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6章 军营里的桃花妖30
    司徒扬故意提到南战翼,明摆着是想挑起西雲帝,对南战翼的不满。

    虽然乐见其成,但眼下当着西雲帝的面,她必须有眼色的缓和气氛,给足他面子。

    苏迷仰望着高位上的西雲帝,神色间略显自豪与崇拜。

    即使没直接指明,每个人的心里,亦已经很清楚,苏迷所说之人是谁!

    西雲帝迎来她的视线,面色适才稍霁。

    却见司徒扬忽而冷嗤,晲了苏迷一眼,复又挑拨道:“当初本王被抓,你们西雲国的南将军,态度那叫一个强硬,差点将本王拉出去斩首,本王还以为,南将军能全权代表贵国,无需上报,便能决定本王的生死呢。”

    西雲帝听此一言,眉眼霎时阴沉如水,周身迸着无比锋利的威慑力。

    虽然他知道,南战翼在军营里,向来独裁果断,可此时亲耳听到这些事,常年来隐忍的怒火,倏地沸腾翻涌!

    眼见司徒扬成功挑起西雲帝的怒火,苏迷面色倏冷,当即冷声讥诮。

    “若五王爷当时得手,我西雲大军,最起码伤亡上万精兵,南将军震怒之下,难免会做出不理智的决策,既然你同意与我西雲合作,那便不要妄自挑拨。”

    苏迷这番话,看似在维护南战翼。

    但西雲帝与司徒扬,却听出这话中,看似无意,实则有意的道出了实情。

    这人还真是……高深莫测,演技绝伦!

    先是有意透露南战翼要杀他,又在他挑拨西雲帝与南战翼时,出言解释并警告。

    呵!

    司徒扬暗自冷嘲冷笑,轻蔑瞪了她一眼,以发泄心中的不满。

    结果下刻,腰间被苏迷快速踹了一脚。

    盛怒中的西雲帝,并未注意两人之间的小动作。

    南战翼一直是他的心头刺,司徒扬与苏迷的话,显然又将那根刺,再度挑起,想到长久以来的顾虑,西雲帝冷厉眼眸倏眯,心中顿时有了决定。

    “你同南将军是何关系?”

    西雲帝睥睨着她,冷淡出声。

    “小人本是一名小小伙房兵,因识破此事,才有幸得到南将军的重用。”

    西雲帝眉头微扬,垂眼又看了信,突然发现一些有趣的东西,当即沉声问道:“你替朕解决如此大的忧患,想要什么赏赐?”

    “小人身为西雲军的一员,所做的一切,皆是分内事,不敢求得赏赐。”

    苏迷谨慎言行。

    西雲帝忽而嗤笑:“想要什么,直说便是,朕一定满足你。”

    苏迷不是傻子。

    每个皇帝亦不是人畜无害的猫。

    西雲帝抛出这个大的誘惑,明显是在试探她的野心与所求,更或是,还有其他目的。

    苏迷自然不上当。

    满脸正色望向西雲帝,恭敬一拜:“小人确实有一事所求,但眼下只是出谋划策,计划尚未成功,小人想等事成之后,再求得圣上恩赐。”

    “你想参与此事?”

    西雲帝本以为,她只是有些小聪明,没想到竟要参与进来。

    “小人有这个把握与信心,定能圆满完成此事。”

    “好!”

    西雲帝听此一言,甚是满意,当下便拟旨,准她事成之后,前来兑现所求。

    但同时亦明确警示,若此事没完成,她的项上人头……难保!

    苏迷并无畏惧,面色沉静接下圣旨,随即回到城中驿站歇息。

    “你当真以为,仅凭你一人,便能帮我取得皇位?”

    司徒扬神色冷凝,突然有些后悔。

    在他看来,西雲帝似乎并不信任苏迷,而是想要试探她,是否与南战翼同谋?

    苏迷坐在太师椅上,一边吃着水果,一边道:“放心,即便他不信任我,亦不会拿此事开玩笑,定然会派人前来商谈谋划。”

    “你确定?”

    “当然。”

    苏迷自信扬眉,随即开始赶人:“车马劳顿,辛苦了一路,早些歇息罢。”

    司徒扬确实有些累,径自出门回了房。

    他前脚刚走,晏绯倏然隐现。

    见她刚剥好一颗葡萄,立马倾身凑过去,启唇一口叼住!

    苏迷望着眼前貌美如画的男人,当场怔了怔。

    紧随着下瞬,指尖被温凉湿意紧裹,重重吮了吮,苏迷蓦地回神,皱眉将手收回。

    “嗯~好甜。”

    晏绯勾唇妩美轻笑,将鲜|嫩的葡萄果肉,吞入喉中,随即舔了舔唇角,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我还想吃。”

    “想吃自己剥。”

    苏迷没好气说道。

    晏绯见她神色有异,扭身坐进她怀里,揽住她的脖颈:“怎么了,是不是不开心了?”

    苏迷真不知,他是真傻,还是装傻,抿唇瞪了他一眼呵斥道:“你是男人,怎能坐在我身上?赶紧下来!”

    晏绯闻言,立时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一阵天旋地转,苏迷已然被他抱在怀里,同时伸手拿了一颗葡萄,剥好,递到她的唇边:“尝尝。”

    苏迷垂眼看着葱白指尖,捏着的晶莹饱满果肉,喉间滑了滑。

    她确实有些渴,但她还不适应这种过分的亲密。

    苏迷稍稍启唇,还未出声拒绝,晏绯已然将剥好的葡萄,强势填进她嘴里。

    “唔——你!”

    苏迷眼睛瞪的更大。

    若是别人,她早便吐出来,直接给他一拳。

    可前些日子才决定,要正视这份感情,不由蹙眉思索了一秒,压制着脾气,轻轻咀嚼了起来。

    晏绯一瞬不瞬望着她,同时缓缓抬手,伸出一抹猩红,舔着方才捏着葡萄的指尖,桃花眸中迸出深谙幽光。

    苏迷敏感察觉他的不对,恍然抬眼,与他深遂眼眸相撞——

    紧接着下瞬,眼前一片阴影袭来,停顿咀嚼的唇齿,便被晏绯强势掠夺!

    “唔!”

    苏迷蓦地轻吟,梭然瞪大双眼,抬手推搡了他一下。

    可下刻,她突然发觉,男人似乎不是在吻她,而是……抢夺她口中未咽下去的葡萄果肉!

    灵活的舌|尖,在口腔中肆意扫荡,一点点将鲜嫩的果肉卷去,尽数吞吃,而后再次闯进,霸道抢食,直到口腔中的葡萄果肉,全被夺了去,苏迷才恍然回神,蓦地将他推开——

    “你……你……!”

    苏迷捂着嘴巴,瞪大眼睛看着他,“你”了半天,都没说出个下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