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7.第377章 敢跟我比诗词吗?(第五更)
    之前刘菲菲只不过是一个娱乐圈的明星而已。



    甚至江东四大家族的子弟都玩过不少明星。



    但是如今她摇身一变成为了刘震撼的女人,这消息要是传出去,娱乐圈就要掀起轩然大波了。



    “爸,我已经19岁了!心上人这件事,难道还要你来安排吗?”刘菲菲梨花带雨的望着刘震撼说道。



    “你!”刘震撼的手瞬间举了起来,但是看到刘菲菲那坚定而倔强的眼神,却最终没有下得去手。



    这时,站在刘震撼身后一位儒雅的老者说道:“将军,我听说菲菲小姐是因为迷恋这小子的才华,才喜欢上这小子的。



    若是能让海少证明他比这小子更有才华,那事情不就好办了吗?”



    刘震撼闻言,点点头,然后扭头问道:“悦海,你有信心吗?”



    吴悦海眼中抹过一丝残忍的点头道:“放心吧刘叔,打打杀杀的事情我不行,但是才华方面,我敢打赌同龄人没有比我强的!



    这小子要是敢跟我比才华的话,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吊打!”



    刘军皱了皱眉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是最终他选择了沉默。



    悄悄的走到鹿一凡身后,刘军拍了拍鹿一凡的肩膀。



    “咦,老哥?你酒醒了啊?”鹿一凡笑着道。



    “没想到你就是鹿一凡。你小子很合我的口味。”刘军满意的上下打量着鹿一凡道。



    “别,大哥,我性取向正常,性别男,爱好女,而且是巨(和谐)乳颜控。你还是饶了我吧。”鹿一凡流着冷汗道。



    “去你大爷的!我是菲菲的哥哥,你瞎想什么呢!行了行了,不跟你废话了。



    待会儿要是吴悦海向你挑战诗词,你可千万别答应!”刘军认真的叮嘱道。



    “为啥啊?”鹿一凡疑惑道。



    老子有华夏五千年的文华传承,谁敢跟老子比!



    虐哭他!



    “为啥?你啊,还是too-young(太年轻),想问题啊,too-sample(太简单)!



    那吴悦海是谁?他爷爷是华夏诗词协会的副会长,鼎鼎大名的诗人!



    他自己本人更是青出于蓝,不但年纪轻轻的就获得了太阳级诗人的称号,这几年还出版了好几本畅销散文和诗歌。



    你跟他比诗词,那不是找虐吗?”刘军无语道。



    “嘿,大哥,你放心吧,我的才华比喝酒能力还牛逼,你信吗?”鹿一凡咧嘴一笑道。



    “你吹牛逼的能力很厉害,这一点我倒是可以确定的。



    老弟啊,你跟我喝酒的时候,吹吹牛逼啥的这都无所谓,但是人要有自知之明!”刘军捂着头无奈的说道。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呢?更何况是在喜欢自己的女人面前!哪怕不行,也得上!”鹿一凡霸气的说道。



    “哎,随便你吧,待会儿出糗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说完,刘军无奈的摆摆手走了。



    果然,没过多久,吴悦海走到鹿一凡面前道:“小子,听说你给菲菲写过不少诗词是吧?敢跟我比比吗?”



    鹿一凡笑了笑,看了一眼吴悦海,嚣张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有才华啊?



    呵呵,要不这样,咱俩比试一下诗词,谁输了谁以后就永远不能见菲菲了如何?”



    鹿一凡话音一落,全场哗然!



    卧槽!



    这是什么节奏?



    这个学生居然主动挑衅吴悦海这个大才子!



    “你说的是真的?”吴悦海惊喜的问道,他难以置信鹿一凡居然主动跟他比试诗词!



    “当然是真的了!古诗、现代诗、文言文还是骈文亦或是对联,你随便挑!只要有一样输了,都算我输!”鹿一凡笑容依旧是那么风轻云淡。



    “一凡,你……”刘菲菲着急的忍不住想说什么。



    “男人的事情,女人少插嘴。你只要做一件事就行了!”



    “什么事?”刘菲菲问道。



    “相信你的男人。”鹿一凡嘴角微翘的道。



    相信自己的男人!



    刘菲菲一听这话,先是俏脸一红,然后乖乖的选择了闭嘴。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在太帅了!



    “好!我就跟你比!规则是什么?你定吧,也别说我欺负你!”吴悦海也是十分自信。



    玩诗词,玩文学,他就不信有同龄人能比得上他的!



    “不用了,你定就行。”鹿一凡无所谓的耸耸肩道。



    全场再次哗然!



    麻痹的,见过嚣张的,没见过嚣张到这种地步的!



    跟吴悦海挑战诗词也就罢了,居然连规则都不屑于自己制定!



    要么是他真的有自信,要么是这家伙是个纯傻哔!



    显然,大部分人认为鹿一凡是后者。



    “古哥,你觉得一凡会输吗?”刘菲菲走到古哥面前轻声问道。



    “呵呵,凡语大师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古歌微笑着说道。



    那边,吴悦海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一般,脸色涨的通红,冷哼一声道:“好,既然你找死,那就别怪我了!”



    “三轮比试,第一轮,你我各自创作一篇送给菲菲的古诗词,时间限制为五分钟,若做不出来,或者没做完,也算输。”



    “第二轮,你我各自原创一首现代诗,同样是送给菲菲,时间限制同样为五分钟。”



    “第三轮,咱们即兴创作情歌送给菲菲,时间限制为十分钟!”



    “三局两胜!”



    鹿一凡想也没想就点头道:“可以!”



    然而就是这种无所谓的态度,更让吴悦海感到恼火。



    太看不起人了!



    等一下,老子要狠狠打你小子的脸,让你在这么多上流人士面前,丢光面子!



    “这小子是不是脑袋进水了?居然敢跟吴悦海比诗词。”



    “估计他以为自己这样很帅,其实他不知道自己很傻哔。”



    “嚣张也要有嚣张的底气啊!要是没实力还嚣张,那就是装逼了!”



    议论声不断传进鹿一凡的耳中,让他觉得有些好笑。



    老子拥有堂堂华夏五千年的文化传承,有诗仙、诗圣、诗鬼等等大文豪做后盾,难道还比不上区区一个自以为是的年轻人?



    就在这时,吴悦海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吟诵自己创作的古诗了。



    本来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