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鹿尼玛一怒,千古佳作出!
    此时,不少人都围了上来,有人惊呼道:“这不是河子老师嘛!”

    被人认了出来之后,很多人都围了上来,拿出手机各种拍摄,还有人找他要签名。

    那架势,一点不比什么明星大腕差!

    连唐梦瑶也崇拜的拿出手机,走到河子面前道:“河子老师,我特别喜欢您写的那首春天花开,我能跟您合张影吗?”

    “呵呵,可以可以,不过,能先等这位老大哥把诗做完吗?”河子和蔼亲切的说道。

    听说有人说河子的诗浮夸,围观的人群纷纷幸灾乐祸了起来。

    “遇到正主了!这老头可倒霉大发了!”

    “你说谁不行,非要说河子老师的诗不行,这不是找虐吗?”

    “这么多年了,就没有超越河子老师的诗出现过!”

    “这老头可要糗大咯!”

    “嘿嘿,我就喜欢看人出糗。”

    唐梦瑶闻言,赶忙拉着鹿一凡的手走到河子面前,鞠躬道歉道:“河子老师,我爷爷他老人家年龄太大了,神志不清,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说完,唐梦瑶还使劲跟鹿一凡眨眼,示意他赶紧趁着这个台阶下来。

    “原来是这样,没关系的,谁都有老的时候,我不怪……”

    鹿一凡却不领情道:“可我说的都是实话啊!这首诗就是很浮夸嘛!”

    河子话还没说完,鹿一凡一句话把他噎了回去。

    河雯狠狠瞪了鹿一凡一眼,怒容显得是那么的艳丽可人,朱唇略略张开,呵斥道:“好啊,干说不练假把式!老头既然你这么说就拿出实力来!”

    唐梦瑶也很无语的瞪了鹿一凡一眼。

    自己刚刚都给你找台阶下了,你这老头怎么还自己找虐啊!

    河子吹胡子瞪眼的站在原地也不说话。

    他倒要看看,这老头该怎么给自己圆场!

    鹿一凡耸了耸肩道:“你让我作我就作啊?那我多没面子!而且我也不屑于拿我的作品出来跟这浮夸的作品作比较!

    那是对我作品的一种亵渎!”

    唐梦瑶手捂着脸,满头黑线。

    完了!

    全完了!

    这老头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呢?

    河雯却笑了,露出那一排整齐洁白的皓齿,显得娇媚无比:“我算是看出来了,原来是个只会放嘴炮的老头儿啊!”

    “老哥,这样吧,你要是能拿出比我当年写的好的诗,我可以拜您为师,当场行拜师大礼如何?”河子笑着嘲弄道。

    开玩笑,这首诗可是他毕生灵感的结晶,即使是自己,也难以拿出超越其的作品。

    区区一个老头,又怎么可能比得过自己?

    “不用了,我收你这么老的徒弟有啥用?”鹿一凡抠着鼻屎,随意的往地上弹了弹,毫无形象可言。

    他身后可是有华夏五千年文化的传承,什么太阳级诗人,都是渣渣!

    老子就看不起你了,怎么着吧!

    “那我给您老人家当徒弟如何?”河雯不禁出言讽刺道。

    “这样吧,要是我能够拿出比你爷爷好的作品,你以后就做我孙子的备选老婆吧!嗯,看你屁股挺大,胸也挺大的,生出的娃娃一定很健康。”鹿一凡含笑望着河雯饱满且高耸的双峰道。

    “爷爷!您又来了!”唐梦瑶咬牙切齿道。

    “行啊,那得看你这个做爷爷的有没有本事咯!”河雯不屑的说道。

    打死她都不信,这个抠着鼻屎的糟老头,能是什么大诗人!

    “这可是你说的!嗯……你说我是做现代诗好呢,还是作古诗好呢?”鹿一凡一副老子好为难的欠扁样道。

    “既然您老人家这么了不起,那就古诗和现代诗各来一首呗!也让咱大家伙长长见识是不是?”河雯双手环胸,那一对浑圆、柔软的雪白之物,被双臂撑起了老高。

    鹿一凡可以清晰的看见河雯那两峰之间令男人疯狂的洁白沟壑!

    “好啊,随口就来!你听着!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两句一出,大家都愣住了。

    这老头居然真的会做古诗!

    而且这首诗怎么会……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啊?这……

    鹿一凡闭着眼睛,已经进入了忘我的境界,负手朗诵道:“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春蚕到死丝方尽?

    蜡炬成灰泪始干?

    鹿一凡的一首古诗朗诵完了,在场的人鸡皮疙瘩已经掉了一地,一瞬间噤若寒蝉!

    此诗一出,震惊四座!

    唐梦瑶听到一半时就呆住了。

    河雯和河子也都傻眼了!

    别说他们了,纵观整个现场的气氛就知道,全场人有一个算一个,都一下子没了声音,所有人都被这首诗的意境给震惊道了!

    哗!

    不知道是谁先带的头,掌声如潮水一般扩散开来,现场一片叫好声。

    “好诗!”

    “我的天哪,我听到了什么?真正的古诗啊!”

    “确实比河子老师那首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神来之笔啊!简直是神来之笔啊!”

    “太厉害了,这首诗估计可以评为今年全国诗词协会的最佳诗词了!”

    此时唐梦瑶已经将鹿一凡惊为天人,只听傲娇的唐大小姐惊呼道:“爷爷,我知道了,一凡的文采也是您教出来的对不对?”

    现场很多外行人只是凑个热闹而已,只有河子本人才真正能体会出这首诗是个什么境界。

    绝了!

    太绝了!

    这首诗,以女性的口吻抒写爱情心理,在悲伤、痛苦之中,寓有灼热的渴望和坚忍的执着精神,感情境界深微绵邈,极为丰富。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简直句句都是经典,句句都挂着神韵!

    随便那一句出来,都是能达到让全国人民去欣赏并背诵的千古佳句!

    河子早已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这老头,到底什么来头?

    怎么能做出如此让人心醉的诗来?

    太阳级诗人?

    自己身为全国诗词协会的会员,也没听说过这个人啊!

    可要是默默无名之辈,怎么可能出口就是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佳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