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8.第268章 九儿,伺候鹿大师睡觉!
    白景发誓,他这辈子都没抽过如此美味的香烟。

    眨眼睛,点燃的一烟斗的烟草,被他抽了个精光。

    “这烟的味道简直太美了!”白景一脸回味的说道。

    当那烟被吸入腹中的时候,白景只感觉有一股股清凉的气息在自己经脉之间不断的流转回荡,最终形成一个小漩涡,留在自己的丹田之中。

    良久,白景震惊的发现,自己修炼多年未曾松动的瓶颈,竟然有了一丝松动!

    仅仅是因为抽了一烟斗的烟草,自己的修为居然精进了!

    这……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震惊过后,白景这才激动的说道:“一凡说的没错,这烟草不但无害,反而对人体有着绝妙的好处!刚才这一烟斗烟草下去,我的修为竟然精进了不少,而且……啊!”

    说道一半,白景突然惨叫了一声,口中喷出了一大口的黑血。

    “叔叔!”

    “爸!”

    白岚惊呼一声,急忙上前去扶着白景的身体。

    “为什么会这样?”鹿一凡坐在椅子上不懂,盯着面带痛苦之色的白景,眉头紧皱。

    仙河之水对于筑基期以下的修士,有着很大的作用,按道理说,不会有任何伤害的啊!

    “烟草里有毒!”白凤九狠狠的盯着鹿一凡道,“你竟敢拿有毒的烟草给叔叔吸,是何居心!来人,保镖,将这人拿下!”

    说着,一群穿着黑色西服,戴着墨镜的壮汉冲了进来,将鹿一凡重重包围了起来。

    其中带头的保镖,已经掏出一把枪,顶在了鹿一凡的太阳穴上。

    “住手!”白岚冲那群保镖怒喝道,“这是我请来的贵客,你们这是做什么?”

    “堂姐,你也看到了,叔叔抽了他给的烟草都吐血了,肯定是因为他在烟草里下了毒才这样的!”白凤九冷冷道。

    “不可能!要是一凡想的话,有一万种方法不着痕迹的杀死我爸。他怎么可能会当着我的面,在烟草里下毒呢?”白岚道。

    不过,白岚也很疑惑,为什么自己父亲抽了那口烟,会吐出这么一大口黑血呢?

    “岚姐,你相信我吗?”鹿一凡淡定而从容的问道。

    “你救了我的命,也救过我女儿的命,我相信你不会害我父亲的。”白岚坚定的说道。

    鹿一凡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我的烟草没有任何毒副作用,伯父之所以这样,是正常反应。”

    “正常反应?你放屁!正常人会抽一口烟,吐一大口血,还难受成这样的?”白凤九冷笑道。

    “九……九儿……”就在这时,白景脸上的痛苦之色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清明而愉悦的健康之色,“快让保镖们收起武器,不得对鹿大师无礼!”

    “叔叔,您没事吧?”白凤九关心的问道。

    又接连吐了几口黑血之后,白景脸上非但没有病态,反而变得越发红润,愈发健康,好似年轻了十岁一般。

    白景站了起来,突然冲着鹿一凡深深的抱拳鞠躬,语气恳切而谦卑的说道:“多谢鹿大师送我如此珍贵的天材地宝!多亏鹿大师的烟草,我早年间堆积在体内的余毒,全部吐了出来!

    现在,我感觉身体非常好,随时可以突破真气境,达到化境!”

    抱拳鞠躬,这可是江湖后辈给前辈行的大礼!

    就像普通人给自己父母磕头行礼一样重的礼!

    鹿一凡神色一滞,被白景这个举动下了一跳。

    “叔叔!”

    白凤九惊呼一声。

    在场的保镖有一个算一个,所有人全都瞪大了双眼,一脸震惊的表情。

    白老爷子,居然向一个学生行如此大礼!

    要知道白老爷子可是白家真正的掌权人,而现在,他居然在给一个高中生鞠躬行礼!

    若不是亲眼所见,就是打死他们,他们也不会相信的。

    “伯父,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鹿一凡走上前,扶着白景的一只胳膊,道:“不过是区区烟草罢了,没必要行如此大礼。”

    白岚知道了真相之后,一脸开心的说道:“爸,我就说一凡不会害你的。”

    “岚儿,你可知那烟草有多么珍贵?”白景感叹的说道。

    “不就是烟吗?能有多贵?撑死几百万一两呗!”白凤九不屑的说道。

    “小九儿,说你不懂事,你还真是不懂事。告诉你吧,就鹿大师送给我的这种烟草,若是放到武林中去售卖,起码价值五六亿元一两,而且是有价无市!

    想抢都抢不到!”

    “什么?这么珍贵!?”白凤九也被鹿一凡送的大礼给惊呆了。

    鹿一凡心中同样震撼。

    妈蛋,就这玩意能值那么多钱?

    这种烟草老子家一抓一大把!

    “不知这种烟草叫什么名字?”白景此刻看鹿一凡的眼神,多了几分尊敬和崇拜。

    鹿一凡虽然震惊这烟草的珍贵,但是脸上仍然风轻云淡的随口道:“活神仙。”

    “活神仙……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好名字!”白景哈哈笑道。

    轻轻吐出一口气后,白景让所有保镖退下,然后吩咐下人道:“让人把我珍藏的食材全拿出来给做一桌菜,今晚,我要陪鹿大师好好喝几杯!”

    “伯父,我不太会喝酒,而且这么晚了,我怕耽误回家。”鹿一凡道。

    “呵呵,要是喝酒喝多了,大不了就在我家住下就是了。要是你喝醉了,就让岚儿亲自带你去房间,伺候你更衣睡觉。”白景笑眯眯的说道。

    白岚闻言,脸上抹过两道迷人的红霞,看鹿一凡的眼神也有一丝迷离。

    “那怎么行?叔叔,你这是把堂姐往火坑里推啊!万一这家伙酒后兽性大发怎么办?”白凤九赶忙道。

    白景轻捋胡须,看了白凤九一眼,又看了一眼鹿一凡,略一思忖然后道:“那要不,一会儿让九儿你伺候鹿大师更衣睡觉如何?”

    “怎么可能!打死我,我也不会伺候这个混蛋的!”白凤九瞪大了眼睛狠狠道。

    “呵呵,话先不要说这么满……”白景眯着眼睛看着年轻的少女白凤九,似乎心中有了新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