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1章 军营里的桃花妖25
    可怕的念头,一旦产生,随着她的冷漠与不关心,疯狂的发酵滋长。

    晏绯深知,单靠她体内的桃花印记,只能束缚禁锢她的身心,却无法让她爱上他。

    若他变为凡胎肉骨,以后便再亦帮不了她,彻底失去表现的机会。

    届时,他又要靠什么,才能成功打动她呢?

    眼见体内的妖力,急速流失,苏迷仍然没有对他动心,晏绯慌了!

    急躁迫切想要得到她的心,不得不谋划算计,装弱降低她的戒备,让她进一步爱上他。

    可他千算万算,万万没想到,最大的败笔,便是带她来到这里。

    他早该想到,那帮老东西,绝不会老实呆着!

    晏绯眉眼阴戾,无形释放的森然冷意,令苏迷几近窒息。

    这男人,到底发什么疯?

    苏迷被他死死按在床榻上,毫无章法吻着,霸道富有侵略性的双手,探入她的衣襟,肆意的攻占。

    愈发炽热的攻势,让她无所适从。

    可令她更难堪的是,在他极度生涩的动作下,竟然产生了……生理反应!

    苏迷神色顿惊,整个人僵在那里,眼底闪过前所未有的慌乱。

    她对他……

    苏迷一度产生怀疑。

    她怎么可能对他有反应?

    苏迷彻底慌了。

    晏绯见她僵直身子,满是抗拒的样子,心中甚是剧痛,猛地怔在当场!

    还未反应过来,苏迷已经钻了空子,迅速翻身,将晏绯强势压在身下:“你冷静一点,听我说!”

    晏绯一瞬愕然,眼底泛起不甘心的情绪。

    刚想有所动作,双肩又被苏迷死死按牢:“相信我,没有女人会喜欢这种粗|暴的方式,即使你得逞了,我只会杀了你,而不是爱上你。”

    “迷迷……?”

    晏绯满眼疑惑与迷茫,无力感油然而生,急剧蔓延每一寸神经。

    如果做到那种地步,都无法让她爱上,他又该如何自处?

    晏绯望着近在咫尺的少女容颜,眼底闪过近乎狰狞的疯狂。

    他猛地坐起身,但下刻却随着下唇传来的疼痛,立时僵在当场!

    但见她原本紧扣晏绯双肩的手,倏然改为揽住他的脖颈,同时启唇,狠狠咬住他的下唇:“晏绯,你冷静点,我愿意给你机会,这说明我并不讨厌你。”

    “所以呢?”

    晏绯动了动唇,猛地咽下口水。

    “所以,我愿意给你时间,足够的时间,即使你变成凡人,我亦不会去在意,但你要保证,不要再用这种方式,我不喜欢。”

    苏迷紧贴他的唇,满声哄誘意味,甚浓。

    这男人太危险,她不得不试着安抚,阻止他疯狂的行为。

    “你喜欢什么样的方式?”

    她是他遇到的第一个女人,晏绯根本不懂得,如何去打动追求。

    “温柔的方式,我吃软不吃硬。”

    苏迷半挑眉眼,轻勾唇角。

    但见他似乎冷静下来,她稍稍后撤了一寸。

    然而下刻,眼前倏地被阴影笼罩,一抹柔软香滑猩红,探入她的唇间,像小奶兽般细细婖|舐。

    潋滟桃花眸中,闪烁着粼粼波光,试探望着她的眼,像似在征询她的意见,观察她的反应。

    “这样,你喜欢么?”

    晏绯慵娆眉眼,愈发妩美,微哑嗓音,徒增几分惑人之意。

    当他的舌|尖,轻触唇齿那瞬,苏迷下意识屏住呼吸,却随着他一记轻吮,差一点乱了心神。

    她本应该将他推开,可推搡他的手,却无力抵着他,同时小幅度调整呼吸。

    直到晏绯一句询问,猛地将她唤醒,苏迷才略显慌张,将他推离,面色尴尬清咳一声,没有回应。

    晏绯却清晰捕捉,少女脸颊那抹渐染隐现绯色。

    心下蓦地一喜,晏绯立马凑到她面前,笑眼微弯:“我知道,刚才你很喜欢,要不要再试试看?”

    “不试!我要睡觉,你出去!”

    苏迷气急败坏推开他,面色却愈发酡红。

    但这一回,晏绯非但没有生气,还笑嘻嘻下了床,体贴给她放下幔帐。

    苏迷用被子盖住脑袋,整张脸急速爆红。

    真丢人!

    苏迷内心无比懊恼,下刻又隐约听到男人的嬉笑声,气的她更是牙根痒痒,恨不得现在冲下床,揪住他,狠狠暴打一顿!

    可想到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她又觉得别扭。

    最终还是硬憋着,紧闭双眼,不再理会。

    翌日。

    天蒙蒙亮。

    苏迷出了院子,将几人叫醒。

    简单吃了些东西,继续赶路。

    一行人赶了两天的路,随身携带的水,几乎快要消耗光。

    苏迷追寻记忆,带他们来到,当初西雲军半路遇到的那片水域。

    虽身处边疆地带,但那片流动的水域,却尤为干净,河流中甚至还有鱼。

    苏迷让他们原地扎营,自己来到河边,先取足干净的河水,随后脱了鞋,走入河中捕鱼。

    趁几人未注意,苏迷迅速捉了六条鱼,提上了岸。

    动作利索清理完鲜鱼,接过士兵递来的枯草与干柴,架上火开始烤鱼。

    不一会儿。

    鲜鱼焦香气,窜进几人鼻中。

    司徒扬在内的所有人,纷纷控制不住自己,拼命的流口水。

    苏迷加快烤鱼的速度,眼见第一条烤鱼,快要出炉,司徒扬等人,突然僵直身体,一动不动,连眼睛不眨一下。

    “我要吃鱼。”

    晏绯突然凭空出现,坐在苏迷的身边,顺手将第一条烤鱼拿走,低头在上面咬了一口。

    “想吃自己烤。”

    苏迷皱眉,伸手便要去夺。

    身形猛地往后一撤,晏绯快速翻身而起,拿着那条烤鱼,一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苏迷暗自低咒。

    为了不露出破绽,她立马拿起新鲜的鱼,再次串上,架火烧烤。

    直到苏迷将鱼烤好,才解开几人的禁锢,将烤好的鱼,递给一名士兵,而后又继续烤。

    没了晏绯捣乱,一行人很快吃完烤鱼,准备轮流守夜。

    就在此时,沉默一路的司徒扬,忽而出声道:“我想洗澡。”

    四名士兵闻言,纷纷相视讥笑,望向司徒扬的眼神中,尽是轻蔑与讥嘲。

    他们正想嘲笑几句,苏迷却突然发了话:“找个人,陪他去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