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5章 军营里的桃花妖19
    “竟有此事!”

    南战翼面色倏凛:“可有查出那人的底细?”

    “那人是豕国的五王爷司徒扬。”欧阳启颔首道。

    南战翼闻声,立即神色凝重追问:“可有审问出,他是何阴谋?”

    “末将听说,那司徒扬不满豕国皇帝,将太子之位传给三王爷,此时潜入我西雲军营,恐怕是想借此场战役,让豕国大战全胜,获取殊荣,让豕国皇帝,对他另眼相看。”

    欧阳启此番言辞,正是苏迷曾对他所言。

    苏迷眼眸倏眯,大致猜出他突然讲这番话的目的。

    结果正如她想。

    欧阳启话落的下瞬,当即又道:“末将身后这位,便是发现并阻止司徒扬下药之人,方才末将那番设想,亦是此人曾在不知豕国局势之前,对末将说明的个人想法。”

    “哦?”

    南战翼神色微惊,扬眉望向垂着脑袋的苏迷:“你是何人?”

    “小人苏米,是军营中的伙房兵。”

    苏迷不慌不忙的恭敬行礼。

    南战翼见她姿态有度,不张扬,不怯场,望向她的眼神,无形多了几分欣赏:“本将军倒是不知,这军中竟有如此不凡人物,还真是令人惊喜得很呢。”

    “承蒙将军谬赞,小人受之有愧。”

    苏迷谦虚出声,姿态却丝毫不显卑贱之意。

    南战翼恣意扬眉,与欧阳启相视一眼,后者继而笑道:“本军师与将军想听你说说,眼下该如何处置这司徒扬,是除之后快,还是留着要挟敌国?”

    此话一出,南战翼反倒恍然一怔。

    他本以为,欧阳启带这人面见自己,只是为了证明这人不凡,帮忙求份差事。

    却不想,他还有另有目的。

    苏迷在过来的路上,便大致猜到欧阳启的心思,早便准备了一番措辞。

    但在这之前,她必须探探南战翼的口风。

    “启禀将军大人,小人不过只是一名极其普通的伙房兵,偶然发现司徒扬行为有异,阻止其下毒,更属凑巧之举,成功将他擒获之功,全靠军师大人精密设局。

    至于司徒扬之事,小人年幼时,听说书先生道述过,诸朝年代间的事迹,又逢军师大人发问,小人便大胆猜想内情,若是言辞不妥,还望将军恕罪。”

    话落,苏迷弯身一拜。

    南战翼与欧阳启见此,眼底皆隐现欣赏之意。

    面对两人的设局试探,此人不但没大胆妄言,更没胆怯害怕,反而进退有度,将功过说成偶然,又巧妙解释自己的行为,实属谨慎沉敛稳重之材!

    南战翼轻啜一口清茶,随即大手一挥,当即道:“别怕,别慌,你且大胆说出你心中的设想,好让本将军参考一二,以便尽快解决此事。”

    欧阳启闻言,亦开始附和:“将军既然已经发了话,你大胆说便是。”

    “这……。”

    苏迷似乎仍旧有所纠结,不敢轻易开口。

    南战翼轻笑,立马给她吃了一剂定心丸:“本将军让你讲,你便讲,不管你说了什么,本将军绝不会迁罪于你,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苏迷得到南战翼的保证,看起来似乎还真不害怕了。

    她轻呼一口气,斟酌了片刻,徐徐出声。

    “在小人看来,军师大人说的没错,司徒扬潜入咱们西雲军营,确实是为了在豕国皇帝面前,好好表现一番,争取坐到那个位置。

    但小人觉得,此事最好还有上报给皇上,由皇上来做决定,司徒扬是杀,还是留!”

    苏迷这番话一出,南战翼与欧阳启眉梢同时一挑。

    俗话说,山高皇帝远。

    像他们这些常年征战在外的军人而言,虽然效忠皇帝,但在战争当中,如果遇到了特殊情况,向来都是他们自己做决定。

    毕竟,战役场地距离国都快远,即便探子快马加鞭,亦要三日五,若等皇上的旨意,再做处理,事情早便难以控制。

    所以,每国的将领们,便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但凡突发状况发现,只要保证最后胜战便可,至于过程中如果解决,全凭他们做主。

    欧阳启立即反问道:“若将此事报禀皇上,来回最快亦要六日,届时这场战事都打完了,即使留着司徒扬,亦没丝毫用处。”

    南战翼赞同颔首,十分同意欧阳启的话。

    各国当中,他们西雲军出了名的所向披靡,遇神杀神,遇佛杀佛,除了边疆地带,身材高大强壮的豕国人,几乎没有哪个国家,敢与他们正面怼上。

    否则那便是,鸡蛋碰石头,惨不忍睹!

    这次敌国是豕国人,他们特地多调遣了两万精兵,但依旧有信心,保证在半月之内,完美结束这场战役。

    苏迷忽而轻笑,摇了摇头。

    “怎么?你可是有的别的想法?若是有,直说便是。”

    欧阳启眉头轻蹙。

    苏迷没有看他,径自望向南战翼,缓缓启唇道:“将军,若这场战役再次胜利,皇上是否会给您加官进爵?”

    “那是自然。”

    南战翼虽然年纪不大,可这么多年出兵在外,打下不少汗马功劳,西雲皇帝几度给他加官进爵,眼下已经是镇国大将军,名下更是家财万贯,良田上万亩,姬妾成群。

    苏迷再度扯唇笑道。

    “将军可知,若您功高盖主,在西雲国占据过分崇高的位置,整个西雲皇族,又会如何看待您?”

    南战翼与欧阳启闻言,眉头同一时间紧皱!

    欧阳启面色凝重道:“你想说什么?”

    “军师与将军,应该很明白小人的意思。”

    苏迷意味深长勾唇,却并未说破,但正如她所说,两人心里都明白她话中潜在的深意。

    试问古往今来,有多少位功高盖主的将领,有过好下场?

    几乎没有!

    每个帮皇帝打下万里江山,获得伟绩丰功名留千史的将领,大多都在获得最高荣耀时,选择卸甲归田荣归故里,再将手中的兵权虎符,尽数交于皇族,以表其忠心耿耿。

    否则——

    对于那些不懂收敛锋芒,野性难驯的将领,要么朝中经常与其作对,要么索性被人栽赃嫁祸,最终落得个悲剧收场。

    一切成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