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7.第437章 不负如来不负卿
    在鹿一凡说完的那一刹那,整个教室都安静了。

    菩提本无树?

    世上虽有菩提树,可佛家中的菩提树,往往说的并不是之物,含义却是一种象征和纪念,菩提也代表的是一种佛家的大智慧,哪里有什么树。

    明镜亦非台?

    就好比鹿一凡刚刚所言的两个高僧的辩论,那时照着自己的金子,只是一份心意,一份执念,哪里有什么台?

    若无菩提树,亦无明镜台,身躯则是空灵之物,又怎会沾染尘埃?

    包括河子和张一博在内的两个文学天才都在不断品读着鹿一凡的这几句偈语,不断的询问着自己的内心是否空灵无一物。

    此时,却见释永义满脸心悦诚服的双手合十,走到鹿一凡面前,恭敬的鞠躬道:“阿弥陀佛,多谢鹿大师点拨,弟子悟了。”

    河雯此刻被释永义的行为给惊得下巴都快掉了!

    堂堂佛子,华夏佛学最顶级代表,竟然如此谦卑的称呼鹿一凡围“鹿大师”!

    纵使河雯的文采不足以完全明悟鹿一凡刚刚那几句偈语,也能看得出,他是什么水平!

    “既然释永义大师悟了,那还需要继续论下去吗?”鹿一凡淡然的说道,仿佛他本就该如此谦卑一般。

    “无需再论,弟子不如鹿大师,又怎敢与鹿大师再论下去?”释永义谦卑的说道。

    “大师,您怎么能这么就认输了呢!”河雯急了。

    你认输了,倒霉的是我啊喂!

    瞥了一眼鹿一凡,只见这家伙朝着自己舔了舔舌头,还对着自己的胸,做出了一个吮吸的动作。

    看得河雯是一阵没由的火冒三丈!

    释永义却笑呵呵道:“雯雯,鹿大师的人品必定没的说,佛学如此高超的人,又怎会是坏人?”

    鹿一凡闻言差点没笑了。

    佛学高超就不会是坏人了?

    那我还想说喜欢屁股和奶(和谐)子的人,都不是坏人呢!

    “可是……”

    “够了,雯雯!别再没完没了的闹了!”

    河雯还想继续争辩,此时河子却冷着脸发话了。

    “爷爷,可是我……他……”河雯俏脸涨的通红,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是好了。

    嫁给自己学生?

    这比狗血偶像剧还要狗血啊!

    鹿一凡却不管那么许多,走到河雯面前,右手环住她的水蛇腰,左手顺着她的短裙,滑到她的黑丝大腿上,将她的娇躯轻轻倾斜。

    然后,对着河雯的烈焰红唇,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吻了上去!

    “卧槽!”

    “碉堡了啊!”

    “当众强吻班主任!”

    “尼玛,老子做梦都不敢这么做啊!”

    学生们一阵惊呼,全都兴奋的站了起来。

    被吻的全身瘫软的河雯,羞臊的想要挣扎,却被鹿一凡的大手死死的按着。

    最后,认命的河雯只能任由鹿一凡玩弄,闭上眼睛,心里想着,既然反抗不了,那干脆就放下一切防备去享受算了!

    鹿一凡的舌头不断疯狂的侵略着河雯的芬芳口腔,贪婪的吸食着她嘴中的甜蜜,这让河雯只感觉头昏脑涨,娇躯一阵又一阵的热浪滚过。

    最可恶的是,这家伙居然顺着自己穿着黑丝的大腿,往裙底内探了进去!

    整整玩弄了她五分钟,这种挑逗方才结束!

    之后,被鹿一凡强吻的六神无主的河雯被鹿一凡公主抱在怀里,霸气的对着学生们说道:“各位,曾经有人问我,学习有什么用?

    以前我没有什么可以吹嘘的,不过现在,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

    只要你学习好,认真读书,你特么不光能上大学,还能上大学老师!

    所以,好好学习吧,别整天逃课、打游戏,为了能和我一样有个漂亮女老师当小老婆奋斗吧!”

    “嗷嗷嗷嗷嗷~~~~~”

    “凡哥牛逼!!”

    “一定好好学习!!!”

    台下的学生们一个个都跟高(和谐)潮了似的,握紧拳头,发誓要认真努力学习。

    可唐梦瑶却无语的喃喃道:“貌似整天逃课打游戏的,是你鹿一凡吧?”

    放下河雯之后,醒悟过来的河雯终于委屈的流着泪跑了出去。

    鹿一凡正想追,河子却拉着他的手,摇头道:“让她一个人静静吧。要接受这个现实,估计雯雯也要想好久。”

    释永义深深的看着鹿一凡,双手合十感慨道:“贫僧一心向佛,苦心研究禅学,用了五十余年,方才悟出那句偈语。

    本以为佛法已经精通,未曾想,施主一言便打翻了贫僧五十年的研究,带贫僧进入了佛学的新境界。

    惭愧,惭愧啊!”

    鹿一凡一听,立刻摇头道:“大师过谦了。”

    良久,释永义面带犹豫着,下最终才叹了口气,咬牙开口道:“鹿大师,弟子有一事始终埋藏在心中不得明悟,想请大师点拨。”

    “请讲。”鹿一凡淡淡道,心里却急的要命。

    跟你论禅,说佛,我还能利用前人的文学精华。

    但是尼玛点拨心中疑惑我该用啥啊!

    万一说不出来,那不是糗大了?

    “弟子年轻时曾爱上一个女孩,爱到无法自拔的地步。

    可弟子身为出家人,是不能有爱情的。

    至今,那个女孩仍是我心中的一个心病。

    我想请问大师,如何该解决这块心病呢?”释永义道。

    如何解决?

    我他喵的怎么知道?

    我总不能跟你说,换成是老子,就直接还俗,先把那妹子推到,爽快的来一发再说?

    思索再三后,鹿一凡故作高深的背对着释永义,望向窗外的蓝天淡淡道: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言罢,鹿一凡挥了挥手,兀自走出教室,再无多言。

    河子还在琢磨这首诗的时候,却见释永义两行泪水纵横面庞,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如梦呓般激动的自言自语道:“阿弥陀佛!

    成佛首先要出离心,无憎爱取舍,若心中还有**是永远见不到佛的,也就是自己的本来面目。

    佛说世间如梦如幻,一切都是刹那变化,我们执假为真,才不认识自己本来的面目。

    可大多数众生不知,就算知道了,难免陷在情中不能自拔。

    如鹿大师所言,时间无十全十美之法,既对得起佛,又对得起卿。”

    说完,释永义在所有人瞠目结舌的目光下,竟对着鹿一凡远去的背影跪在地上,以头贴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