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2章 军营里的桃花妖26
    四人同时皱眉,显然不赞同。

    苏迷勾勾唇,忽而轻嗤反问:“他虽是敌国王爷,但到了国都,依旧要面见圣上,若满面污垢,惊了圣驾,这个罪名,谁来承担?”

    四人闻言,眼底迅速闪过一抹异色,随即暗暗交换了眼神。

    南战翼派遣他们押送司徒扬之前,曾郑重交代过,势必要调查出苏迷的真实身份,以及是否与司徒扬有牵连。

    按照他们的观察,苏迷对司徒扬的态度,似乎略有不同。

    此时又帮腔找理由,答应司徒扬的要求,四人更加确定心中所想——他们定为同谋!

    苏迷半挑眉眼,将四人脸上的神色,尽收眼底,趁他们还未回应之前,再度开了口:“若你们不放心,怕他逃跑,可以用麻绳绑住他的单手单脚,即便他想逃,你们只要拉紧绳子,他插翅亦难飞。”

    此话一出,原先一度认为,她与司徒扬是同伙的四名士兵,倏然一怔!

    这小子到底是谁的人?

    前一秒,她还为司徒扬说话,后一秒,又教他们如何看牢他……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她是故意混淆视听,以便掩盖自己的真实身份?

    四人有些蒙圈。

    但最终还是决定,按照苏迷的意思去办,只是多加了一个条件。

    “为了以保万无一失,我们四人同去。”

    苏迷想都没想,直接点头答应:“可以,正好你们顺便洗一洗。”

    “不如一起去?”

    为首的士兵,突然提议。

    “好啊。”

    苏迷张口便答应,但紧接着又转身看了看马匹:“还是算了,如果有人偷袭,将马匹全偷了去,那便遭了。”

    四人想想,觉得有理,决定让苏迷一人待在岸上。

    可这个时候,司徒扬却不乐意了!

    当初为了立大功,他才屈尊降贵,弄个假身份,成功混入西雲军营,可即使再艰苦,亦没沦落到,连洗个澡都要被四个大男人看着的狼狈田地?

    司徒扬无比愤怒与气恼,恨不得立刻将眼前四人,全部诛杀!

    可他又明确知道,他此时受制于人,若是硬碰硬,最后吃苦头的,终究还是他。

    于是压制着怒气,突然改变了主意:“我不洗了。”

    “那可不行,你身上这么臭,若是惊了圣驾,最终受责罚的,那便是我们。”

    话毕,四人将他绑住手脚,死拽硬拖进水里。

    苏迷坐在岸边,嘴里叼着一根枯草,眉眼轻扬,恣意冷笑着。

    司徒扬楞站着不动,四人将他围坐一团,强行脱衣的时候,苏迷差点笑出声来。

    眼见男人的裤子,即将被四人拔下来,苏迷刚想收回视线,眼睛却突然被一只手紧紧捂住。

    “不许看!”

    “别闹。”

    苏迷轻呵出声,蓦地拉下他的手。

    睁眼的那瞬,却见漆黑夜色中,层层青雾急剧蔓延,尽数遮掩河中洗澡的五人。

    “怎么突然起雾了?”

    荒郊野岭的,突然起了大雾,他们虽是男人,心里还是有些害怕。

    “你们靠近岸边洗,差不多了便上来。”

    苏迷嘱咐了一句,扭头看向现出身形的男人,秘术传音呵斥:“以后不准胡乱施法!”

    晏绯以为,她是怕他过度使用法力,很快变为无用的凡人,所以才对他发脾气,心里顿时有些不开心。

    但他又想起那晚,她对他说的话,原本不悦的情绪,渐渐褪去,闷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苏迷见他这副模样,即使不问亦知道,他定然自己脑补了一场大戏,又独自生闷气。

    缄默了片刻,苏迷化作一声轻叹。

    “我眼下只是一个小小的士兵,如果你很快失去法力,变成凡人,一旦遇到危险,我很难能护住你。”

    得知他的法力,在逐渐消耗,苏迷最担心的,便是这个问题。

    她任务还没有完成,弟弟还没找到,根本没有过多的精力,去处理他的隐患。

    苏迷无心的一句话,却在晏绯心底深处,掀起了惊涛万丈!

    她话里的意思,似乎已经接受他的身份,甚至还在关心他,为他忧虑……

    幸福来的太快,晏绯一时间有些蒙。

    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渐渐恢复神智,紧扣着她的双肩,满是诚恳的望向她:“你担心我,对不对?”

    “呃……对!”

    苏迷停顿了一秒,随即坚定的做出回应。

    自打那晚得知许多事,又与他进行了亲密接触,苏迷对他的感情,似乎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

    深知他不会轻言放弃,她亦无法做到毫不在意,毫不理会,甚至在不知不觉中,掉进他设好的陷阱里。

    虽未彻底沦陷,但苏迷很清楚的知道……她动了心。

    果真,面对颜值超高,又多次设计温柔霸道双重陷阱的男人,她亦无法自控。

    苏迷轻叹了一声,复又道:“我说过,并不讨厌你,喜欢上亦是很自然的发展,可有一点,我再重复一遍,做任何事情之前,跟我商量一下,再付诸行动,好么?”

    男人的性情与行为,都太过恣意,又不会自律,想做什么便做什么,根本不想想后果。

    但她有她的打算,为了一切顺利,必须先给他打打预防针,让他乖一些,不给她捣乱。

    “好,迷迷说什么,我都依着。”

    晏绯轻勾唇角,慵娆妩|媚眉眼间,尽是无限风|情。

    苏迷被他灼灼艳烈的容颜,恍了恍心神,不自然的眨眨眼,而后微微懊恼移开。

    过分!

    一个大男人,长得这么好看干嘛!

    苏迷不悦凝眉,刚想让他离开,自己好办正事,河里突然传来一记愤怒的低吼声:“滚!不要碰本王!”

    “你以为你是谁,不过只是一个囚犯俘虏,老子摸两下又怎么了,你还能掉块肉不成?!”

    司徒扬更为愤怒,跳起来猛地朝前一扑,将他重重压倒河里,随即凶狠挥起拳头,死死砸在他的脸上——

    “胆敢摸本王!本王打死你!本王打死你!”

    司徒扬厉声冷喝,凛冽双眼狠眯,双眼迸出如凶神恶鬼般的森林冷光。

    苏迷清晰察觉到,他情绪中有些不对劲,连忙举步朝河边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