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天作孽,犹可恕
    监控器那头。

    李天面含笑意的看着视频画面。

    这王媛虽谈不上国色天香,却也是美女一个,身材也比同龄女生发育的好很多。

    这么卖力的搔首弄姿,莫说是鹿一凡了,就是视频面前的他,都有反应了。

    “鹿一凡,你就好好跟王媛爽这一晚上吧!等到明天,老子就让王媛去警局告你酒后强!

    再找来各种小报记者,专门抹黑你!

    到时候,我看江大还收不收你这个有犯罪记录的全国状元!”

    一想到鹿一凡被诬陷入狱的样子,李天就觉得心中那股闷气得以疏解的无比畅通!

    “天少,这王媛也自摸了那么久了,这个鹿一凡怎么还不动手啊?他该不会是个阳和谐痿吧?”刚刚那个戴墨镜的大汉疑惑道。

    “嗯?我看看。”

    画面中的鹿一凡,就坐在王媛床边,掏出手机,背对着这横陈着的玉体。

    良久,在众人瞠目结舌的眼神中,鹿一凡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

    无比兴奋的开始玩手机游戏!

    “这特么什么情况啊?有妞不上玩手机?!”

    “次奥,这家伙脑袋有病吧?老子看王媛那妞自摸,都快看射了,他居然忍得住?”

    李天摸着脸无比焦急的喃喃道:“真没想到这鹿一凡居然还特么是个正人君子,这下可难办了。”

    假装睡着的王媛,也被鹿一凡的举动给气的够呛。

    喂!

    看这边啊喂!

    这里有个波大臀肥的大美女啊喂!

    都脱光了让你上,你丫居然玩游戏,老娘难道有那么难看吗?

    王媛想了下,不甘心的假装一个翻身,整个身体抱住了鹿一凡的后背,光溜溜的身子,在他身上来回磨蹭。

    “小凡……嗯哼……小凡……”

    啪!

    一个大耳瓜子扇在了王媛脸上,打的王媛耳朵都有耳鸣声了。

    “王媛,醒醒,醒醒,起来了,你喝醉了。”鹿一凡假装不知道,故意下手很重。

    他看到王媛半边脸都肿起来了。

    王媛怎么可能会醒。

    她只能继续将自己的胸脯在鹿一凡身上摩擦着,期待他赶紧有正常男人的反应。

    啪!

    又是响亮的一巴掌!

    王媛的右半边脸也肿起来了。

    “你不醒没关系,别打扰我玩游戏行吗?”

    我的身体……还不如手机游戏来的有诱惑力么……

    王媛的脸上火辣辣的疼,心里却在滴血。

    还有比这更让女人感觉屈辱的吗?

    王媛心一狠,两条腿在鹿一凡面前完全张开,真空上阵的她,心中暗想:“这总该有反应了吧?”

    然而鹿一凡却暗暗作呕。

    草!

    果然是碧池!

    都被玩的那么黑了,也好意思张开给哥看!

    “王媛,你怎么没穿内衣就睡觉啊?你看看你,下边冻得又黑又紫的!你等着。”

    没过多久,鹿一凡不知道从哪儿抱来了一大床冬天盖的厚被子,全部盖在了王媛的身上。

    这三伏天,还没开空调,热的王媛直冒汗。

    “天少,你这是从哪儿弄来的一傻子啊?这根本就不上当啊!”墨镜大汉无语道。

    李天一咬牙,对着后边的几位打手道:“实行b计划!”

    没过多久,鹿一凡就听到房间外一堆脚步声急速前来。

    几道身影破门而入,将鹿一凡狠狠按在了地上。

    咔咔咔!

    刚刚那墨镜大汉让王媛脱光了衣服站在鹿一凡身旁,一通猛拍。

    然后,他们这才松开了鹿一凡。

    整个过程,鹿一凡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们。

    他的目光,冷静的可怕,偶尔闪烁的金芒,像是来自地狱的妖魔。

    李天、王媛和几个打手看到鹿一凡这个样子,心中都不由自主的一阵发毛。

    按照正常情况,一个学生遇到仙人跳这种情况,不应该是惊慌失措,大声呼叫,感到惊恐或者绝望吗?

    怎么这个人,能如此镇定?

    像是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麻痹的,装什么装?鹿一凡,你完蛋了知道吗?老子今天带的人多,你别想从这儿逃出去!”李天色厉内荏道。

    鹿一凡神态自若,扭头对王媛说道:“王媛,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去公安局自首,并且帮我作证指控李天玩仙人跳,

    否则,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一张脸被打的肿的像猪头的王媛,此刻歇斯底里道:“鹿一凡!你活该!谁让你招惹天少的!谁让你把我的保送名额搞没的!你好好的当个吊丝不好吗?好好去送你的外卖不好吗?

    还真以为自己考试成绩好就了不起了?”

    “知道我刚刚为什么不上你吗?”鹿一凡平静的问道。

    “为什么?”

    “因为你不配!上你这种黑木耳,老子嫌脏了自己的几把!”

    “你!”

    “少废话,把他抓起来,送到警察局去!”李天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擦了额头上的冷汗。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鹿一凡,他总有一种惊恐的感觉。

    鹿一凡那神态自若的表情,还有那深不见底的眼神,都让他感到毛骨悚然。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天神,在俯视大地上的蝼蚁一般。

    自己就是那只正在挑衅天神的蝼蚁。

    而他这个天神,满不在乎。

    因为他连手指头都不用动,只要一个意念,就能杀死自己。

    “鹿一凡,老子导演的这出戏还算精彩吧?”李天强行甩掉自己脑海中不切实际的想法,冷笑道。

    “精彩?在我看来破绽百出。最大的破绽,就是你找了王媛这个丑女来引诱我。

    若是换做别人,可能我早就忍不住上钩了。”

    “鹿一凡,我艹你大爷!”王媛气的浑身颤抖。

    丑女?

    她就算不是校花级别的,却也绝对是美女!

    然而今天鹿一凡的反应却实打实的证明,她没有一丁点勾引起鹿一凡的地方。

    这是个女人都受不了啊!

    “哼,死到临头了还嘴硬!把他给我抓好咯,我今天就好好招呼招呼他!”

    说着,两名肌肉大汉将鹿一凡架了起来,锁住了他的手脚,让他不能动弹。

    鹿一凡扫视一周,淡淡吐出一句话:“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