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7章 军营里的桃花妖21
    “当初为了永远与你在一起,我已倾尽了所有,此时如愿以偿,那些便不需要了。”

    晏绯温然勾唇,但眼底那抹异色,却被苏迷清晰捕捉。

    他有事瞒着她!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没有告诉我?”苏迷眯眼凝视,带着审问的意味。

    晏绯蓦地摇头,直接否认:“没有,我很好。”

    苏迷显然不信。

    自从他变成男人以后,不但性情大变,连智商都降低了,这无疑都在说明,他一定出现了问题。

    苏迷想要向他问清楚,但理智告诉她,不该太过在意他的事。

    皱眉沉思片刻,苏迷紧抿着唇角,故作姿态道:“既然不愿说,那便算了,只要你别妄自行动,坏了我的事便可。”

    “放心,我不会。”

    晏绯眼底闪过一丝涩然,复又恢复如常,唇角沾染些许笑颜。

    有些事,还是不要告诉她比较好。

    *

    苏迷在营帐中,等了足足一个时辰。

    欧阳启回来时,面色并不太好。

    苏迷显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当即苦着脸,轻叹了一声:“将军应该不愿收回成命罢?”

    “若你不想,本军师明日再去劝。”欧阳启定定望向她,似在询问她的意思。

    苏迷皱着眉,沉吟了许久,最后化作一声轻叹:“还是算了,将军应是不信小人,所以才托于重任,以便探查小人的底细,此次一行,虽不知是活还是死,但小人还是再次谢过军师的好意,让军师费心了。”

    “苏米……。”

    欧阳启神色复杂,却又十分无奈。

    他甚至有些后悔,带她面见了南战翼,更后悔当时没能及时阻止,眼睁睁看她冲撞南战翼。

    但此时,即使说再多,亦无用处。

    看来她的命,只能交由上天决定了。

    *

    当晚。

    南战翼便给苏迷连升两职,随后写好书信,又嘱咐了几句,让她明日一早,押运司徒扬,回西雲国都。

    苏迷收拾好行囊,特意去了伙房,准备向大家伙告别。

    老高万万没想到,会有如此变故,不由担忧道:“将军此举,是否是想在半路……?”

    “老高!”

    苏迷打断他的话,随即低声用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沉声嘱咐道:“眼下所有事都已成定局,你我甚至是军师,都无法逆改扭转,但你要切记,往后整个伙房的人,都得谨慎言行,莫被有心人抓住小辫子!”

    “我明白,但你怎么办?”

    老高不由重叹,皱眉愤愤怒骂。

    “都怪我有眼无珠,让贺超,不,司徒扬那个混账,潜伏在伙房那么久,我竟然一点都没看出来,真是瞎了这双老眼!”

    “这不怪你,整个西雲军营的人,都没发现,你又如何察觉得到,总之这件事已经定了,你们日后且处处谨慎便是,至于我,你亦别太担心,弟弟还在家等我,我不会让自己有事。”

    老高对原文女主向来不薄。

    苏迷所言皆是真情实意,该交代的交代,该提醒的提醒,随后便回到欧阳启的营帐,休宿了一晚。

    翌日。

    四名精兵押运着司徒扬,随她出发前往西雲国都。

    而她亦在离开前,找到漠桑,威逼吩咐了一番,让她少作妖蛾子,否则随时要了她的小命。

    漠桑身为沙漠魇蛇,本事虽然不弱,但精魄掌控在苏迷手里,有颗随时违逆的心,却无违逆的胆,只能按照她的吩咐,安分守已。

    苏迷随四人骑马回程,仅仅一日,便到达当初遇到晏绯的山谷。

    她提议在此休息一晚,顺便补充水源与食物。

    当晚,一行人来到那座院落门口。

    苏迷叫上一名士兵,翻墙进了院子。

    “我去打水,你去后院看看,是否有能带上的食物?”苏迷吩咐了一句,便朝古井方向走去。

    那名士兵不怕上阵杀敌,却偏生怕黑。

    古井的位置,尚有月光照耀,但若让他一人去黑漆漆的后院厨房,他非得吓死不可,于是一把拉住她,急忙道:“我来打水,你去找吃的。”

    “为何?”

    苏迷疑惑挑眉,随即一副了然的模样,无奈颔了颔首:“好罢,那我去,但你必须等我回来才能走,不然这么大的院子,只留我一个人,我亦害怕。”

    一番交代后,苏迷举着火把,走向后院。

    晏绯眼见四下无人,立马现出身形:“迷迷,你想吃什么?”

    “随便一些干粮,再来几个桃子便可,若拿的太丰盛,他们亦会有所怀疑。”

    那四人虽然一路无异,但绝对是南战翼派来故意盯着她的,她必须在所有细节上,处处小心,避免出任何纰漏。

    晏绯轻轻颔首,带她来到厨房,立即变出几袋干粮。

    苏迷本想拿着干粮便离开,结果却无意看到,厨房里有面粉,还有一袋大米。

    她身在军营中,虽然吃的大多是糙食,但好歹亦是女子,比起那些发硬的窝窝头,她定然想吃些新鲜的热馒头。

    于是,她再度折回,找到打水的士兵。

    “厨房里只有面粉和大米,要不我临时蒸几笼馒头,煮点热米饭带着?”

    “好好好!我这便去跟他们说一声!”

    那名士兵举双手赞成,急忙跳上墙头,跟外面的人打了声招呼。

    紧接着,两人打了水,来到厨房,开始做馒头。

    那人负责生火,苏迷则动手和面,做馒头,又找了些调料,做了一些饭团。

    半个时辰后。

    两人拿着热气腾腾的馒头与饭团,离开了院落。

    苏迷将馒头分给四人,随即又走向司徒扬,递给他两个:“吃罢,还热乎着呢。”

    映着月光,司徒扬的视线,落在眼前过分瘦弱的苏迷身上,神色满是复杂。

    但此时他已成囚徒,说什么亦无用处,她更不会因为往日的情谊,背叛整个西雲放他离开。

    事到如今,他仍旧不明白,她是如何发现,他联合自己的手下,欲往饭菜中下毒?

    她那日撞开他之前,他分明连药包都未拿出,她到底是如何看出破绽,付诸行动的?

    司徒扬满心疑惑,看着往日生活在一起的“同僚”,发现自己竟然一点都不了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