?



    “怎么样?金荷官,你不是想翻本吗?现在机会摆在这里了,你又不敢了?



    还是说……



    你根本对自己的赌术没有信心,怕输给我家一凡?”白岚美眸轻眨的鄙夷笑着道。



    “哼,不过是运气好罢了!我怎么会怕他一个华夏人?



    好!签签!反正只要我赢了,这契约签与不签又有何区别?”



    说着,金美妍让人拿来了纸和笔,用标准的汉字写了一张卖身契,又签了字按了手印在面交给了白岚。



    白岚收过卖身契,推给了金美妍一百亿筹码,然后扭头撒娇的拉着鹿一凡的衣角道:“一凡,人家想要一个洗脚俾,你赢给人家嘛!



    如果你赢给人家,人家答应你和其她姐妹一起伺候你,让你也体会一下古代皇帝的感觉怎么样?”



    砰!



    鹿一凡一拍桌子,大义凛然道:“说什么话呢?岚姐的要求,我鹿一凡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更何况这么点小小要求!



    顺便说一句,我要双人份的洗面奶!



    岚姐你要帮我去劝杨婵,因为她在这方面很害羞。”



    “你个小色狼!知道啦,只要你能赢,岚姐什么都帮你!”白岚娇嗔的用兰花指轻轻一点鹿一凡的额头道。



    最终决战开始了。



    美女荷官一发牌,鹿一凡便感觉到了一股能量波动。



    闭眼睛神识外放之后,鹿一凡惊讶的发现,这股能量波动原来来自金美妍身!



    只见,她正用一种类似于真元的能量因子,改变自己手牌的数字和花色。



    鹿一凡的无妄法眼能完整观察到,一张红桃三在被金美妍用自己的能量因子改变后,竟然变成了黑桃六!



    不过使用这种能量显然对她消耗很大。



    鹿一凡已经看到她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额头还出了一层鹅毛汗。



    “这是你的最终底牌吗?”鹿一凡心冷笑道。



    下一刻,他的真元外放,顺着金美妍的能量因子,爬到了她的手牌牌面。



    金美妍惊骇的发现,自己改变了的手牌,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次复原回来!



    “怎么可能!我父亲交给我的这种法术屡试不爽的!



    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失效了?”金美妍脸色煞白的望着自己的手牌,心无惊慌。



    如果她输了的话,一辈子都要到鹿一凡家为奴为婢!



    让她这么高贵的韩国人去给这华夏人当奴婢,这是何等的屈辱啊!



    可是无论她再怎么调动法术,自己手的牌愣是没有一丢丢的改变!



    “怎么,金荷官,怎么看你脸色不太好啊?是不是手里的牌变不了了?”鹿一凡淡淡的笑着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难道说……”



    咕咚……



    金美妍吞了一口口水,想到了一个恐怖的事实。



    她的父亲,也是一代的赌神告诉过她。



    这种改变牌面的法术其实是从华夏学到的。



    假如遇到实力她更强的人,这种法术完全无效了。



    修炼这么多年,金美妍可以确信自己父亲巅峰时期还要强十倍!



    如今鹿一凡一脸风轻云淡的破掉了自己的法术,难不成说她自己还要厉害很多?



    一想到这里,金美妍的娇躯抖如筛糠,惊恐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