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糖人李
    挽着鹿一凡的胳膊,感受着他身上磅礴的青春与男子汉混合的气息,不知为何,白岚心中有一种特别踏实和放松的感觉。

    不像在公司或者在家族中,时时刻刻都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时时刻刻都要提防着别人。

    自从她的丈夫死了之后,她有多久没这样挽着男人的手臂了?

    像今天这样,像小女人一样靠在一个男人的肩膀上,白岚是做梦都不敢去想的。

    原本感受着白岚胸前那突如其来的两团柔软,让鹿一凡有些心猿意马,但看到她脸上那种表情,又想想那天晚上在酒吧看到白岚时她憔悴的样子,鹿一凡突然没了邪念,反而有些心疼她。

    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漂亮女人,突然没了丈夫,之前得了重度焦虑症,可想而知,她所处的环境压力有多大!

    两人就这样挽着手一直走到了金沙滩一处著名的景点,金海明珠旁边。

    由于这是一处热闹的景点,所以即使到了这个时间,依然有不少人来来往往。

    甚至小贩们在这炎热的夏天养成了昼伏夜出的习惯。

    这个时间点反而是路边卖东西的小贩最活跃,最有精神的时候。

    挽着鹿一凡的手,望着街边的那些商品,白岚突然没了任何心理压力,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少女时代一样。

    不想去想家族的事,不想去想公司的事,不想去时时刻刻的提防着谁,更不想为了白家而压抑着自己。

    此刻,她就想真真正正的做一回小女人!

    “一凡,你看这个包包好看吗?”

    “一凡,你觉得我穿这件短裙如何?”

    “快看,这大半夜的,那边居然有人在放带亮光的风筝!”

    “……”

    心情无比愉悦的白岚彻底褪去了她的面具,拉着鹿一凡的胳膊,一会儿走到这个摊子,一会儿又跑到那个摊子,掐着腰,一本正经的跟小商贩砍起了价,活像一个正值豆蔻年华的美少女。

    看着白岚那兴奋的俏脸,感受着她那妖娆的身姿,鹿一凡的心情也变得出奇的好。

    就在这时,白岚突然兴奋的指着前边不远处兴奋道:“哇!快看呢,那边有吹糖人的耶!我小时候可喜欢买这个了呢!我要买给妞妞玩!”

    鹿一凡顺着她的手指望去,只见不远处的摊点上,一个颇为古朴的商店里,摆放着好几个木架。

    那些木架上插满了许多有趣的糖人,有小鹿,有小狗,有猴子,最复杂的居然还有齐天大圣!

    商店里,一位穿着古朴长袍的老人,正鼓着腮帮子吹着糖人,商店前围满了好奇的男男女女。

    老人看着眼前用惊奇目光望着自己的男男女女们,心中不免有些骄傲,但同时有些悲凉。

    他的这手艺,已经被国家认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他也是江东最出名的糖人师傅,人称“糖人李”。

    靠着吹糖人,他硬是在金沙滩这片黄金地带买了商店,也给自己的儿子在市里买了大房子。

    这都是让他所骄傲的事情。

    悲哀的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像他这样把吹糖人作为一门吃饭手艺活的人越来越少了。

    甚至连他的儿子都不愿意学了,更别提继承他的衣钵了。

    糖人李的这门手艺,恐怕要消失在他这一代人的手中了。

    “一凡,你快过来啊,看这齐天大圣吹的多威风啊!”

    随着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一对俊男靓女走了过来。

    鹿一凡好奇的看着老人鼓着腮帮子吹糖人,但是同时好奇的问道:“大爷,您这齐天大圣吹出来得花个把小时吧?”

    老人闻言,心中略感不快。

    像齐天大圣这种精细的糖人,莫说是整个江东,恐怕整个华夏能吹出来的人也屈指可数。

    这种糖人,要花上他整整三天的时间,才能堪堪吹出来一个,而且失败率还特别高。

    所以整个店里,他只吹了一个齐天大圣放在这儿作为镇店之宝。

    不过现在的年轻人不了解吹糖人的难处,糖人李虽心中不快,却也抬头解释道:“这种糖人,不光是要吹,还要用雕刻刀精雕细琢才能完成。

    我吹这么一个齐天大圣,最少要花三天的时间。年轻人,你不要小看糖人这门手艺,这里面的学问可大着哩!”

    “不是吧,这也要吹三天?”鹿一凡略微惊诧道。

    自从吃了仙丹,学习了运气之法后,鹿一凡对于物体的控制就达到了“入微”的境界。

    在他看来,控制糖稀吹着不破,并模拟出一个事物的形态是很容易的一件事。

    毕竟比起控制灵气在体内运转,控制糖稀简直不要太简单!

    “怎么?你不信?”老人闻言,不快的说道。

    “不是不是,我只是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罢了。”鹿一凡赶忙解释道。

    毕竟人老人家没得罪自己,自己也犯不着跟人过不去。

    “哎,又吹破了……”

    这时,旁边一个小青年沮丧的开口道。

    他的女朋友则哈哈大笑道:“我就说了,吹糖人哪有那么简单,你还不信!”

    “我不是看老师傅吹的那么从容淡定,感觉自己再怎么也能吹个球体出来么……谁知道这么难……”小青年尴尬的笑道。

    此时,白岚捉弄心起,付钱给了糖人李道:“一凡,你也吹一个吧!”

    鹿一凡轻笑着摇摇头道:“算了吧,这都是给小孩玩的,咱都是大人了。”

    “呵呵,年轻人,怕吹不好就别找借口,糖人可是咱华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可不是什么给小孩子玩的东西!”糖人李忍不住开口反驳道。

    “大爷,不是我跟你吹,我比你能吹,你信吗?”鹿一凡调侃着说道。

    “嘿,小贼,你来吹一个我看看,别的不说,就说你能当场吹出这个小老鼠来,我的镇店之宝齐天大圣当场就免费送你!”糖人李生气的说道。

    小瞧咱吹糖人的技术?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旁边几个刚刚试着吹过糖人的围观者也纷纷开口劝说了。

    “哥们,吹糖人难着呢,你别看老师傅吹的这么简单,其实要求技术高着呢!”

    “这哥们是挺能吹的,出牛逼的吹。”

    “你说你一学生,怎么年纪轻轻的就学会吹牛逼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